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頭佬

80年代人。喜歡讀書。不希望被看見的文字工作者。

她們的外表都是正常人

當我收到同事發來消息說:『辦公室會計部有四位同事確診!』這條信息時,我用盡了生命中學會的所有粗話、髒話、詛咒的話來咒罵公司的防疫失敗,罔顧員工的安全,等我冷靜下來,恢復理性之後,我想到自己那失禮的精神崩潰,我笑自己傻,也為自己的職場環境感到無可奈何……

武漢肺炎在馬來西亞蔓延開來,不知不覺已快四五百個日子了。

這一年多快兩年的時光裡,我們跟病毒不是已經中雷,就是病毒常常擦身而過。

幸運的人們總是擦身而過,不幸運的人說中就中。

雖然,很少聽到親近的人確診新冠,但一旦收到朋友的朋友確診的消息時,那種感覺很複雜、矛盾,有時甚至是不知所措的沮喪。

打從全國因疫情確診數字高居不下封鎖以來,我的公司從一開始就採取了『佛系消極』的態度應變。如果相關部門的主管沒有提出員工需要輪流居家工作,那不論你是哪個部門,都還是要回到辦公室來辦公。

固步自封的媒體人

對我而言,在哪個地方辦公,我都是有辦法解決掉公事上的所有事情。

這並非我相當超能,而是我比一般人提早意識、適應和應用科技帶來的便利。

我常說,身為媒體人,你必須積極主動——而且是超級的積極主動——去跟科技結合,如此一來,才不至於讓你的內容無法被推廣到受眾眼前。

我始終不能明白,那些傳統媒體人究竟在惶恐什麼?

資訊傳遞演進到如今階段,應該為媒體人感到榮耀,因為我們從資訊閉塞到如今資訊爆炸,這一過程是非常不容易的。但傳統媒體人不僅沒有積極向前,甚至連本應該推動媒體前進的管理人也採用消極、保守、吝嗇、固步自封的態度去應對科技。

讓科技工具成垃圾的人

傳統媒體的陣亡,很大程度上不是敗給科技,而是敗給自己錯失了的先機和如何利用科技所帶來的便捷。

武漢肺炎的降臨,其實是最好的考驗科技以及數據時代,能為我們在沒了辦公室之後,是否可以順利運行工作的好時機。但,這波疫情非但沒讓我們看到人們讓科技展現其魅力的可能性,反而還將科技的好處拖到壞處的泥沼中。

好比說,部分教師因為辦事和策劃能力缺乏邏輯和管理動能,頻頻呼籲回到校園中,以面對面的方式授課。絕大部分可以使用線上雲端辦公軟體完成的工作,卻因為人的不理性,例如怠惰、消極等負面情緒,以至於靠著腦力無需體力、可居家辦公的職場人,致使好的科技工具被用在錯誤或因為不懂、不善用而成為『垃圾工具』。

不信任雲端的多數人

我公司就是將好的科技工具變成『垃圾工具』代表例子之一。

就算公司裡擁有很不錯的科技工具,但他們從不試圖了解和善用這些工具。例如雲端文書工具,編輯部的雲端編採工具等。就以一次四人確診的會計部而言,雲端辦公軟體不香嗎?能雲端處理的工作,就算在馬路邊只要你有移動網絡和平板都可以處理的會計計算工作,會計部的員工需要來上班嗎?非得在主管監控下,那一盤盤數目字才能計算出來?

講真的,我越來越難理解決策層的腦子究竟想的是什麼?

他們的無知、他們的無所作為,他們的白痴,會計部一下子就四個人中標確診了!天,當我收到同事發來的這則消息時,我簡直快瘋了!他們甚至企圖掩蓋消息,低調處理。也不封鎖茶水間和洗手間,其他不知情的員工,依舊如常的使用著那些可能有病毒的空間。

馬特市讓我渲洩憤懣

為什麼我會瘋狂大罵公司?

雖然會計部同事跟我們同樓層不同辦公室,上一個段落我就說過了,我們的茶水間、廁所都是共用的。然而,最讓人無力癱軟的是,這群會計部阿姨最喜歡做的事情是聚集在茶水間,不戴口罩的高談闊論。

如果你有閱讀我之前談公司衛生紙被偷的《老是丟東西的廁所!》,奇葩處處的我的公司,最讓人討厭的除了決策層,接著就是這群阿姨!

她們的外表都是正常人,卻經常做出不正常的事。

面對白痴和奇葩,我能怎樣?

朋友聽了我的遭遇,不由得同情起我來。我苦笑,之後越想越生氣,髒話、粗話、詛咒人的話都罵了出來。但有用處嗎?

沒!半毛錢用處都沒有。徒勞浪費我罵人的力氣。

自求多福吧!好在馬特市這裡能讓我發洩。否則,我快瘋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