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純鈎

資深出版人,作家。本人將持續使用本賬戶發佈文章,舊賬戶已停用,但仍歡迎讀者閱讀及評論。舊賬號鏈接https://matters.news/@nganshunkau

香港人﹑香港文化﹑香港精神

香港人未經過中共泛政治社會生活的同化,沒有人與人之間互相傾軋你死我活的鬥爭,我們保持了與人為善的修養,互相之間雖有競爭,但沒有敵意,一切都在公平的原則下,各盡所能為自己爭取。我們明白競爭的基本規則,不以損人利己為得計,有本事的人在社會上升,際遇不佳的也安之若素。
圖片來源:https://twitter.com/lukedepulford/status/1453758870472601608/photo/1

早幾天在網上看到一張照片,照片中三個香港年輕人,只認得一個是羅冠聰,因為沒有任何文字說明,不知道另外一男一女是什麼人。

三個香港年輕人,滿臉陽光,青春洋溢,神情輕鬆,笑容充滿自信,兩個男人英姿勃發,那位小姐純真甜美。我把這張照片轉給親友,不知道說什麼,就說這是「美麗的香港人」。

在反送中運動中,我們每天都看到這樣的香港人,雖然有時並不那樣笑著,而是神色凝重﹑激昂甚至憤怒,但不論我們遭遇什麼樣的香港人,我們一眼就可以認出來,他們和大陸人不一樣,和台灣人﹑海外華人也不一樣。

我於是一直在想,究竟我們香港人是怎麼樣一個族群呢?香港文化的底蘊又是怎麼樣的?我們獨特的精神面貌又是怎麼樣來的呢?

香港文化既包容了中國傳統文化和近現代文化,更包容西方數百年的文化。香港是「包山包海」,來者不拒,自由吸取,自然淘汰,而最後留下來的,就是一種獨特的香港氣質。這種氣質撐起香港人的精神共性,這種精神共性造就香港的今天,引導香港走向未來。

首先,香港人都是移民的後代,在中國大陸百年遭逢的苦難歲月,他們來到陌生的土地,赤手空拳打江山,有的甚至要冒生命危險,九死一生闖江湖,因此,香港人富於冒險精神,沒有因循守舊的鄉愿心態。

我們的先祖兩袖清風,在不可能的地方艱難立足,他們靠自己打拚,絕地求生,因此香港人從來不求施捨賞賜,在得閒死唔得閒病的漫長日子裡,辛苦搵來自在食。

香港人有幸,百年來生活在英國管治之下。英國是老牌帝國主義,也是老牌民主國家,他們引入遙遠的西方文明,讓香港人長期浸淫西方文化,自覺不自覺地塑造自己的文化人格。

與此同時,香港也保留了傳統中國文化,傳承了五四運動的革新精神。香港人吸收西方文明時,兩岸都還在獨裁統治之下,若論受西方文化影響之深,兩岸都無法與香港比肩。

香港人未經過中共泛政治社會生活的同化,沒有人與人之間互相傾軋你死我活的鬥爭,我們保持了與人為善的修養,互相之間雖有競爭,但沒有敵意,一切都在公平的原則下,各盡所能為自己爭取。我們明白競爭的基本規則,不以損人利己為得計,有本事的人在社會上升,際遇不佳的也安之若素。

在資本主義生活方式庇佑下,香港人都得到溫飽,有瓦遮頭,社會規則公平,各人努力實現自己的價值,為事業奮鬥,安頓家庭,提高生活水平。

因為我們坦誠,所以憎惡互相算計,因為我們向善,所以不屑奸邪之徒,因為我們嚮往公義,所以對出賣公眾利益的人深惡痛絕,因為我們守法,所以不容忍背信棄義,因為我們做慣自己的主人,所以不肯做奴隸。

我們曾經幸福過,明白幸福對我們意味著什麼,更珍惜原有的生活方式。為主宰自己的命運,而不是任人魚肉,我們可以拚死鬥爭。

我希望有更多有心人一起來探討香港文化和香港精神,這不是脫實入虛,是我們先要明白自己是什麼,才知道自己要什麼。

中國正在大變中,還有更深刻的巨變正在來臨,日後中國人重整河山,要如何奠基我們的文化人格,尋求全民族的共識,規劃國家的發展藍圖,在在都需要深刻的檢討。

未來中國如建基於今日的大陸文化,一定是無了期的亂世,要澄清乾坤,唯有以港台文化為底色重塑我們的民族性。我們探討香港人的文化人格,有利於新中國的重建。

前不久,一個香港年輕人Kenny,獨自一人展開一項壯舉,由美國華盛頓起步,準備步行1800公里,到達邁阿密。沿途餐風宿露,宣講香港人的抗爭,揭露中共的殘暴和無恥。

Kenny是普通的香港年輕人,我們不認識他,去到異國他鄉,連立足都談不上,未來生活無著落,可是他孤志朝天,立下宏願,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這便是香港人,便是香港精神,便是香港文化去到世界哪一個角落,都可以落地生根的理由。

天涯逆旅,孤身上路,備嚐艱辛,不求回報,這是我心目中典型的香港人,我從他身上看到香港的未來。不管是離散在各國,還是留在香港,只要我們有羅冠聰們的爽朗和自信,有Kenny苦心孤詣的精神,我們一定會有美好的明天。

我們是這樣優秀的族群,我們配擁有更好的人生。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