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m

詩人, 社工,文學雜誌編輯,心理輔導員。大學主修社會學,香港城市大學輔導學碩士。

想像不一樣的可能,漂書箱,社區圖書館

我若干年之前,大概是2014年雨傘運動後,嘗試建立一個社區圖書館的試行計劃。

在四年前,當我剛上書店(已倒閉)業務時,就已經是免費取取,因為賣二手書有人會帶偏見,而誤認為售價不公平,而我們其實都是社會企業,又不懂如何估價,什麼才是舊書的公平價錢,就不如免費漂書好了。

這是一個可以二十四小時,就算書店不運作,郗大家都可以來漂書的計劃,一方俟可以避免了入來書不得不買書的尷尬。另一方面要耐心地培養他們的閱讀習慣。而且沒有籍口,因為書是免費的。

而我之前的構想是一個小木櫃的形式,放在外。二十四小時。

試了很多次,都有街坊連書帶箱一同拿走,無奈要把它放在店中,在開業的時間才可以漂書。人數也不夠多,大家不積極之餘,難以成為潮流。而紙本書的價值愈來愈不受重視。後來,當然,街坊們都開始習慣,看了一些二手書,拿過來再換一些書再看,甚至是把之前在書店買的書,都當成二手書,放在這。閱讀開始流動,也有基層的街坊習慣了,把借了拿了的書,都放回漂書架。

上星期,我所住的社區的小型公車站,開設了一個「漂書書櫃」,心想,我的想法歷經幾年才推展到自已的社區,好不容易,就把很多書都損出了。然而,不到一個小時,有人盲把書當是垃圾,有人把一個書櫃拿走,一個就送到堆墳區中。不過香港人就是不習慣讀書,也不想習慣。香港在三月,商務印書館及大眾書局都紛紛倒閉,寧願沉迷謠言都不追求知識。

其實,在外國的小社區甚至為社區小圖書館,註冊登記號碼,它們都或只有一個郵箱的大小,但是他們視之為社區共同的知識資產,知道如何保存。而大家都知道書本是大家的,就會珍惜。

往日在書店工作時,我與其他機構,一同在社區發展漂書,大家都自己覺得值得漂的書拿過來。書店結束後,也開始有一班粉絲,他們把看完的書,加上自己覺得不錯的書,都拿過來予大家分享。建立一種閱讀風氣,希望社區街坊的聚合力。大家都可以就書此話題交流。

希望,紙本上的珍寶會再一次被重視。

「西柚」正街漂書箱,香港西環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