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1 articlesIn total 18909 words

20220514 在北京写给封城中的上海友人的信

Simonoth

XX见信好, 这几日我也居家了,不新鲜,上一轮小区封过一个月。今次憋在家里几天,虽然没了保安在门口把守,官方只是「建议」,但也颇有「老友重逢」之感。惜乎老友太奉公,不能喝杯酒聊聊天。不速之客,奈何不得。于是平白多出许多「自己的时间」。这是表面看来,实际上这时间的性质很可玩味。

北京封锁日志之口号分析——疫情就是敌情,隔离就是战斗

Simonoth

我所居住的小区自10月22日起因发现COVID-19病例,全员封锁至今。本文是对小区中一条横幅标语的分析。

男性检讨:西安地铁事件与共情之难

Simonoth

为健康考虑,睡觉前一小时真该断网。昨天深夜看到西安地铁上一位女性被保安强制拖出车厢的视频:她的连衣裙被拽掉,全身似乎只剩内裤。车厢内其他人看着。这个画面让我迟迟难以入睡。这件事如此令人费解——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丑恶得近乎荒诞。我尝试思考它背后的各种力量,其中认为值得分享讨论的...

The past is a foreign country

Simonoth

所以我们都是移民/遗民。但有人移动得更剧烈、历史更曲折,或是更难忍受无根无据的感觉,或是某种难以言明的热情、年龄的沉积,让ta更愿意求索身世。虽然知道岳父近些年有意联络湖南老家亲戚,但看到他在手机app上做的493人族谱,还是不免吃惊。大概都不好说是古老的血缘的吸引,恐怕其中有不...

20210304

Simonoth

他不认识他,你不认识你 如同革命后的第二个春天 人们庆祝 又不知究竟庆祝什么

20210227 一春梦雨常飘瓦

Simonoth

今日哈尔滨最高气温已经零上。屋顶积雪消融,细雨般绵绵不绝沿瓦缝平行而下。风急,水珠斜行,丝丝与远处树影仿佛。如坐冰山内,山顶积雪融水汇流成江河,点点滴滴,以至千里。想起几处见过的秋风黄叶树,木叶飘落如瀑,竟终日不绝。离开北京前正赶上升温,当时记了这样一句:氣溫驟升。

Look away from me

Simonoth

关于眼神、凝视的想法。《诗篇》39:13 ,和合本译作:「求你宽容我,使我在去而不返之先,可以力量复原。」思高本中这句是《圣咏集》39:14,译作「求你转移你的目光,不要怒视我,使我一去不返之前,能得享安乐。」 英文本中,KJV译作 “O spare me, that I may...

20210210 火的握手

Simonoth

年节之前,路边一丛丛火。纸钱的温度和气味竟是久违的人间感觉。蹲在地上的人们拿树枝拨着,像写着无名的字。星散的橙红升到天际。一瞬间回忆起姥姥骨灰的气味。从未体会过的,扎到心里的气味。过了好久我才把它从身上洗掉。在记忆里也像是安顿好了,不再轻易触动。

《送你一朵小红花》和国产 MPDG 电影

Simonoth

日前热映的电影《送你一朵小红花》在剧情上延续了导演韩延在《滚蛋吧!肿瘤君》中讲述的抗癌故事,而在人物设定上则为 MPDG 类型电影提供了一个新的国产范例。此前的国产电影对这个类型设定相对陌生,本文拟先介绍这个概念的源流,之后讨论《送你一朵小红花》对这一类型的套用及其当下意义。

十年解谜:万青新专辑《冀西南林路行》与我们的时代

Simonoth

2020年12月22日,万能青年旅店(简称“万青”)第二张专辑《冀西南林路行》发行。十年前,乐队同名专辑《万能青年旅店》为这支河北石家庄摇滚乐队赢得了极高声誉。时隔十年,万青在新专辑文案中写道:“这几年间,气象风物变化急促。几人仍眼睛明亮,几人已失了魂?

2014.11.15 朱晓玫的哥德堡

Simonoth

一场梦一样。最熟悉的Aria。以A开头的单词。字母A一般的旋律。平静,初生的呼吸。之后渐渐有了感情。喜悦,激流;温柔,阳光下的河水;忧郁,阴沉的云;愤怒,大地的震动;难以言说的,在无言的音符里,甚至有寂静的声音。记忆和情绪,人间的体验。似乎还要更多,超出我们经历过的。

岁末的安提戈涅

Simonoth

我运气不好,永远是安提戈涅!——薇依写给父母的信她勇敢承认自己甚于常人的虚弱,从虚弱中发掘出救赎和治疗的道路。……而那些声称坚信虚无的忧郁者,其实只是不敢付出一切代价去赢得生命,不敢走上已经看到的正确道路。——sweetii《生活的战争学校——西蒙娜•薇依及其遗作<在期待之...

黑色演习

Simonoth

爱人擅自赦免彼此的罪恶。身体黏腻阴暗的孔洞都是他们的告解室。如果那不是神所乐见的,为什么如此愉悦?如果地心引力不是向下,人怎么会坠入爱河?- 爱情是可怕的,致命的,就像生命。生命是一种必死的疾病。- 当人厌恶做爱,就只有拥抱死亡。如果无迹可循的求死冲动让人不安,他就为了一些什么去...

雪夜

Simonoth

而自我们唯一的窗户张望,雪,雪,雪。——茨维塔耶娃《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夜晚降临的雪,引来了冬眠的孩子们——天冷之后原来喧嚣的小区空地寂静得只有车声。今天一下子活了起来。虽然只下了一阵,已经能堆出小雪人。孩子们在雪地上兴高采烈。如果有人突然在雪地打滚,他们都会疯狂滚起来吧。

虚拟天气

Simonoth

(改写伍尔夫《海浪》过于繁复的景物描写) 虚空的海浪,第一缕想像的阳光。布的褶皱,叹息的声响。篝火燃烧,托起灰色天幕,照亮花园透明的叶片,阴影如手指印在窗上。鸟儿开始在低处歌唱,室内的幽暗在空洞中倾听鸟的循环歌曲。· 蓝色的海浪,绿色的海浪。

20201206 读薇依伦敦家信

Simonoth

我身体很好,几乎不头疼,过得很舒服,把自己照顾得很好。——西蒙娜·薇依伦敦家信,1943年1月8日薇依终生受头疼困扰。头疼对她不只是一种病症,已经成为她精神的一部分,甚至我觉得是决定性的——像是失眠之于齐奥朗。失眠,头疼,幽魂一般,我在地铁车厢里读薇依的信。

小刺猬的半日旅程

Simonoth

早上带孩子打疫苗,在那个小区草地旁的小路上发现了小刺猬。白色的刺很明显,以为是被遗弃的宠物,借了个塑料袋捡回家。放在纸箱里,给它水、胡萝卜。隔一会去看一下,白天基本是睡着。查了一下应该是野生的,还有专家提示路上见到不要捡走——于是决定晚上拿去公园放生。

重听少马爷《大保镖》

Simonoth

昨天重听少马爷《大保镖》,「从艺五十年」那一版。其中「样样精通」一句真是妙极,百听不厌。这段原本是这么说的:黄: 您都练过什么呀?马: 我练过兵刃和拳脚。黄: 喔,兵刃都练过什么?马: 什么叫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鞭锏锤抓,镋棍槊棒,拐子流星;带钩儿的,带尖儿的,带刃儿的,带刺儿的...

20201203 卡比利亚之夜

Simonoth

不眠之夜。等着弦子的开庭结果,第一次知道审判可以这么久。没在现场,看着网友发来的照片,感到也在和他们一起相拥取暖,多好的一个冬夜。完全超乎预料的,热烈的友爱。审判结果也变得没那么重要,它成了久别重逢的欢聚,甚至是安静的狂欢。我都哼起了「年轻的朋友在一起呀,比什么都快乐」。

万圣节、红军、购物中心——一张照片的流亡与各种解读

Simonoth

2020年11月1日,周日,我和家人在哈尔滨王府井购物中心。商场一楼广场在办万圣节活动——我们刚来时是老年模特队穿着旗袍举着伞在台上走来走去,台下是一群穿着红军服装的老人家候场。14点06分,我拍下这张照片:老红军们上台了,摆出队形。当时我在商场三楼陪孩子玩电动猪猪车,靠着栏杆看到这一幕。

COVID-19托妻献子(托疫献丑)

Simonoth

人物:阿忠、小芳 合 阿忠、小芳,上台鞠躬!阿忠 小芳,最近挺忙啊。小芳 阿忠哥,您才是大忙人。电话费最近花了不少吧?阿忠 咳,我最近的风头可是被你抢去了。小芳 那可不敢,我最近也就是写写日记,这不还叫极左咬住不放了么?阿忠 极左?都什么年代了还极左极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