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m

詩人,寫作人及愛書人

《覓見》


站在島嶼上的巴士站

生命短得

如閃爍的垂簾

一直到達

霓虹街角的終點

座位在搖

如同海浪汨汨

抱我入睡

也許

在那裡

沒有染色

也許

你像鳳蝶

沿著空氣翩然

也許

你像活在夢里

像推開一扇紫色的門

像走進了紫色的

火車站

去談論愛


去活出慵懶的生活

去舉辨三十歲的生日會

去優雅的變老

去把載滿鮮花的船

尋覓某一個南國的海洋

去看多次昨日那一盞日暮

把山巒蔓延的懷愐

把灰色都腿去

與終點站的距離

成為一瓣瓣

亙長

由霓虹燈串成的旌旗

它在長街迥蕩

然後

等待我們把記憶

緩緩化開

成為沉睡的鯨魚

成為發情的貓

成為在樓梯底下的街友

成為巡視招牌的夜班保安

成為唱一首歌的我

坐在那駛近終點的車 

生命短得

需要借貸明天的時間

需要償還昨天的精力

去面對下個星期的擔憂

然後

化開的一瓣瓣記憶

像亞熱帶盛開的龍眼

樹上纍纍的木瓜

沖刷光滑的貝殼

紫色婚禮邀請函

空白的保險合約

芒果色的交通燈

到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