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頭佬

80年代人。喜歡讀書。不希望被看見的文字工作者。

狼性

發布於

成長一直不是容易的事。

尤其不曾遇過生死,不曾遇過大病,或者遇過那些難熬的打擊。也因此,大部分人是生理年齡成長了,但心理絕大多數還是過著少年少女的快樂人生。

不是說少年少女的快樂不好,如果能保有赤子之心,有誰不羡慕?但江湖險惡。步步驚心。在社會上,無人不是在《甄嬛傳》的劇本裏運籌帷幄,無人不是《大時代》裏的主角,也無人不是《大明宮詞》裏的太平公主和她的母親武則天。

我們看連續劇看得痛快,那痛快不是平淡無奇的兒女情長。我們看的是,被單純的兒女情長傷害之後,男方或女方忽然領悟,現實的殘酷,逼得我們不得不直視一直被善良包裝著的世界,它的内核竟然是惡。惡不盡然是醜陋的,許多時候,這惡也是美的另一種形態。只是它血腥一些、過於直白,逼得遇到它的人不得不更成熟來與它相處,才能保有人内心僅存的那點赤子之心和良善之美。

雖然,我并不太相信電視劇裏的人性套路。可是,千百年來,人性變化并不像科技文明進展般快速,有時候人性甚至在某些時空突然倒退。於是有了黑暗時期,於是有了二戰泯滅人性的大屠殺,或那搞死許多人的文化大革命。

這些大惡真那麼不堪?不。當他們結束,全人類共同為這件事反思,全人類的思想一起成長,這些血淋淋的教訓,也有讓我們變得更好的一面。

近期,身心兩疲憊。一是年紀不再輕。二則經歷了一些感情事。第三現實逼著自己悉數,過去十幾年纍積了什麼可供後來的日子走下去的有形或無形的“資本”。

在瀏覽舊作時,找到多年前寫過的幾篇關於生病的文章,不論是談食物的、談生命感悟的,如今讀來都覺得過於稚嫩。當然,如今的體悟將來也會是稚嫩的,但在思想層次上,我認為我是提升了。那我領悟到或者在哪些方面成長了?

我告訴自己,要狠心。慈悲,不可能獲得情人。善良不一定能獲得他人認同。那天,有人跟我說,我們缺乏狼性文化,所以做起事來不慍不火的。“狼性”這源自《狼圖騰》的概念,我不甚溝通,對對方笑了一下,事後回想,相較於所謂的“狼性文化”,如果要我選擇,我會更傾向傑克倫敦《白牙》中,人與動物與自然的情況,既是野性也是馴化。

所謂成長,就是如何讓一個人從滿懷的野性,在社會裏浸泡許久後,即使已千瘡百孔,依舊能在妥協與抗拒中找到希望的平衡,而不是完全被社會所規訓而陷入迷失自我的困境中。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