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頭佬

80年代人。喜歡讀書。不希望被看見的文字工作者。

我覺得男人可以穿Dior J’adore

發布於
Dior J’adore真香。真典雅。好喜歡。

Jean-Claude Ellena在接受Dana Thomas訪問時,Dana Thomas問他:“香水有性別之分嗎?”

Ellena首先是笑笑,然後說,胡說。

奢侈的!》【成功的香味】這一章節,DanaThomas走訪幾家大牌香水、也采訪了不少當時和當今大名鼎鼎的調香師。與此同時,還在這個章節裏,為讀者整理了香水在歐美國家(法國—美國)的發展史,從嬌蘭到如今被資本嚴重介入的、每天面世的各種商業香。

今天這篇文章不談書,因為我要說一款香水,所以還是回到香水這個話題上。而在關於香水的許多課題上,我今天要著重談的是香水到底有沒有性別之分?

說實話,我的觀點跟Jean-Claude Ellena一樣:胡說;潛臺詞就是:沒有

氣味這事情,很個人,很主觀,硬要扯上性別,我覺得是很刻意的。雖說,西方香水各種流傳下來的故事版本都指向”香水是女人為所製造的“大部分還涉及情欲、謀殺,但如果站在俯瞰人類文化與經濟發展的歷史長河來看,人類使用香水的高潮迭起,特別是在經濟發達時期,根本就是只要你有鼻子有嗅覺,壓根兒就不分男女。

也因此,我們不難發現,在全民經濟收入發展到某個高階段時期,香水、花露的使用就會在社會上普及開來,相關的產業鏈也會因應形成。當然,說到引領潮流的,在古代肯定是宮廷裏的皇親貴族,如今則是廣告、明星藝人或所謂的”名流“幾種人群與工具共同打造,不再與古代的口耳相傳,在有限的範圍内掀起風潮。

尤其在中國,自古以來,各朝各代只要經濟好了起來,社會安定,五穀豐收,使用香品的人就逐漸增多,可說是不分男女,所以,真的,千萬別說,香氣只適合女人,其實男人也可以被花香團團包圍。

非要分類的話,我以為,氣味只分濃淡,不分男女。

今天,我剛收到迪奧真我香精Dior J’adore。這是一款被認定為”女香“的香水。穿它之前,我還真怕娘味太重!由此可證,我被社會的性別主流意識洗腦有多嚴重!直到洗完澡,把它上皮後,開頭那五到十分鐘它確實很甜,但不膩,不像那種惡心的,仿佛化工的人工甜味添加劑,J’adore更像是你走進高檔的水果攤,聞到了蜜桃、哈密瓜、草莓等那些會發出淡淡誘人甜香的水果氣息。

緊接而來的是花香。當然,你也可以說它是”脂粉味“。針對男性使用所謂的女香而言,如果你不是用得太凶,在皮膚和服飾上泵一兩下是無傷大雅的。這淡然的,若隱若現的甜香,說不定還能稍微討好身邊的女子。

當然,前提是,你得要是個每天保持身體整潔并且不穿隔夜充滿汗臭衣服的人。否則,這種花果味道的香水,當它跟你身上的體味相混合的時候,現在就可以想象,空氣中就是一股發酸餿掉的水果味道,但如果往好的方面想,或許這也像是在釀水果酒。

此外,Dior J’adore讓我想起很多在我生命中出現過的女性,好比小學時候一位馬來女老師,還有在參與國民服務計劃時的一位女教官,前者溫柔,後者是相當强悍的。她們身上當時散發的那股讓我覺得舒服的味道,深深烙印在我的嗅覺記憶中,所以當我穿上Dior J’adore時,立刻就聯想到她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