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凝

目前只想把長篇小說寫完。偶然會寫寫讀書心得。個人網站:http://siying1611.github.io/

《平行線》第十四章—筆記

發布於
「如果呢,」何惠雯沉默了一段頗長的時間才再開口:「演出那天,我不慎忘記了台詞,或者走位出錯的話,你會不會生我的氣?」

經過核對考卷的腥風血雨之後,同學們又一如往常般上課。不過,臨近校際音樂節,合唱團同學「走堂」(不上課)練歌的時間愈來愈長。

「Phy Chem堂(物理、化學課)替我抄一下筆記可以嗎?」沒等軒嵐答話,何惠雯已經把課本推到她面前。

軒嵐低著頭看書:「可以啊,順道試試新買的隱形墨水筆。」那是聖誕節時友嵐哄爸爸給她買的玩意,軒嵐見她寫得過癮,便借來玩幾天。

想起軒嵐不時對著原子筆呵氣的模樣(寫不出墨時,濕潤出墨處),何惠雯以為「隱形墨水筆」是個玩笑,便掏出了筆袋:「這也給你保管好了。」

軒嵐打開筆袋一看,五支high-tech C、顏色齊備的幼身highlighters、橡筆擦筆、改錯帶… … 都是自己筆袋裡沒有的東西,不禁苦笑了一下。

大家都外出吃午飯的時候,軒嵐獨個兒在班房,翻開了剛才實驗課時用鉛筆草草寫下的筆記,從抽屉取出了何惠雯全新的化學課本。

何惠雯的課本都用磨砂包書膠整齊包好,前幾課的筆記都細長工整、密密麻麻。軒嵐有點意外她讓自己在她課本裡寫字。字跡不一致,不會有違和感嗎?

被委予重任,她只得拿起high-tech C黑色墨水筆,小心翼翼地,緩緩把筆記抄寫到何惠雯全新的化學課本上面。

.

到何惠雯從柏瑞書院回到學校課室取書包的時候,已經過了放學時間。她本以為可以趕得及回來聽下午的課,怎料吃完飯後又被叫住了討論排練場地安排。

陰暗的課室裡,只有她孤身隻影。

滿心期待地取出抽屉裡的化學課本,細看著裡面整齊得帶點陌生的字跡,嘴角不自已翹了起來。

錯過了的化學課,探討物理變化(Physical Change)和化學變化(Chemical Change)的分別,課本裡只包括了溶冰和白糖燒焦的例子。圖片下空白處的筆記寫道:

Physical Change or Chemical Change?
  1. Rusting
  2. Glass breaking
  3. Sculpture molding
  4. Egg frying
  5. Making lemonade
  6. Firework

都是老師補充的例子吧?第七行卻是一片空白。

何惠雯納悶之際,發現抽屉邊緣露出了一支她從沒見過的,類似水筆的東西,筆蓋異常粗大,打開一看,筆頭是白色的。

忽然想起軒嵐早上說的話,何惠雯急不及待想解開眼前的謎題。她打量了水筆好一陣子,終於在筆蓋裡找到一個小燈泡和開關掣,朝空白行一照:「7. Fluorescence」,還看到軒嵐在每道題後面都寫了答案。

.

翌日清早,軒嵐見桌上的隱形墨水筆壓著一張折合了的粉藍色小紙條。打開一看,娟秀的四個黑色大字:「故‧弄‧玄‧虛」

「早晨!」

軒嵐瞧對方挑了挑眉:「這麼早啊。」

「在看什麼?」她明知故問。

「沒什麼,好心給人抄筆記,卻只有被投訴的份兒。」

何惠雯一愣,她竟然沒發現嗎?趁她不為意,一手狠狠地把紙條搶奪過去。

「呃?我還沒看完呢,還給我。」軒嵐驚覺,紙條上肯定有些她沒看見的東西。

「如果你不想這張紙條undergo chemical change的話,就要答應我不在的時候都要給我抄筆記。」

「我有啊,連你沒叫我抄的history筆記都抄了。」

「可是你都抄在別的紙上,要抄在課本裡才算數。」

「又沒得你批准,怎敢劃花你的書啊?」

「反正也快要調位了吧,當然不會放過僅餘的機會呀。」何惠雯嘻嘻笑道。

.

調位,是啊。

稍為拉遠一點距離,這個女孩子就不會再教她心神恍惚了吧。

.

「對了,Fluorescence到底是什麼一回事,為什麼是Physical change呢。」

「墨水吸收了UV,立刻放出了可見光,沒有生成新的化學物啊。」

「這樣子啊。」何惠雯似懂非懂的,沒再問下去。

軒嵐知道,若不是彼此的鄰座,興趣和性格大相徑庭的兩人,根本就不會有熟稔的理由。

「距離中史劇演出,只剩下兩次排練了。」

「脫苦海不是應該高興嗎?對著我們這些演技奇爛的搭檔。」

「還好吧。事實上在drama club三年,演戲的模式一成不變,也從來沒演過可以完全投入感情的角色。為著贏校際比賽,大家把表面功夫看得太重了。」

但演霸王別姬,又有何處可以投入感情呢?

「現在嘛,挺自在的。」何惠雯逕自說著:「我們六個人想怎樣就怎樣,其他同學懶得過問,也就無須顧慮會辜負誰的期望。」

.

原來,鎂光燈下的女王,也有覺得燈光刺眼的一天?

「根據你以往的說法,這種態度,不就是『頹廢』嗎?」軒嵐笑道。

「那當然還是有底線的──至少要對得起自己吧。」

「對你而言,也不是容易的事。」

「對你亦然。」何惠雯笑笑:「要應付我這種諸多挑剔的人。」

「沒有啦。」應該說,何惠雯挑剔的總是軒嵐以外的人。

「如果呢,」何惠雯沉默了一段頗長的時間才再開口:「演出那天,我不慎忘記了台詞,或者走位出錯的話,你會不會生我的氣?」

「不會啦,況且可能性很低吧。」寫劇本的人,對劇本印象應該比較深刻,更何況是記憶力超卓如何惠雯這般的人:「要是你真的忘了,隨心演就好啊。」

「你也是。」何惠雯抿了怋唇:「咱們說話算話。」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平行線》第十三章—範文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