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m

詩人,寫作人及愛書人

一個斯多葛主義者的家書 : 如何在充滿敵意的世界生存

給看此信的你:

可能你現在要面對的,是當下混亂,冷峻,而且使人感到絕望的社會環境,僭主,法律的嚴峻,民生及日常生活的的痛苦,再一次在二十一世紀中出現。當世紀初,大家都以為二十世紀之後的世界會更好時,大家都抱持著一種基於無知及無視危機的樂觀的心態。而作為一個人,首先要了解自已在世界的位置,你不單是一個社會的公民,而且是世界的公民。你不單是原子一般的人,而是自然的一個人。你是可以感知憤怒,失望,痛苦,自卑,內疚,也可以了解到,理性,公理或者公義,美學,等等高於動物性,獨立於動物王國的人類社群美德,乃至在這樣多世紀以來,不同的人都會把這種德性視之為是普世性的,宇宙性的(Κοσμικός)。


就是因為這樣,人類因著自已的社會脈絡,會落入各種的判斷,情緒及反應性行為。因此,人其實很難作為一個純然的觀察者,去採取冷靜的行動。一種反應式的行為,可能會令自已及他人陷於不幸,而逃逸其他人的錯而帶來的痛苦,是不可能的。然而幸運的是,我們可以透過檢視自已的自卑情結,自已的小習慣,或是因為自已的認知謬誤(即cognitive bias),產生的錯誤行為,來逃避自已的不幸。在一個高度互聯,

信息驅動的世界中,我們的情緒是很難冷靜,我們實時更新自已的所有活動,也實時窺探他人的幸福。在社交媒體上,我們不論出於自願與否,並方便地把他們的文字和照片呈上,你會被吸引去注意朋友說的話,觀點,叫囂,責難,怪責。加上我們與生俱來的戲劇性,在與他人的比較過程中,塑造了一個自卑,憤怒而且不完美的自已。我們其實可以透過佛教的正念,訓練用一種用冷靜的容觀觀察者看自已的思想,像一個入了電影院的觀眾,不會投入過多的主觀,去觀看念頭,恐懼,擔心,見解,仇恨等等。當我們時刻關注自己的生活,事實上已經令自已很忙碌了,我們對他人的侵犯,禮貌的堅決拒絕,而且表示自已的立場,並離開。但是我們的世代那份對於他人錯誤(非關已身的)的怪責,實在大可不必,我們承認,自我對於他人生命脈絡,了解不會仔細,乃至於我們用三言兩語可以批判他們,至於他們盤子上的東西,他們的行為的對錯,及這些行為的後果,就留給他人去承受。

有人一定會問起報復的問題,Marcus Aurelius說到,報復就如「一只蜜蜂傷害蜂巢,就是傷害一群蜜蜂。」當您傷害他人,您傷害了群體,也像回力鏢一樣傷害到自己。我們當化最大的問題,是人類往往以原子化的方式想像個人,不論是判斷他人的智商,他人的商業成就,他人的成功,名利成就,而很少會想像我們的內在聯繫,孤立的個體是不可能的,一個人的生命受限於社會脈絡,也就是說,我們其實都有壞的動機,及其行為的可能性,好人與壞人都是相同的普遍性,字宙性(Κοσμικός)的一部分,像正在老化及病了的器官一樣,我們要選擇共存,否則,如果我們根據不知來由的熱情及仇恨採取行動,而非先從冷靜的觀察者去看自已的念頭及情緒,這會令你受到不可預計的痛苦之中。

我們永遠只會失去當下的時刻,我們所唯一擁有的東西就其有當下的一刻,當下的自已就是我們所擁有的一切。

我們下一封信會談死亡與當下。希望之後的討論會使大家帶來更多的裨益。

日安

HIM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