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 JL

西裝控英日文老師,跑Uber Eats逃離學生家長中...

病患R的精神疾病大解哉(4)

發布於

第四章 平庸


先讓我列表一下:我會四國語言,其中包含英、日、中文,及因為常看韓國節目而懂得一些韓文(旅行時通用)!我從幼稚園開始學音樂,小學古典鋼琴並開始自學口琴、中國笛與洞簫!球類運動只是基本款,大學時期加入街舞社,更為所在系所編舞及教學!自己花一禮拜從網路學會剪片,包攬班級幾乎所有活動主持、表演、影片製作!最好笑的是因常看髮型師剪髮,進而學會幫自己剪頭髮!也對經濟學、心理學、歷史、服飾有深深地興趣!(其它沒提到的就先忘了吧...!)


但在病況如核彈爆發後,我殺了我自己,雖然是殺人未遂。從此之後,我連平庸都算不上,在大家的眼裡,我就是個不孝子、不上進的傢伙!拿我親戚說得一句話:「你這個社會敗類」,因此我成了吸取家人血液地魔鬼。


我成為了隨時讓別人拿來取笑的笑柄,「自認天才的蠢才,做什麼都失敗」,不。如果在我當學生的一開始,不,當不幸成為人的最初,就有人這樣教我,或許,有幸地,我還能活著像個平凡人,庸庸碌碌一輩子,老死了,還有個可以埋葬的地方。然,現在的我,連選擇死的能力都沒有。唉!畢竟這年頭不能隨便死掉,不然保險不給付,會給家人帶來麻煩的,想到這裡,我又從口袋裡掏出一根菸,「我根本不敢想像我能戒菸,都已經萬千愁苦了,何必雪上加霜」,吐出一縷一縷煙,茫然地發呆,代表我又無奈地多活了幾秒。


不管走到哪,人們總是瞧不起我,你說我多想了?不,我深刻地理解到大家如何逃離我的步驟,先是敷衍一句「你在喔?」,再來,我對他們來講就不存在了,我都懷疑我透明化了,但我記得我並沒有隨身攜帶隱形斗篷。「他太麻煩了!」,我只能暗示自己離開對彼此都好,朋友做不成,也不要成仇人,但恨我的人仍不再少數(就如同容易招惹蚊子的體質一樣)。我似乎沒學會和他人成為一體,我知道我總是害怕出糗,不想讓人覺得我被排擠,也因如此,我總是形單影隻,效果卻不是特好,因此我改裝成小丑,學習皮笑肉不笑之計,成為大家的出氣筒,這大概是我在學校裡學到最有用的事了。


但每當我笑時,回憶就飄回小學時期,是十歲的時候吧?我觀察著受人歡迎同學的微笑,在鏡子前不斷練習,不斷不斷地展示自己那虛偽的笑容,,就像小丑一樣,將笑容印在臉上,但或許我還是學不會真正的笑該如何展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