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梟

旅居各地,差強人意專職研究神話與妖怪傳聞,時常徒步橫越沙漠岩岸,舟船縱跨冰川雪山,難得一介閒散人。

第三五章    胡斯卡魔琴(3-35-6)

(3-35-6)

  今日霪雨幽涼、霧珠蓋天,遠眺城堡輪廓模糊,計程車彎入最後一段爬坡山路,粗估約再行駛十五分鐘便抵達,我、禽滑和腹䵍仨正接受司機大哥話語調查轟炸,他興致高昂地盤問家世背景,知我等皆未婚無伴侶後,更唱作俱佳,不停推薦自己的兩名女兒多麼美麗優秀,說尤其禽滑那柔媚相貌深得捷克女性喜愛青睞,硬是想說服禽滑來場相親晚宴,難得自詡女性守護者的禽滑累得夠嗆,我和腹䵍索性裝死不答,全丟給他應付。坐在前座的我,走神看著窗外,縱使剎那瞥目,仍察覺一樹林山坳內的濕地處,有股靈氣潛伏霧氣之下,我趕忙叫計程車停下,跳車反奔,跑進樹林山坳,迴轉丘陵陰面,遠遠地見着一名魁梧男子低頭喘息,我驚喜大喊:「孟大哥!」


  孟勝詫異地抬起他疲憊臉龐,失聲道:「鉅⋯⋯鉅子⋯⋯。」他身旁躺倒一隻兩米長、穿戴傳統農夫服飾的破爛稻草人,和一口補丁厚韌麻布袋,盯睛細視,那稻草人儼然是具妖怪屍體,我連忙蹲下查驗情況,轉而端詳孟勝周身,問道:「你除掉布邦克了?」孟勝瞧我似擔心他受傷,笑道:「我沒受傷。」我搖頭說道:「知道布邦克傷不了你,是無⋯⋯。」猛然閉上嘴。孟勝目光炯熾地瞪了我數秒,陡然抓住我手臂,激動道:「鉅子你被無頭騎士傷了?」我無奈一笑,孟勝這問法,明確斷定我受傷,且清楚傷勢來源,也是,每隻妖怪的靈力都具獨特性,我連媯盤、孟勝都瞞不住,又豈可瞞得過腹䵍?


  「孟大哥,咱們現在要去胡斯卡城,走吧。」我微笑說道,孟勝口氣怒甚,說道:「他們三人做什去!」我抽搐了下鼻子,搔頭說道:「孟大哥⋯⋯禽滑、媯大哥和腹大哥,他們全裝作不知情,能不能也請你假裝不知?我勢必要去一趟酆都鬼城,保不齊無頭騎士刻意送這道傷給我。」孟勝聞言,深深吸氣,憂道:「你要去酆都鬼城?」我笑道:「是。你們四人可無法陪我去。」


  「孟君!」禽滑和腹䵍兩人給付車資,隨後跟上,乍見孟勝大喜,追問那日在布拉格動物園之事。果如推測,孟勝追擊鬼臉火人至大象山谷時,無頭騎士候守施襲,孟勝目的救嬰,無意對峙,只是突然現身幾名尋常人類加入戰鬥,孟勝棘手應敵,單救下一名嬰兒,幸藍蓼赴援,兩人攜嬰躲至特洛伊宮堡,終被追上,孟勝曉得對方目的是墨薔護神,故匿嬰於雕像縫隙,原本計劃兵分兩路,由孟勝引開無頭騎士、藍蓼引開人類追兵,霍然逢變,無頭騎士竟逕自策馬離開特洛伊宮堡,待藍蓼打跑人類來敵,兩人便找一地休養療傷。


  孟勝說道:「昨日藍蓼稟告,墨者們來報,布拉格北方有嬰孩丟失,無疑布邦克作怪,昨夜趕來斬除。」區區一隻布邦克,不足以累癱孟勝,顯是與無頭騎士交戰一場,消耗他不少靈力,大幸未傷,多幾日調息即可恢復。


  我站立布邦克前,打算施術「莿桐灰復燃」,以硫燄化之,禽滑則搶身我之前,一搖羲扇變做湘妃羲柘杵,施術搗碎妖屍成粒末,再搧扇吹散,猶塵土飛融進田野自然裡。行唄,大夥兒一起裝傻,反正我每施術一次,靈力從傷口流逝速度就加快一級,接下來讓護神們好好盡職吧。





  四人徒步進入胡斯卡城,售票人員告知必須等到下午,新一場的導覽活動才開始,我們故作惋惜,胡亂編造時間不配合的藉口,佯稱只繞城外一圈拍照,待工作人員不注意,四人疾躍翻牆,奪窗入內。城內正在進行上午場的參觀導覽,閃躲過觀光人群,我們四人潛身摸徑,下到一間靈氣較強的地窖裡。我打開手機照明,壁板斑駁久未修葺,堆置不少雜物為真,卻不見什麼地獄入口。


  「看不見地獄入口啊。」我嘟噥道,禽滑輕歎,罵道:「傻子!地獄入口是百貨公司,歡迎光臨、晚安您好麼?快關掉手機照明。」說罷,他和腹䵍、孟勝三人,各自掏出一枚類似硬幣的東西,禽滑多拿出兩枚遞予我,我放掌心翻看,居然是古希臘銀幣!兩面各別浮雕刻畫蜜蜂及雅典娜頭像,嶄新如初鑄,不知道是何幣值,但見他三人同時將銀幣放入嘴內,壓在舌頭下方,欲學樣照做,禽滑卻抓抬我雙掌,舉到眼睛前方,示意將銀幣貼在眼皮上。之前修課「歐洲史前時代暨古典時代宗教喪禮」,該門科目也是倪大授課,他提過渡河冥幣是給冥王黑帝斯的船夫、擺渡人「卡戎」的船資,卡戎古希臘語意近「焯爍炙熱之眼」,倘若置幣嘴內,代表逝者安息,如壓在雙眼眼皮上則隱諱祈求,逝者能死而復生。我乃一肉身活人,必須將冥幣貼於眼皮上。


  未久,一名中古世紀僧侶模樣打扮,棕黑長袍的男人,自牆壁顯影,祂右持鐵斧、左提油燈,朝我們四人晃燈,微弱油光映射祂臉無五官,我好奇地凝視那張臉,雖說東西方無臉鬼傳說源起亂葬崗事實,因活人不忍屍首遭受風雨蟲豸破壞,殘爛不堪,故言狐狸豺貉化人不全、缺失人臉,以文化心理論之,宣稱看不清死人容貌,乃求降低沒替亡者安葬的罪惡感。倪大當時在課堂上,丟給學生一項課題,撰寫「死後希望舉辦的喪禮儀式」,提交報告,他特別期待我寫出的內容。猶記我的報告主軸為「五感既封、清謳輓歌」。


  妖怪打多了不稀罕,首次奇遇鬼神和無臉鬼交易,反倒瞅得我有趣。禽滑走近那男人,一抖窄袖,又滑落十來枚銀幣,齊整地攏一摞於掌心,祂見狀,立刻伸臂端出手中兩件物品,孟勝接過鐵斧、腹䵍接過油燈,禽滑悉數奉上銀幣,祂又消失。


  我心情突然變得鬱悶。腹䵍看我臉色陡沉,取出口中銀幣,頗略擔心問道:「小淳鉅子怎麼了?」我用左右兩手食指和拇指捏住銀幣,高舉觀賞,回道:「腹大哥,你說這人間幽冥怎麼都這麼死愛錢,人家媯大哥有人間股票,禽滑有幽冥銀幣,我連買手遊點數的零花錢還得東摳西湊。」腹䵍一時無語,倒是孟勝也取出啣幣,插話安慰道:「鉅子莫懮,一枚希臘古幣雖價人間百萬美元,今時畢竟隸屬幽冥,非祥物,不留為好。」我睜大眼睛,轉向禽滑,結巴說道:「這枚硬幣⋯⋯百⋯⋯百萬美元?吉祥啊,怎不吉祥,禽滑,這兩枚是給我的對吧?」


  禽滑朝我瞟白眼,言下之意,「瞧你這沒出息模樣」,又向孟腹兩人使一記眼色,兩人再度把銀幣納入口內,腹䵍牽著我後退,孟勝擎斧懸腕、勁揮擊牆,不聞壁裂磚碎之聲,卻見鑿痕片片剝落後,濃聚霽黛色霧團,直斫至我等身形足以通行的徑口,腹䵍舉燈,牽我率先通行,禽滑、孟勝隨後。



  霧團碰着油燈,遽然消散,不知是否幽冥銀幣令人產生幻象,腳下這條甬道,環佈臂般粗、鼓鼓囊囊的血管,管壁薄膜凹凸無數人臉線條,依稀孩童五官,且疙瘩牆面滿垂黏液,一滴落地則冉升腥穢味兒,彷彿活物的食道在蠕動⋯⋯腹䵍伸指在我手背寫了五個字,我甚為驚駭,竟是「拉彌亞甬道」!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第三五章    胡斯卡魔琴(3-35-5)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