一言为定

三流时评作者,偶尔在报纸上写写专栏。

不出所料,不在疫区的我,终于也有家难回了

發布於
西安北站景象

昨天中午,刚吃过午饭,我家人接到西安单位的电话,说西安防疫形势严峻,学校要求外出教职员工不能回来。

仅仅是在大前天,还通知说身在疫区的员工不能回家,这疫区,是湖北、浙江、河南,我家人办公室有一位同事家在河南,单位只要求他不能回校。

仅仅是在前天,我看到西安市官方通知,还只是说,从2月8日起,经过西安“一场五站”的人,包括从外地返回西安的本市居民,要扫描一个二维码如实申报个人信息,然后向所在社区报到后居家隔离。

但是,一天一变,到昨天,就变成只要离开西安的市民,即使身处非疫区,也不能返回,而且没有时限。

2月9日,社交媒体上疯传的西安硬核防疫是这样的:

”今天西安北站,下后,人世政府接你!你回哪个区,由哪个区接到酒店隔离14天。不愿意被隔离的,从哪里来,回到哪里去。“

还有补充的细节是这样的:

”所有从外地回来的人,一律到指定酒店隔离,每人每天150元,政府给每人补贴50元。“

这意味着,我如果执意闯关,到了西安就要被”硬核“政府强制关押到”酒店“去,而且,我还得自己掏钱。做政府的囚徒。

我从1月22日坐高铁看望父母,住在父母所在的西北十八县小城,迄今为止,这小城还是零纪录,但是,面对硬核政府,我还得变成有家不能回的非疫区难民。

前天看到微博上有人说,河南某地小区业主集体联名,要求驱逐家住該小区的几位医院医生,理由是这些医生现在是高危人群,极有可能感染病毒,为了小区其他居民健康,在防疫期间,小区应该把这几位住户拒之门外。

微博上,大家都在谴责这些业主薄情寡恩。其实,只要有可以随时无理拒绝市民回家的政府,当然就可以有随时无理拒绝其他业主回家的住户。

是疫情让我们的城市变成了丛林世界,抑或是,我们本来就生活在丛林之中?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我的疫症生存報告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