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頭佬

80年代人。喜歡讀書。不希望被看見的文字工作者。

我沒那個勇氣和你打招呼……

說起張愛玲,我印象最深刻的並非那些著名的小說,反而是很早期,還在中學時候因聆聽有聲書而接觸到的《愛》。成年後,我很好奇,《愛》究竟是散文隨筆?抑或是張愛玲的極短篇小說。裏面的每一字每一句讀起來真實,但作為敘事旁觀者,張愛玲又將這篇文章寫得極小說化……
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的無涯的荒野裏,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那也沒有別的話可說,唯有輕輕的問一聲:“噢,你也在這裏嗎?”【張愛玲《愛》】

上面這個段落,不論有沒有接觸過張愛玲的文學作品,尤其在網路時代的今天,總有人將它當作金句,製圖或以其他形式放在網海上流浪,總有人在愛情裏尋找適合自己的心情時,若碰上它,仿佛得到心的慰藉。

未成年時,覺得這句話涵括了所有人的相遇於走散和再度重逢,不論是戀愛或其他情感上的相遇。那麼的詩意、充滿哲理,但仔細咀嚼,張愛玲的句子總是苦澀的,透露著荒涼感。特別是末端那句:“噢,你也在這裏嗎?”兩個走散許久的人,偶然在商場碰上,那背景是喧鬧的,而曾經以為彼此可能會在一起相處久遠,沒想到後來因一些未知事故,最終將兩人給分散。經營情感,真的沒有恒定定律,茫茫中自有人與人之間的緣起緣滅。

發出輕輕的疑問句

如果有朝一日我碰上了那些在情感路上走著走著就散掉的人,說真的,我真不敢像張愛玲所描述的那一句:“噢,你也在這裏嗎?”來跟對方問候。我會躲得遠遠。這是我的懦弱所導致的。每每到一個我知道可能會碰到熟人的場合,我都會在心中祈禱,千萬別讓我在人海中認出陌生的老朋友。

這也可以說,我在社交上是有一定恐懼和障礙的,尤其是對過往認識的人。這些已陌生了的老朋友,他們待我是熱情的,只是,我在多年後再度碰上他們時,那種錯愕和慌張感就特別強烈,甚至想要躲開。

於情於理,躲開是很不禮貌的!有一回我真的以為自己躲開了,結果兜了一圈,到頭來我還是要跟那位老朋友直面相對。他知道我躲著他,但開始開口跟我說“嗨”!那當下我真窩囊,想找個洞口鑽!

也因此,每次遇見多年不見,逐漸陌生的熟人,我就會起張愛玲的《愛》。寫這篇文章,特意重讀它一回,感受還是年青的時候的感覺,荒涼的,滄桑的,是張愛玲慣用的“華麗手勢”。我沒有張愛玲的華麗手勢,但不影響我愛著張愛玲的所有作品,只是面對遇見陌生化的熟人這件事,我無法像張愛玲寫的那樣,會發出輕輕的疑問句。


感謝讀到這裏,如果覺得本文不錯,記得拍掌給我鼓勵哦!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