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in
Simin

随便写写

唯一值得的是慈悲

今天起床,看到一行禅师在越南圆寂的消息,刹那间心中溢满了悲伤。近中午的时候,和朋友K电话聊了这个消息,情绪渐渐好了许多。大概是17年的时候,我和K照例在下渡路的甜品店碰头,他拿出一本台版书,是真空法师的《真爱的功课》,要我好好看看,下次聊。K总是笨拙地说一些宽慰的话,大概是看出了我那时各种困境,觉得这书应该有点帮助吧。之前听闻过一行禅师,市面上有他的很多简体畅销书,然而通过《真爱的功课》,才第一次了解一行禅师和真空法师他们如何践行入世佛教(engaged Buddhism)。

在纷飞的越战里,越南的许多佛教徒因为呼吁停战而遭到抓捕、暗杀。更让人感佩的是,还有许多僧人自焚殉道,呼吁停火。通过真空法师的叙述,我逐渐理解到,这些自我牺牲的方式,是出于慈悲心。这些行为在美军和越共那里,竟都是肉中刺,呼吁和平在当时越南社会成了一件激进的事情。一行禅师不顾这些桎梏、误解,投身于社会运动,呼吁停战和平。他的僧团在焦黑的战场上去收尸,在一场又一场轰炸里护佑着贫苦的人们,他们“美善温和地为尊重人权服务”。真空法师的笔触质朴、平和,又充满力量。最残忍的暴力和优美的小诗,简单又不寻常地放在了一起。这些故事给我的感触和启发非常大,书中的那些暴力、误解、冲突,在当下的中国也是一样的,那么多复杂无解的问题,我意识到可能并不能通过政治、法律、权力……来解决。我那时想,我们也应该像一行禅师、真空法师那样,通过信仰,通过社会服务来倡导改变,实践爱与慈悲。

还书的时候,我说,想要去法国梅村(Plum Village)参加一行禅师的活动,k说,你又不能出境,以后再说吧。我继续接触一行禅师的书籍、视频,也开始喜欢他的诗歌、音乐。那个时候,我自己的工作四处辗转,证件被注销,开始将我置于这样险境的,是一个曾经的好朋友。我学着去消化这些冲击、变故。同时,我的好些朋友们仍困于709,大家仿佛一起耗在这些困苦里,没有尽头。那年夏天,刘晓波去世,人们悲痛着又无能为力,许多人事仿佛也改变了。有天我深夜独自回到住处,房间被警察断水断电,我正崩溃着,大概因为一楼,又飞出一只大蟑螂,我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又看着门口那个几千块的监控,忽然觉得不能哭这么大声啊。这些无尽的恐惧与黑暗里,如果心无所依,还真是难熬。那个夏天直到冬天,我都在听着一行禅师僧团的Namo Avalokiteshvara(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tBfYFFlbV8),循环了几个月。感恩于一行禅师的教诲,陪我度过了非常艰难的时刻。

今年新年,因隔离暂住闺蜜X家,她曾经也是做公益的,种种原因淡出了。她说起自己19年皈依的过程,被师傅的几句问答点亮,说起山间美好的修行。我嗔怪她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她说现在这样当面讲就挺好。我也与她讲起12年自己皈依的过程,学习过程中遇到的困惑、障碍、反复。我们彻夜聊着信仰,觉得平实而美好。信仰并不是逃离具体生活,而是回归真实的当下,去行动,去承担该有的责任。就像真空法师所言:“你要的是奇珍异宝,像爱、谅解,或民族的和平,你的付出比金钱珍贵许多的代价。”

愿一行禅师寂灭为乐,他的智慧、慈悲,总是给人带来力量。请记住他的《叮咛》:

答应我,

今天就答应我,

现在就答应我,

太阳当空之时,

请答应我:

即使他们用如山般的仇恨和暴戾攻击你,

即使他们践踏你,像碾碎虫儿一样碾压你,

即使他们肢解你,对你开膛剖腹,

也请记住,兄弟,

请记住:人类不是我们的敌人。

唯一值得的是慈悲

——不可战胜的、无限、无条件的慈悲。

仇恨永远无法让你直面人类的兽性。

有一天,

当你独自面对这只野兽,

你的勇气完整无损,

眼神良善,

不受干扰(即使无人看到),

你的微笑会开出花儿。

那些爱你的人将穿越千万次的生死流转,

看到你。

再次独行,

我低头继续,

知道爱已成永恒。

在这漫长崎岖的道路上,

太阳和月亮会继续闪耀。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