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m

詩人,寫作人及愛書人

共建特隆星社區活動:《拜訪最後一個原始特隆部族》


原始特隆部族的壁畫,很明顯有部分特隆部族人有種母性崇拜,而且和古地球極相像。

#Matters的特隆星探索 #創作 #人類學研究 #社區活動


雖然當前有比幾百年前更為優越的科學,太空及維度旅行成為了生命的核心,而研究特隆星的人,大都是研究自然科學,及城市社會文明的一批人。然而,我們團隊卻認為,去探討特隆星的古老過去,更有助於在跨星際種族上的文明進步,更了解地球及特隆星這些碳基生命,是否都具有相同的文化MEME,文化的基核是否像大部分人認為的一樣,存在著巨大差異。

要找一個脫離柏雷斯(Perroz)的原始部族,有相黨的難度。因為費雅穆(Veyamor)事實上已深深刻畫在每一個特隆人身上,組織的松制都是費雅穆生理的一部分。然而,我們外星人類學家的工作就是要找出例外。有部分人用另外一種方式,既利用生命原蟲的力量,可以限制費雅穆帶來的集體性作用。他們稱自已為遠古神民(The Divine Ancients)的堂兄弟,他們稱,當遠古神民COC 453008年離開的時候,印紀環(The Ring of Sigil)就是由始祖光流體,也即是半物質化的第五次元光流體能量,純能量物質化的產物,形成為今天可見的遠古遺址。而他們也被下令要離開遠古遺址,在「埃沙漠群島」中生活,他們當特隆星非遠古血統的人類為新的殖民者,是後多態植危機的得益者,他們因為野生驅蟲冠的限制,減緩了他們定居地的擴大,多年以來都有小型及防禦性軍事衝突,不過,早於8000年前他們已經放棄軍事性的對抗,一來主流一些特隆星人的技術為原始人所接受,而有乃至人走入他們的社會,二,遠古神民的離開,留下的原住民不多,他們有段長時間的隱匿,不想與後來者來往,直到為了邊界的劃份,他們才開始不平衡的小規模衝突,很多時都是以原住民的委協為結果,直到特隆星首府8000年前把費雅穆,加上身體改造,用以後來民族的集體化,去性別化及加速星球行政化,這是一個特隆星首府也管不了,也不太想管的地方,如果你問及任何一個特隆星的首長,他們會淡淡的說,去探訪這些群體: 他們有時暗下說他們是脫群者(disengager),是吃力不討好而危險的事。而在這3000年間,特隆星首長也簽下互不干涉及侵犯條約,去處理同這些脫群者的關係,也許他們不願意去消弭在整個星球的文明之中,也覺得他們有著遠古神民的扭帶,是一種禁忌。

知情者告訴我,去探索他們,這不止要穿越難以抵達的沙漠,面對變異環蟲及巨大的驅蟲冠那樣簡單。當然,要準備出發需要大量原蟲糖漿,野生的驅虫冠比起成人佩戴身上的克全不同。因此,原始部族的生命原蟲-費雅穆竟然可以與驅蟲微波共生,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議,乃至一般特隆星人,那怕是同是崇拜努雅的艾門靈族,聽到這都禁閉無語。

特隆星首府離埃沙漠群島大約五萬公里,原始部族一般稱自已為 : 阿托-環托比亞-努雅-卡托。海獸環托比亞在古神祇戰爭中被努雅打敗,任何特隆星理應不會把他們並列在一起,但是他們卻有自已的見解,根據極少數人類學家的看法,阿托意義就是恆星,特隆星及月亮陰影的力量,母性能量最大的時候。卡托的定義,眾說紛紜,有些是指在古神祇戰爭用的環托比亞之矛,或是指環托比亞在沙漠之中死去時,一個隱秘樹林誕生了,在原住民的住處,樹林樹根的突觸,有一種具有連結性的精神物質,可以穿透原住民的腳底,令他們對於光流體的感知,及限制費雅穆的作用。似乎這個地方可以逃避多態植危機 : 星球性乃至多星系性危機的特殊地區,但是對於適應於後多態植危機的特隆星人一個避而不談的事宜。

我們不是第一隊探訪阿托-環托比亞-努雅-卡托原始部族的人類或特隆星人。事實上,在互不干涉及侵犯條約的約制下,刊登原始部族的文獻,不是受到忽視,就是特隆星人的禁忌。反而在研究原始部族上,地球人是比較便利的 : 你只要找到一位願意進入他們地盤,懂得或略憧原始部族,不怕被主流社會排斥而可以經受危險的學者就可以。

我們要座行政當局提供的動力氣墊船,由首府出發,到「拉雅群島區」,然後到了互不侵犯條約的簽約地:「阿迪阿迪」,指示這就是星球政府及保留區的邊甲,任何星球官員及不獲原住民酋長授權的人,都禁止進入。我們稍作停留,開了三維營房打印機,一邊去懷愐這個古神祇戰場 – 原住民與特隆星人的古戰場。

海潮戰爭在特隆人乃至艾門靈族的版本中,努雅欲求獲得整個特隆海津的控制權,與拜娜恩、漢托、環托比亞、卡爾拉(沙丘之主)、哥拉及密爾斯拉兄弟(海溝深處的煉金隱士,努雅那顆「樂士法爾珠」的煉成者),打起一場大戰。

從原住民的版本中,我們聽到另一個有趣的版本。哥拉及密爾斯拉兄弟一直在為環托比亞煉製樂士法爾珠,以求穩定地殼的移動,而且樂士法爾珠可以使月亮,特隆星,太陽恆星,埃塔星(排名第二的行星),法魯凱星(排名第三的巨型氣態行星)的公轉減緩,令其他有著遠古神民幻體於星系的行星,達到一個運行的超穩定狀態,當時的拜娜恩、漢托及環托比亞,其實就是先古的超文明,原本致力於庇佑遠古神民的生存,希望改變星系間星球的運轉速度,而令遠古神民在星系的生存機率增加。然而努雅發現,管理海洋,才是她可以獲得無窮控制惑的事業,努雅為了奪去樂士法爾珠,把哥拉及密爾斯拉兄弟用最殘忍的方式吊死,切除他們的性器官,並用哥拉的陰莖造了祖爾比,用密爾斯的睪丸造了艾門靈族,並以哥拉密爾斯的精液劃定了祖爾比及艾門靈族的城邦界線,如果沒有努雅的神喻,祖爾比及艾門靈族出了界線就會被努雅的以太涅頸而死。(有學者推算可能是COC 425235年遠古神民仍然支配星球時,因為二種族時而戰爭,時而合作已創造的神話),努雅由由半物質半靈體的狀態,用海水及以太的方式,流溢到世界,卡爾拉管轄的地被浸,環托比亞的樂士法爾珠被搶,眾神的計劃中被破壞。

在一次諸神宴會中,飲醉酒的漢托問努雅 : 「哥拉及密爾斯拉的風爐在那呢 ? 卡爾拉庇護的電賊躲在那呢? 環托比亞為什麼沒有把樂士法爾珠載在頭頂上,拜娜恩的酒在何方 ? 努雅說 : 拜娜恩已經浸死在酒中,你們都會繼承拜娜恩的罪和血,就讓哥拉及密爾斯拉凡後代去審判你 ! 她突然把宴會大廳的門打開,一群祖爾比及艾門靈族一起向環托比亞射箭,環托比亞只剩一只眼,隨即倒下,祖爾比及艾門靈族正在分食他未死的肉身時,卡爾拉拿上了環托比亞之矛,向努雅打過去,但努雅早已流溢,不是可以被殺的形體了,卡爾拉被努雅的觸鬚伸入喉嚨不能呼吸倒地,環托比亞之矛因為卡爾拉倒地,被拋到宴會大廳外,成為一顆樹,之後原住民稱作隱秘樹林,他們認為環托比亞就在此死去,帶著剩餘環托比亞之矛的力量在那裡生根成為樹林。漢托在此時驚醒,立刻逃走,成為流浪者,四處與反對努雅的外星文明結盟,用仇恨裝備自已,經過七千七百年,他與外星人聯盟,希望把小行星拖曳至太陽恆星,欲把努雅用火煉淨,然而努雅並非一無所知,她用溢出了的以太,把意志伸展到星系,並把與漢托結盟的,凡有意識與之結盟的外星種族,都被一次過抹去他們的記憶,一下子把他們的語言能力,對於文明及科技的記憶,及與漢托的盟約抹走。這些外星種族一下子變成蠻荒的種族,沒有辦法操縱拖曳的星船,繼,而星船把小行星加速至亞光速,偏離了原本的軌道,落入恆星系,令遠古神民的幻體曳到非宜居帶,小行星的多態植如雨一樣落入特隆星,而特隆星的質量及植物生態,對部分的遠古神民不再合適,根據原住民的說法,在陰間的環托比亞用靈魂的方式,用環托比亞之矛剩下的神力,遮蔽了努雅,欺瞞了她,他為部分遠古神民留了環托比亞之矛生根的地方,以環托比亞及卡爾拉的血,為他們畫下了努雅不能觀察干涉的結界。並且與上古有力的特拉特隆 (特隆星名稱的來源,可能是巨匠,下文會有一些討論)生下具姓別的孩子,成為原住民。而無性別者,接受過度依賴生命原蟲的特隆星遠古神民,立時改變了費雅穆的結構,因此變成了現在的特隆星人。而唯一肯定的是,在698500組特隆星人的費雅穆的結構,只有354200組與原住民相似,雖然肉眼看上去大家無甚不同,而 祖爾比(蟲族)及艾門靈族與原住民費雅穆人的結構卻有452021組相似,這實在令人感到莫名奇妙。原住民與特隆星人對光流體的感受方式也大不相同,原住民用腳及身體下技感受光流體的脈動,而非就像其他特隆星人眼是看見,或用手是觸感到光流體。

另外,有關特隆星名稱的來源,即特拉特隆的意思具爭議,可能是巨匠或者是大力者的意思,主流學者以為環托比亞擁有大力的神格,因此就傾向認為是大力者,原住民盲認為是巨匠,因為環托比亞的子女應該具有造矛,而特隆星政府對「特隆」一詞有的官方答案是「上古先民之地」,其他對於「特拉特隆」學術討論都被忽視或視作禁忌。

三維營房打印機令到特隆星人覺得驚訝,事實上,地球人帶來的科技大都比不`上特隆星的文明,這其實是生活方式的問題多於科技水平的問題。只是因為特隆星人的群區性比地球人強很多,而不需要效率極快的三維打印機。但是,除著其他住在非城市的特隆星人增加,而且特隆星人要在比較危險的地方探勘或做生物研究。因此,三維打印機是少數在特隆星人受歡迎的地球科技,雖然普及率仍然很少。

半月照亮了營房及古戰場,有半原住民血統的工人,卡卡,他說到在過去未有互不侵犯條約之前的小型戰役,其中令特隆星人妥協的,叫作「阿斯戰役」,「阿斯戰役」互不侵犯條約之前三年,特隆星人試圖找尋多態植氨酸(Polyväxternin),不顧原住民長老的反對,而開始了探勘的工作,這必定令「隱蔽樹林」的生態大受打擊。卡卡坦白說到,主流特隆星人對於邊緣民族的不重視,使過去1000年與大大少少的種族有不同的衝突,一方面特隆星人的費雅穆影響,而令大家有了不談論的共識,另一方面,你沒有行政機關的引導,你不會接觸到我們這些人。「阿斯戰役」中,4000名原住民戰士與探勘防衛隊對壘,事實上他們的戰爭與我們的戰爭有很大的不同,反而與17-18世紀的地球的歐洲戰爭相似,先是把自已的戰士及武器排好,向對方的領地發炮,而避免傷害任何人,向對方展示實力,問及武器是什麼,他只是說個大概,「我們都不太清楚當時的武器是什麼,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們用光流體武器化,令光流體的結構反夸克化,令到傷害大大加強。」我當時大為震驚,因為當我第一次去官方的星際藝術學院看見他們展示光流體的時候,有一份強烈的感動,因為不論是作為生命動能,能源,藝術及安神的作用,都對特隆星人具大的脾益。但我想也想不到他們會把光流體武器化。因為原住民是用腳及聲波感應光流體,而反夸克化的光流體是不諧調的,令到原住民的精神狀態大受打擊。這是第一次原住民陷入絕對的劣勢之中,然後,當實力展示過後,女長老雅拉親身與探勘防衛隊代表談判,她是少數在特隆星上美貌超群的女人,當時特隆星人開始了非性別化的進化(一直到現在,特隆星人都未完全非性吃化,仍然有非性別者及具性別者 : 陰/陽之分),她要求以原住民的一種談判方式,就是交換費雅穆的過程,實際上就是性交(近似地球人類的性交),因為原住民與主流特隆星人的費雅穆結構有有不同,原住民的生育過程很原始,有別於主流特隆星人身體結構令生肓行為變得半能量化半物質化。主流特隆星人理應控制到性欲望,無性別的甚至沒有性欲望,但是原住民費洛蒙的氣味很強,對主流特隆星人人費雅穆(限於結構)產生難以抗拒的吸引力。而他們知道談判的內容後,就立即同意費雅穆的交合。我立時想起了地球的猶太宗教,就有一個與王一夜的故事,而因為以斯帖走進亞述書珊城的冬宮,與薛西斯一世 ( 當時阿契美尼德帝國的第四任國王)締結,房事之後,令首相反猶的計畫失敗,國址下旨令帝國內凡猶太人得救。事實上以斯帖代表了一種人類對於母性女神神格的崇拜,她們會為上帝隱藏神真正的名字,而且在地球古代母系社會扮演膏立者的角色,而國王必須要受女祭司的膏立禮儀,當中就包括了性交,來獲得神的力量,祝福,及心領神會神的名字。當然當時原住民是否又具有同樣的儀式及母性崇拜呢 ? 我們只有一些古壁畫的間接證據,表示他們對母性神格的尊重人,但是他們對於努雅的的看法 : 她是「復仇而不可求」的禁神,使我懷疑他們對於母神的崇拜轉移到同樣代表陰性的樹木中。

根據此說法,因為特隆星人一個個都與雅拉交合,失去了時間空間的感受,他們總共交合了38日(特隆星月亮的一個公轉週期。) 因此,虛弱但堅韌的原住民可以花更多的時間,去精煉了野生的驅虫冠,造成圍繞部落的驅虫冠微波牆,當女長老返回時,特隆星人不會冒風險再接近了,不出所料,在特隆星人與雅拉交合之後態度放軟,他們只是想把一部分保留地開採,而其收益會以現代化基建及河活品質的改善,來補償他們的損失。女至邀請他們到部落宮參與大會且宣佈此事,不過當他們靠近野生驅虫冠 : 他們大半生人都未見過龐大的驅虫冠,他們被驅虫冠微波影響到了。幾乎整隊都受了重傷,當然女長老指示住民只救他們的性命,而不讓他們在那裡康復,就要首府立即撤走外來者。之反的互不侵犯條款在沒有人異議的情況下通過。劃出一個非軍事保留地,禁上外來者進入範圍內,也不容許脫群耆離開這個邊界與主流社會接觸。

說了一會,聽見導覽者 : 其實他既是學者也是導覽說,其實已經到了第二十個月亮月(20th  mouth)了,因此女長老會帶一小群戰事到古戰場進行紀念及獻祭。他說到,不同於古代其他部種用生命獻祭,而是用驅虫冠,但是有外來人: 我們有部分人有人是特隆星人,而要使他們受到保護,就需要他們先飲下原蟲糖漿及驅虫冠根菇孢子,具致幻作用的湯,來避免微波的傷害,及令我們都可以用音頻感受到光流體。事後證明,這與美術學院的光流體體驗大有不同,我發展不論是不同的星球的人類,都有一定的光流體生命能量在里面,地球人都可以發展身體的空間中感覺有光流體的脈動 !

我們再等了三個月亮日,行了一段路,到了古戰場時原住民獻祭的地方,再等多半日,就見到他們抬轎,轎上有一個年邁的女祭師。而他們用金屬箱子載著祭品,珊珊來遲,月圓之下,族民圍著這古蒼之樹,拍打著以死亡族人的皮鼓,族人揣了一碗濃湯。我們飲了就下去。


我看見自已的靈魂,上升了星光層,光流體的脈動交織著,成為像貝多芬第四交交響曲及白遼士幻想交響曲混合交接的音樂,我可以上升到特隆星人首府,面對面看到瓦倫菲方波,他的面顯得偏藍,他的心臟在閃爍著生命原蟲的螢光,他們像合唱團一樣唱起對特隆星平民的禮讚,竹後看見那閃爍的光落在哥拉及密爾斯拉的後代,蟲族及祖爾比,他們用一條綠色的紐帶,連繫海的兒弓及陸地的兒子。然後他們的靈魂擁抱在一起,光流體在特隆星的地殼震動,月亮碧玉一般,好像一個深呼吸的女子,把恆星的日冕吹成一個大氣球,而我的靈魂又彷彿又起飛到了裹遠古神族的冬眠之地,他們總是等待著大氣的來臨,星系的以太,把他們懷在生命之海中,等待從漫長睡眠的結束。我突然想起了地球,立刻飛到了星海找尋,那藍危而溫暖的星球,那亞美尼亞的山脈,那尼加拉瓜的叢林,那太平洋的廣闊無邊,突然,我認出了拜娜恩把地球懷了胎,傾倒而出的眼淚成為我們的空氣,地穀,火山,川流,花卉,林木,土壤。。。。。。

不知過了多少時日,我醒來了,我們展開對原住民母系的研究,從古代的壁畫開始研究及進行考古工作,上面的圖是進行考古工作之前拍攝給大家的。希望大家喜歡。



社區活動提案|創建一個星球文明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