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m

詩人,寫作人及愛書人

Matters虛擬評論集書評 : 《必勝的信念: 艾薇拉國約翰吉特倫金總理回憶錄》

 #Matters虛擬評論集 #Matties正在玩 | 社區活動區

《必勝的信念: 艾薇拉國約翰吉特倫金總理回憶錄》(Viga Publishing, 2045)



艾薇拉國宣佈獨立已經68年,由一窮二白的威權軍事國家,到現在(2051年2月)赤貧的民主國家,曾經走過一段奇思妙想的時代,有一個高堡奇人(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帶領國家進入一個現實魔幻時期,而那個時代的帶領者,就是前總理 : 約翰吉特倫金(John Gilenkin)。他在2049死去,家人宣讀他的遺書,他的手寫日記要在三十年後才可以公開,然而,2050年,一名英國黑客卻把他已經數碼化的日記,及若干政府文件公諸於世之後,後人再次對於他的回憶錄產生興趣,而且對照他的記載與日記,及政府文件的異同。

當拿獎學金入讀霍普金斯大學,40歲的約翰吉特倫金畢業後,回國的他突然面對難以想像的現實,該隱軍團 - 這個法西斯政權在美國的突襲之下(即艾薇拉西海岸-油管戰役,2019年),不到二個月就下台,根據他的說法,政黨合法化時期,他是任職國大黨國際關係部副研究主任,而相對於成為薪金高達25000美金一年的博士後研究員的薪酬,他選擇做一個不太穩定小國的研究主任,這實在令很多人很困惑。但當他之後作為地下國大黨青年團團長,繼而成為全黨最有希望的政治家,他的政治賭注似乎勝利了。

最有趣的是這段記敍 :

「那個時候,我覺得投入農業科技,尤其是往印度自由貿易區去做物聯網農業,才是自已最有把握,最有熱情的志業,印度自貿區正成為鋁制的農業科技大廈林立的大都市,在幾年博士生涯中,我腦中不斷地,想像自已在超級電腦,模擬基因優化培苗。這種想像本來堅持了博士的第三年,之後,當知悉軍方愚蠢地,攻擊西海岸對出海峽的美國的輸油管時,我知道自己那沉重的肉身,與這個不能承受脆弱的國家,有一條隱形的臍帶,把我們的想想緊扣著。」《必勝的信念: 艾薇拉國約翰吉特倫金總理回憶錄》P.52,陳明譯(2050)

如果我們考慮約翰吉特倫金家族,持有35%的艾薇拉 -蓋亞 - 莫斯科天然氣集團的股份,他當時的加入國大黨的,回應可以被視作代表家族,向美國示好的回應,雖然在之後的政治生涯中,他是否忠於北美自由聯盟,十分可疑。

不論如何,他被黨看重的,一個主要因素是他的出身,但他的智慧是不容置疑的。他提到在政黨研究員的生涯中,提出最具野心的《海岸潮汐及風力發電綜合項目》,是他最具野心卻與農業科技一點也沒有關你的項目,立即提上參議院審議,不及一個月就快速通過了。

說起議會,就不可不提軍方推翻了的第一次選舉,當時黨禁解除後,有四個政黨 : 保守黨,民族意志黨,國民大會黨(國大黨),及公民立憲黨,當時來說,公民立憲黨及保守黨希望在選舉後通過《皇室選舉法》,進一步成為一個不倫不類,希望由7個酋長做皇家-國家象徵,想像成像比利時一樣的君主立憲國家。民族意志黨,國民大會黨(國大黨)最大的區別,就是如何處理區入猶太人及阿拉伯人的存留問題,也即是「閃族問題」的分歧。之後再回顧一下前總理的閃族人政策。

第一次選舉是青年人的選舉,很多上了年紀的人,應該曾在當時叫做高科技的智能電話中,興奮地見證著第一次由青年人遊行,拉票,在社區中舉行願景晚會的片段(應該仍然可以在數碼影像圖書館找到)。40歲的他寫到 :

「在群眾歡呼的選舉慶典中,作為青年團組織幹事及研究員,我嘗試對那種盲目的歡愉有所距離 : 這只是一個慶典,而我與青年團的同濟說,古羅馬的群眾可以昨天歡迎凱撒,後天就在密謀,如何把刀削尖,把他賜死。這種基於現實,無可奈何的冷靜,之後成為一種信念,為民眾代理的信念,也合乎斯多亞主義的信仰原則,保持克制,冷漠與審慎,不要落入群眾的熱情中。」《必勝的信念: 艾薇拉國約翰吉特倫金總理回憶錄》P.165,陳明譯(2050)

當然,他沒有解釋為美國所重視的可可豆富豪,被視為熱門國會議員侯選人親保守黨的哈金斯先生(D. Hudgens) ,為什麼在選舉前二個星期被不明毒藥毒死,而他當時就與艾薇拉 -蓋亞 - 莫斯科天然氣集團爭奪海岸發展權,包括修理及優化已破壞的石油管道。

他毫無疑問當選了,當然是他明智的知道,如何利用青年人的熱情,以及長期飯票的承諾 :

成為另一個巴拿馬,以五年計劃建設煉油工業生產鏈,及海岸潮汐及風力發電綜合項目輸出的能源 - 當然是他的家族公司注資,來為陷於電荒的半個南美提供電力收入。這幾舍項目,推出時就說可以製造35萬(是2020年可勞動失業人口的58%),這當然令他的空頭支票獲得更多人的注目。

選後四黨聯合政府(由國大黨的卡拉卡斯(Caracas)於2020年成為總理)不是選舉後的妥協策略,其實一早已經有了決定,既然哈金斯的死令他的可可產業可以成為國有,並瓜分予四個政黨,有何不可。另一個退讓是使支持訂立《皇室選舉法》的政炎人士放棄皇室憲政的觀念,改為由由四個褲都穿不好的酋長輪流成為國家大公,儀式性的代表國家及文化,維持一個勉強團結的管治。在網上披露的文件中,竟然指出吉特倫金有份反對君主立憲的想法,而且他認為國家要養的是企業,而不是鋪張的皇室。對於皇室制到大公制的降格,回憶錄出現了短卻意味深長的文字 :

「在國家象徵的角度,我與黨的同胞一致的認為,君主立憲後的那位君主,與19世紀巴西皇帝與柬埔寨國王沒有異樣,終究會由國家象徵,變成了另一種被大眾作個人崇拜的理想主義者。而國家不具備條件設立君主立憲的建議,一個會影響民主制度的象徵」《必勝的信念: 艾薇拉國約翰吉特倫金總理回憶錄》P.95,陳明譯(2050)

這就人他高明的倒果為因方法,去排除資本家政治的一個有效制約 : 皇室。雖然我們可以想像,如果皇室存在,那這幾十年的混亂也許可以避免一點,或是把苦難減輕一點,但是歷史是無情的,不可以重寫,也不太容許有想像空間。

「在當時,閃族在國境的問題,是革命後最急需處理的事項,如果要把他們遷移,又會增加國家的社會成本。因此,限制生育的有關法律,在那個時候有必要執行。」《必勝的信念: 艾薇拉國約翰吉特倫金總理回憶錄》P.210,陳明譯(2050)

用上面的一句形容「閃族問題」,實在是輕描淡寫。還在英殖艾薇拉時期,大量猶太人及阿拉伯人移居過來(二者卻出奇地相安無事),為可可種植場提供極多的勞動力,英國宣佈容許國家獨立,左翼軍政府的前身民主黨,第一屆的公投,二十五位譏議員就起碼有十八位是有猶太或阿拉伯血統的,而軍政府開始威權體系時,地下非法黨組織的宣傳單張(可能要到大英圖書館才找到),就是猶太閃族-布爾什維克-國際共產主義陰謀。這當然影響並毒害了一整代的青年人,難怪軍政府後民主化之後第一次選舉,街上的人就是大叫「猶太阿拉伯財閥滾回家」,然而,可以肯定的告訴你,美國及俄國的代理人成為富豪的人很多,但猶太人及阿拉伯人充其量都是中產乃至中下階層。軍政府人員的罪行,與平庸之惡有關,但是與所謂赤化世界的陰謀丁點都沒有關係。

書中講到猶太區加斯的毒氣洩漏(2026年)事件 :

「加斯化工廠的悲劇,在於受過正統工程程訓練的人太少,而監督,受過博士專業,而爪事管理的人少之又少,在事件發生的幾年來,都難以把在國外的高級工程師,聘請過來,即使是以公務員的二級薪金也好......在這個區域,如果有人扯上猶太人的陰謀,只是一些人的聯想,種族之間的深層次問題由來已久,在這種級別的悲劇面前,人類作為共同體,在此次傷害的同胞都是國家永遠的傷痕....」《必勝的信念: 艾薇拉國約翰吉特倫金總理回憶錄》P.245-246,陳明譯(2050)

這是胡說八道,因為獨立專家調查委員會中,六個都有博士學位,而有二個有提煉濃縮鈾的管理經驗(因此下面有必要說下海岸懷疑濃縮鈾污染丑聞)。結果就沒有理由說,是因為管道接口,多年受風暴潮海水鹽蝕,老化及管理不善而發生的悲劇。這個是預先張揚的殺人案,我可以用人格擔保。1865人死,8690人肺纖維化終身傷殘,當中7500人就是猶太人,而同時提出的法案是《閃族人民第三方安置法》,這巧合得天衣無縫。事實上就是想猶太人及阿拉伯人丟給太平洋的庫克群島,馬克薩斯島,或是直接拋到海溝的理察斯深淵(Richards Deep)中去了。吉特倫金已經時任黨鞭及青年團團長,發展委員會顧問。沒有理由不如此相信,他有份策劃毒氣洩漏的意外。而毒氣洩漏竟然可以維持八日,在第三日就有法國專家自願提出到場了解情況,在他們搭上飛機的那一刻,突然宣佈簽證失誤無效。而八日後,青年黨的人士組織了一次示威,把責任握給了極少數「心懷惡意」的猶太人,稱這些猶太人合夥了阿拉伯及無政府社會主義者,蓄意破壞化工廠設施,並稱艾薇拉國的良好國民是猶太左翼恐怖主義的迫害者。

然而,這事件的處理方式,竟然是拘捕,並真是把把20000個猶太人及18900個阿拉伯人,送進了吉特倫金、卡拉卡斯及美國佬合謍的私人監獄公司,稱要等待第三方國家,讓他們有到達「新迦南」,甚至聲稱船也造好了,之後他們到了那裡,還是到了理察斯深淵做波賽頓手下的美人魚,那就真是天知道了。就在他們上船的那一刻,這些凶狠的手段造就了他的總理之路 : 卡拉卡斯突然因為非典型腦溢血而死在糞坑內,他即時被國會委任成為了革命後第二任總理,成為最年輕(46歲)擔任此職位的人。

他剛到涉,就成了民祽主義熱潮的中心,這是亳無疑問的,海岸潮汐及風力發電綜合項目放在擺在那裡,使用率只有30%,而且不斷的故障。煉油工業生產鏈,事實上就是把家族在莫斯科的設備放在國內,可惜吸收的勞動力不及全國可勞動知的20%,而自石油危機以來,煉油廠的產旺大大減少,廠房有部分棄置了,那吉特倫金總理怎樣做 ? 竟然是把廠房做俄羅斯的糧倉,以代替烏克蘭,而且在這些科技農業大廈(俗稱大溫室)上至農業專家,下至經理,都是俄國公民。最近一次巨型風暴雷娜(2033年),一個巨風就吹走了大半個廠房,有趣的是,再沒有調查委員會了,而是把地直接賣給俄國人作廠房(黑客的官方文件彼露,需要在廠房,建立起與哥倫比亞-美國毒品具競爭力的種植包銷中心),用外判的方式,比俄國人低三成的薪資,聘請當地的初畢業的大學生。

而《必勝的信念》稱 :

「在30年代之後,當我從自已的專業: 農業,考慮到國家長遠而言不可能有足夠的專業人士支撐巨大的石化工業,我重新燃起過往的夢想,就是在的我國興建可以媲美印度先進科技農業自由貿易區的科技農業中心,這是世界在糧食危機之中,我國在經濟發展中的機會。」

現在看來不單是一件鬧劇,而是一個悲劇。2039年,就有一批因為欠缺生化保護裝備的大學資歷工人,要求企業提供合格的裝備繼續工作(有好些是製造冰毒的)。在警察都同情示威人士的那一刻,就出動了俄國軍官指揮的軍人,「驅散示威者」,300人死於軍事鎮壓,450人嚴重受傷,當中包括180名警員。

書評到了最後,應該要提及海岸潮汐及風力發電綜合項目濃縮鈾懷疑洩漏污染海洋事件(2045年至今)。最先發現的是美國海岸防衛隊,其發言人福特說,在一次商船探勘工作期間,有48人身體不同程度的灼傷,後來證實是輻射中毒,那就很奇妙了 : 海上竟然都發生輻射中毒 ? 而且濃度甚深,至2031年本地人嚴禁進入該設施範,工人換上來自古巴及俄國的公民,那可能毒氣洩漏委員會的幾位核子物理學家都有參與 : 把項目變成了倉儲輻射性物質,而且有在國內制造大殺傷力武器。

直到現在,此提起事仍然是違反保密法及安全法,提出此事的的下場,根據安全法23條,會判處79年有期徒刑,或是,好像我現在的處境,流亡在國外,永遠不能在國內說出真相。我們只能寄望外國幫助調查這些事的真相,而唯有請求大家再次審視獨裁者: 吉特倫金其人,才可能為這一連串悲劇的真相。然而在這個後美國主導世界的,混亂而充滿右翼民祽政權的國際社會,一個小國的大型悲劇,又怎會可能獲得關注呢?

社區活動提案:Matters虛擬評論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