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頭佬

80年代人。喜歡讀書。不希望被看見的文字工作者。

如果能夠獲得重生的機會

我們有沒有能力感知植物重生所帶來的魅力呢?


我蹲在幾個月前已經快奄奄一息,如今突然冒出新芽的大花蕙蘭前,想著植物生長這件事。我不是沒見過植物從死亡邊緣掙扎回生的過程,只是,這次的感觸特別深。


年紀漸長,對身邊的許多事情的感覺漸越薄弱。耳朵再也聽不到更高的分貝,眼睛再也看不見更遠的遠處,夜裏更是要極為吃力的才能辨別路牌的字體,甚至因散光連本來為人們點亮街景的路燈都成了欺負人的壞家夥,味覺嗅覺的不靈敏和重口味,似乎跟年輕時期不再一樣。


身體器官與熟悉的周遭雖然乍看還那麼靠近,實則當你靜默下來,想要再次感受它們時,你會赫然發現,一切,怎麼就跟從前不一樣了。也因此,我對勃發的生命,充滿青春朝露的面容,突然特別留意起來。因為自己的已經正在流逝,身體内在似乎接收到這惶恐的信息,因此更加大馬力,要更細緻的感受逐漸變得粗糙的感覺。


大花惠蘭新抽的芽,我蹲著凝視著。摸摸自己因工作壓力,生活作息紊亂的逐漸凋零的頭髮;在看看脚上的那些死皮,在看看臉上缺乏保養而露出的黑斑……想著,竟然開始倒帶,回想上一次掉牙、長牙是在幾歲的時候?


大花惠蘭的生命力是頑强的,而我掉落而失去的頭髮、自11歲長過之後再也不會再長的牙齒,都像被遺棄了的日曆,被丟棄了的校服,以及那些散落在不同時光皺褶裏的記憶塵埃那般,想尋覓,但一回首,時間分秒又將曾經期待的未來,踏過當下的肉身,轉瞬,下一秒到來。花樹重生而人生不能,站起身,拍拍沾了一些泥土的手掌,昂首望天,如果能夠獲得重生的機會,大概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際遇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