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頭佬

80年代人。喜歡讀書。不希望被看見的文字工作者。

檀香、烏木和玫瑰

LE LABO也是資本異化中的其中一支,想清新脫俗?除非徹底蜜雪冰城蘇坡愛豆的油膩過,才能跳脫討人厭的油膩異化。
LE LABO官網

紐約出發的“前小眾”品牌LE LABO自推出以來,除了頻頻獲得香水業界專業認可,也在每年推出幾百款的香水市場中脫穎而出。直到被大廠牌收購,大廠牌基於對LE LABO兩位創始人的尊重,而不對LE LABO的創意和管理插手,任其維持“小眾風範”,在大眾市場裏獨領小眾風騷。

把香水穿在身上,你追求的是什麼?

我想大多數人都可能會回答:“與眾不同!”

尤其是在不喜“油膩”的困境中,想找到不被異化的人事物實在太難。日常中,“油膩”的我們幾乎都很用著一套官腔、態度、舉止、心理去面對各種人事物,要成為獨立的人或擁有有趣靈魂的人,如今是愈發困難。

想要擺脫油膩,於是我們開始從物質尋找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油膩”的東西,好比說服飾、好比說代步工具、好比說香水。是的,香水。把氣味穿在身上,讓你頓感與眾不同。只有嗅覺這悠久而又永遠站在時尚身旁不變的金童,他既是獨孤的存在卻又是活在喧囂裏被眾星擁護絕對世俗的存在。也因此當我們越是處在“高質量油膩”世界裏時越渴望用獨特、自認與眾不同的“物”來壓抑或抹除“油膩”。

LE LABO或許有這樣的效果,不過也僅是在它剛推出市場的那一短暫的“小眾效果”。如今,成為大眾所認知的品牌,LE LABO的任何氣味都是主流,它除了還被不同人冠以“小眾”名堂外,相對於真正邊緣的小眾香,LE LABO的任何產品如今跟商業香無異。

LE LABO官網

我很清楚記得,我是使用了星級酒店提供的LE LABO洗浴產品,才注意到它的存在,以及這兩款香水——SANTAL 33和ROSE 31。先來說說用了一陣子的ROSE 31。

ROSE 31雖然被一些香水UP主歸類為女兒香,但我更願意把它放到玫瑰味道馥郁的中性香類別。調香師Daphne Bugey和LE LABO合作的ROSE 31,相對起其他我用過的大量采用玫瑰的香水而言,ROSE 31是柔和細膩而不是滿布脂粉味的香水。說它是中性的,不如說它更像結合了女性風韻和男性魅力,是可人木質麝香調的香水。

我為何會愛上ROSE 31?

讓我愛上ROSE 31的原因不在於它的花香,而是由檀木、烏木(沉香)、麝香、勞丹脂等氣息糅合在一塊兒產生的新的氣味想象,讓我有了莊嚴、華美與高貴的感受。

雖然ROSE 31的前調給人感到很女性化,一旦過度到中調,你會漸漸忘掉這印象繼而逐漸被香根草、雪松釋放的帶著儒雅的乾燥木香或者說苦澀但不濃鬱的藥味,把你牽引到沉穩寧神的情境中,而那揮之不去的玫瑰氣息自始至終都隱隱在旁散發,這糅合在一起的味道,溫柔有時,奔放有時,讓我想起查泰萊夫人。

ROSE 31的另一個讓我非常着迷的氛圍是淡雅的甜,在穿上ROSE 31之後,我其實已經分不清楚那股濃淡得宜的甜香究竟是玫瑰的,還是乳香所釋放出來的甜味分子,這股甜,靈動得就像總在打大觀園裏打十二金釵主意的賈寶玉,靈動時芬芳四溢,憂愁時暗香浮動。

ROSE 31有一股屬於暗香的甜,相當内斂,有含羞草的粉色花朵給人的感覺。ROSE 31因為具備這樣的特質,深深迷戀著我,以至於每次都讓我化身為徐四金《香水》那為了追尋女兒香而不能自拔的葛奴乙,不斷在空氣中搜索ROSE 31被噴頭釋放時的芬芳,在氣味瀕臨消散前,我又極其失落的望著空氣,試圖要在周圍尋覓這股怡人芬芳。

另一款我使用的為眾人所盛讚的SANTAL 33,我卻不太中意。

SANTAL 33被許多人頌贊,我聽過有香評人說SANTAL 33的調香很接近邁索爾檀香的味道,也有誇張的形容,說SANTAL 33會為人帶來不一樣的檀香感受!我也因為衝著“邁索爾檀香”、“不一樣的檀香感受”,找來SANTAL 33穿穿看,好驗證它是否名副其實,有著被擡到那麼高的檀香雅韻的神壇上?

Paradise Homme-Alfred Sung

我對凡有檀香元素的香水都難以自拔,檀香清雅味道是很迷人的。至今,我個人用過的,較喜歡的含有檀香元素的香水是Alfred Sung的Paradise Homme。當然,令我偏愛它的其他因素是Paradise裏有廣藿香,只要檀香、烏木(沉香)和廣藿香任何一種或兩種以上的元素出現在香水裏,都會讓我迷戀不已!

當然,我也愛皮革和琥珀,唯SANTAL 33的皮革和琥珀并沒有為我帶來愉悅感,或者更準確的說,SANTAL 33越是到末端後調,越讓我想起馬來西亞便利店裏出售的快白洗衣粉在我小時候,母親洗衣服時,水與洗衣粉混合在一起時所散發的味道。此外,SANTAL 33有一股我不喜歡的醇化不足的檀香酸味。

這股酸味,一下子把我拉回兩年前初次接觸檀香時被坑的尷尬記憶裏。當時我因貪便宜而買下了價格不對等的檀香精油,那股檀香精油拿來擴香和塗抹簡直就是一場災難!酸味濃鬱,很明顯是醇化不足的西澳檀香被拿來提煉成精油,以至於讓好好的檀香,失去了該有的氣韻。因為聞過真正的邁索爾檀香(白檀、旃檀)精油,同時也接觸過古邦檀香和夏威夷檀香,我很清楚SANTAL 33離我追求的檀香氣息還有好遠一段距離。

雖然SANTAL 33不是我的心頭好,但LE LABO推出的其他氣味,我還是很感興趣。LE LABO會讓我感興趣,在於它的時尚。貴為大眾裏的小眾品牌的LE LABO在氣息上除了給人時尚與年輕感,它也可以是一種我們試圖擺脫“油膩”的氣味選擇。尤其在深受東方香調影響的馬來西亞,穿上LE LABO還是很小清新的,唯一無奈的是,LE LABO也是資本異化中的其中一支,想清新脫俗?除非徹底蜜雪冰城蘇坡愛豆的油膩過,才能跳脫討人厭的油膩異化。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你以為只有西方懂得用香水嗎?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