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m

詩人, 社工,文學雜誌編輯,心理輔導員。大學主修社會學,香港城市大學輔導學碩士。

一個香港文學雜誌編輯的書房 (關聯 @空心二胡 作品版本)

#Matters新人打卡 #Matties正在玩 | 社區活動區 #我平常都看什麼書

@空心二胡 用戶發起的社區活動,令我覺得,呃,終於可以令自已去執拾書櫃。照川中只是呈現予在書櫃的書,在箱中或是閣數中的書,反而因為生病有點累了,那就不去翻,不去照相了,箱中大都是東歐文學及輔導學的書。

客廳的書架
房間的書主要是討集,歷史,數學及物理的書,不過其他的書也很多,如費滋傑羅的書,雷蒙卡佛的詩及小說等

最近看的書都是宗教研究類的,就口氣想看阿姆斯狀的《血田》《神的歷史》及《軸心時代》

過程神學是本有趣的書,科布用系統神學的方式,卻以人學取代神學,再用生態學作為恩典救贖的根源,來思考生態學,倫理及人的同理心。最左面藍危那本其實是神學家尼布爾的《道德的人及不道德的社會》,芍於社會主義的批判簡直是令我目瞪口呆,令我非常信服。

客廳的櫃是前年買的,其實大都不能承受重量,有些要放到閣樓,我非常記得每一本書存放的位置,不過今日卻忘記了一本關於城市研究的論文集的位置,那本書是我做獨立書店經理時,去深圳批發書商採購,有本書出奇地放在一堆兒童書中,似乎經理不知這是什麼,以為問及原來她買錯了書,零零的放在一邊不知如何是好,我眼光發亮,主修城市社會學的我就知道,我應該不會再有機會遇上這種專業的城市學著作,就買了《城市概論》,這是2015年的夏天。

城市社會學是新興的學科,不同的「教科書」觀點非常不同,可以對觀沉思。
如果它無緣遇上它,《城市概論》這本世界城市研究學界的重頭作恐怕已經在廢紙堆中,其中有 Patrick Guinness東南亞城市研究(後金融風暴的泰國,印尼,新加坡1997-2005)的總結, Saskia Sassen引伸出「國際城市」金融累積的過程中,社會運動全球化的不可避免,例如雨傘運動及反修例風波的我城。Patrick Troy說的就直指城市中的階級性質
客廳的櫃是前年買的,其實大都不能承受重量

剛剛看完的,是信仰本能。以行為科學來說服大家,人就是有依賴更大「虛擬」的存在(神)的傾向,進化心理學及神經科學的舉證很簡潔,尤其針對死亡之後的心智面貌,其實是由教育及想像影響,這是神經完的學習及浸淫過程。

即將開始的書,就是羅蒂的註釋哲學,及他獨特的左傾理論,而我雖然已經決意離開左翼的圈子,但是他對於工會的復興及基層身份政治,令我非常吸引,築就我們的國家是我已經看完的。對於現在民主黨左翼某人的假大空社會主義,及沒有內涵可言的所謂中間溫和實而不為派,他說的工會的建立,工人就是民眾認同的建立,乃至美國民眾基於美國本土已經存在的立國思想,由洛克,至惠特曼傳承左傾常識,建立的共同體,也許才是回應到美國問題的良方。

羅蒂反對當下部落式的身份認同及歐陸式的激進哲學提出極大的反對。「不要再碰如德里達玄思奇想的難解神學」
批判比較教育學,說是興趣,不如說是韋伯式的志業

批判比較教育學,說是興趣,不如說是韋伯式的志業。為什麼學校是強迫的,而且是不停生產教育制度的失敗者,職業市場的失業者,及人生沒有任何意義者的地方,如果我們的世界,預設了是個無神的世界,就真是會有很多人墮落而且悲哀。那教育是服務予社會結構,工業化的社會,是理所當然的 ? 我不是天才,從就學開始,就絕非是教育制度的失敗者。因此,我要問更多的問題,這個產業是如何運作的,官方知識及其議程是什麼,所創造的社會層級又是什麼 ?

這個產業是如何運作的,官方知識及其議程是什麼,所創造的社會層級又是什麼 ?曾榮光,黃庭康及許寶強都是研究比較批判教育學的人,三位都不在香港學術界存在,也是香港學術界被邊緣化的一份子,而香港教育失敗之後的憤怒,在上年整整半年已經發生,卻沒有人從根本改革
福利,全球化的政治學及國家體系的關係,是大學的其中一個主修(社會福利制度及城市研究),而且我作為社工,我對於全球化下層奴代中的工作者,面對的價值困窘及侷限很有興趣。

對於台灣文學及台灣研究的興趣,是由看藍博洲的《白色恐怖》後開始的,台灣去日本化,威權化到之後的民主化,都是令我著迷的題目。在剛入大專,就去嶺南大學圖書館,找到一整套一輩子不會有香港人看的葉石濤全集,好不歡喜,其實還在這不長的休閒時間,看歌仔戲的歌譜,及找出對比三十年代及七十年代台灣文學論戰(台文化/漢文化)(什麼是鄉土文學...)的論述及脈絡出來。有的文獻,可以借的就借了影印,箱中有一堆,不過如果是現在,有一個行李箱的台灣文學論集,鄉土文學小說,已經足夠。如果要用半副心力做業餘的台灣研究(我有些不想去台灣讀書的理由,由家庭到長期病的理由都有),那就乘二十分鐘車到在區內的大臬申請閱讀證就可。當時(2005年)的確有三條路可以走,一是在香港讀社會工作專業,二,是去台灣讀中文再擠進靜宜的台文系研究所,三,是去比利時魯文讀數學及哲學,我選了第一條路,非常難行,至今更加如是。走到現在,成為了阿德勒為本的輔導治療師及正念導師,就是我的職業選擇。輔導學的書有二箱,時時要找來看。

我想不到做輔導的路很難行
不過,早年學的現象學方式,有利於了解心理治療的技巧及內涵,例如,脈絡化的理性同理,互相涉入的理解方式,作為人的條件,接受因為無知及世界之大中的我的不完美。呂炳強出身港大,他只是碩士畢業,專業是統計學研究,他竟然可以以一已之力來研究社會學及現象學方式,而且可以在理工大學作社會學講師,不像中大的現象學學者比較難走出大眾,不過這書都是中大協助出的,香港的這些知識份子只能到被稱作二流的大學做高尚的學科研究,而一流的大學連數學物理學系都要刪科,這些都很不可思議
政治哲學中,最好看的是漢娜·阿倫特,記得當時阿倫特手冊是很缺貨的東西,而一到手就打開她說西塞羅的部分,阿倫特有意無意中訪效西塞羅寫名的方式如西塞羅的書:《論神性》《論題篇》《論道德目的》,阿倫特就是《論極權主義》《論人的處境》《政治的承諾》《責任的判斷》,其次我會深讀哈貝瑪斯,雖然現在歐洲理性共同體的合一理想,應該不太可能在疫情之後延續下去
最左面的是孫中山文集,當時天真地以為他是個「偉大的開國元勳」,而非現在看來「他是一個流氓國父」,而他的願望可以籍他奶想的威權下的民權完成,現在我已經不看了,北京卻很希望把他的原則理想實現 : 用粗暴的方式
閣樓的書 : 知識份子圖書館
天台閣樓的書 :走到不同書店,在我的編戲讀書創作小組中東跑西跑,湊到的《一年通往作家路》《故事工程》《經典人物45種》
這些都是非常翻閱的書,尤其是關係的存有,基本上是建立一種如何輔導關係轉化成建立人類關係的理想,學院的輔導學都是技術,少說羅哲斯的《如何成為人》
政治哲學史《論政治》,放在旁的是非暴力溝通,然後可以看到HORNE的《種族戰爭》,它的研究是香港赤柱監獄日本人東亞人對於英國殖民者的強勢,卻沒有香港史學家想把此寫在香港史上。《夢遊者》的一戰前外交及王朝史其實對於至今天的歐洲地緣政治,作了很有深度的研討。歐洲的結盟都在不停的立鬆散而常反口的合約,看看今年意大利,塞爾維亞對歐盟不理不採的指控
內地出了歌劇百科全書,因為個人喜好是聽歌劇,以往收入穩定,半年聽一次,但現在沒有辦法了,最近買了電子書《流金舞台》,是歌劇的社會學及文化史,聽歌劇是一個解剖歐洲人文藝觀點的一個修養及學習。
很少的時候,我就非常執著於所謂「絕對公義」的追求,對共運,社會主義理論,馬克思主義及其實踐有強烈興趣,十多年前,我還是個堅決的左翼的成員,然而在2017年,再看俄國史,尤其是金匯的《倒轉紅輛》,才知道知識份子在傳國的語境下的不同 : 平民知識份子的激進極端,及鎮壓拿破崙回國的貴族士兵那份改革的熱誠,二個群體經過了農奴廢除運動,農民教育運動的失敗,分為立憲派及極左派(以村社為本的社會革命黨,無政府主義者),馬列這種產物本來是比社會革命黨更溫和的立憲派產物,但是次後就有人用 社會革命黨野蠻的方式,裝備了馬克思的政黨,然後就是列寧史達林,及之後發生的光怪恐怖
其實在右邊還有本《洛書河圖 文明的造型探源》,就提出漢中文化事實上是西方傳過來滲過來的,以人類學的方考證,在民族主芍的中國應該不太允許。沒拍到的是小蘭齋雜記,收集整理了南海十三郎,由1964至1965年撰寫的四百多篇關於粵劇功架,名伶逸事, 梨園掌故, 曲文節錄。然而他的成就不止是粵曲界,他寫香港電影公司,海外華人的漂泊史,抗日中知識份子的苦難,乃至家史延伸下來的國人處境縮寫。文筆上上,香港文學界似乎不太重視。悲哀。
我嫌香港可以找到的崑曲書及資料太少了。不知是什麼好心人開放了崑曲曲譜曲文,立下下載。十多年前就讀城大,周六就有文化演出,有好些時候在大力推動崑曲,愛上了,那種中國人的喜劇性,像是鄉願的態度,對佛教精神的了解,基本上就迷上了。
卡夫卡中短篇全集,絕望時刻的安慰
香港文學愛一生一世,也斯的詩,醉三生三世。可惜老師已經逝去。
走到現在,成為了阿德勒為本的輔導治療師及正念導師,就是我的職業選擇。輔導學的書有二箱,時時要找來看。但是已到深夜,不想再搬箱了。
英文書佔了二個矮架,但是多的是小說,政治哲學及歷史的。最喜愛仍然是有關甘地的書。OUR COUNTRY BATTLES 很詳細說墨西哥與美國的緊張關係,是1910年的反美反教會人民革命,令美國介入墨西哥的自治,再令墨西哥保守進步二派內亂,美國卻指控已經積弱的墨西哥發動入侵,引用了德國那份對墨西哥政府的電報,但是軍閥山頭割據的國家如何有能力入侵美國?
當人們以為我不是香港人,少談香港時,我就會拿這些介紹予大家。在上年的逆權風暴中,我作為八十後的一份子,再反而思考這是雨傘後無力感一個總反彈,還是那時已經結下了很多運動取向的種子。14及19年的運動大大超過我的想像及對香港的了解,不停思考香港究竟是什麼樣的城市。代際之間對香港的反抗,認同,價值,都拉得愈來愈大。愈來愈不解,難受。
我們香港其實非常需要系統地建立學生哲學的思考方式,只要不必操卷,紙筆考試就可。
數學曾經使我的高中有時快樂及憤恨,它形成了我很多失敗的經驗,而現在我明白只不過是因為壓力及沒有合適的教學者,物理卻是相反,簡潔有力,力學模型很多時兩邊對等,卻用最優雅的方程提出來。它們都是我的慰籍。香港的大學這樣輕視乃至要取消數學及物理學學科,十分可恥
倒轉了拍的三島由已夫,一整套都是放在床頭的讀物
很難才找到大本的《簡吉: 帶著小提琴的革命家》,不過放心,香港沒有什麼人做左翼的台灣研究,他們大多是研究有什麼好食的,《白色恐怖》及《分裂國家與民主化》大概是中四時,所讀的比較深,卻令我讀通晚至天光的著作,鬼知道為什麼。最上面的是彭化學系列,翁鬧的《有港口的街市》,他媽的大型書店老闆把它放在特價區中,不知此書是何物,是為悲哀。
這是一個行李,專是用來裝台灣文學的書的。鄉土文學論文集及台灣文藝第七期不知是什麼沒心肝的人捐出,我在大學舊書買賣找到回來,興奮非常。
總算把整套買來了。在香港的批發商中的舊書倉,用三小時的工史夫找到,好不容易。連在香港批發賣了50年書的經理都不知道這是什麼,為什麼值得興奮。
只有黃春明及陳芳明的最亮眼,當然,過去對陳芳明是有一些偏見的,2014年9月之後,我很明白他為什麼要寫此書。香港可能已經沒有什麼機會有新文學史或新歷史的書寫。用悲哀都是輕描淡寫。迷霧之旅之外我還有更多的原住民討集,就是懶得不拿出來。
社工何價這本書是少有的比較進取反思本港社會工作價值的書,但是業界卻是寂莫聊聊。莫邦豪的書不單是社區工作的技術書,還是我在深水涉工作時時對照反思價值的寶書。而且這八九十年代的書,現在用得正是時候。

我的社工書很多,還是找一些有代表性的好了。進步社會工作的書大多是英文以及電子版本。大家知道我會看Iain Ferguson或Roy Bailey就好了。

歷史,歷史,歷史...

 看來MATTER已經再放不下書及文字了,就此作結。

【Matters社區活動提案】“我平常都看什麼書”徵文活動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