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梟

旅居各地,差強人意專職研究神話與妖怪傳聞,時常徒步橫越沙漠岩岸,舟船縱跨冰川雪山,難得一介閒散人。

第三三章    布拉格化學婚禮(3-33-13)

(3-33-13)

  「顯而易見,共濟會和薔薇十字會就是煉金術師公會嘛,透過希臘羅馬神話等文字,紀錄下煉金術源起古埃及秘術的史實。」我極納悶,咒術魔法單純藉由自然力量,和運用科學原理的一種巧技,大可不必神神祕祕地掩飾。


  再度梳理這一連串事件,事起牛頓把他手中的賢者石分成三塊,藏在倫敦市內與他生活相關的三處,莫札特在皇家格林威治天文臺找着了第一塊,改藏布拉格天文鐘,落到波希米亞斯拉夫傳統一派的傀儡煉金術師手中;倫敦塔舊皇家鑄幣局的第二塊,因文物盜販,走私流入臺灣的皇榮御書齋藝術公司,黃皇榮、魏菱芳、梅丹璩、許鈺蓁四人之中,引發余麗虹和外籍孕婦的刑案;牛頓所藏第三塊,依當前形勢分析,應是翟流取走。局面變得詭譎難測,因傀儡一派設計嚴雅雅到薩爾斯堡,想誘騙綁架墨薔梢,竊奪墨薔家科技力量,重塑賢者石,而敵對的聖墓條頓化學騎士團進行阻止,欲毀掉賢者石,更沒預料東歐最大生技公司摩諾史塔托斯,將計就計,下重筆於傀儡一派的原先計謀,殺害奧捷兩國的歌劇音樂家,攻擊墨薔家和傀儡一派,或許也曾攻擊不了風首、化學騎士,企圖把參與者全剿滅,獨吞所有成果。我忍不住好笑,名義上有五個組織攪和一塊兒,然清查細究,翟流充其量也就拿走一塊賢者石,愈發地想晤面此人。


  「研究《化學婚禮》的專門人士認為,羅森克羅伊茲參加婚禮之旅,實是賢者石煉製步驟,一旦參透,七日內即可重塑製造。」腹䵍說道,我大奇道:「七日能夠煉出賢者石?」


  腹䵍簡述《化學婚禮》──





  一四五九年復活節前一週,羅森克羅伊茲正在祈禱,處女座天使露西菲拉,送來參加皇家婚禮的請柬,羅森克羅伊茲激動睡着,夢見自己被囚禁塔樓底層,黑暗裡眾人互相踩踏、騷動加劇,七根繩索從天而降,眾人為爭奪繩索活命,行為變得更加瘋狂。羅森克羅伊茲未與人爭,自忖命喪該地時,一根繩索徑直垂至前方,他獲救回歸光明人間。前往城堡,路途遇上各種阻礙,直到傍晚,終於趕在城門關閉前入城。露西菲拉現身,將全程引領受邀賓客參加婚禮。羅森克羅伊茲等候入內庭參加婚禮,眼前賓客猶鬧劇般醜態畢露,不論貴族平民或哲人,像極昨夜夢境。


  露西菲拉作為評判者,每位賓客必須在「品德天秤」上審核,符合資格方能進入內庭,大多數人擔心無法通過,羅森克羅伊茲亦然,他的品德卻重得驚人。通過者獲得騎士團榮譽物「金羊毛」,憑此進入內庭、參觀城堡,羅森克羅伊茲對於圖書館和天文館特別興趣。


  翌日,其貌不揚、精神萎靡的國王和皇后迎候眾人,兩人即新郎新娘,由一名老人阿爾塔斯代為發表演說,稱騎士團成員為「哲人」。露西菲拉便領眾人前往劇場觀看一齣七幕喜劇,至傍晚鐘聲響起,國王皇后及作為伴郎伴娘之皇室成員夫婦,六人被矇上眼睛,由黑袍摩爾人執行砍頭刑,並以玻璃瓶裝盛鮮血,殮屍入棺。摩爾人也遭砍頭入棺。羅森克羅伊茲無法入眠,見湖上有七艘燈火熠熠的船舶駛過,如靈魂駛往重生。


  隔天露西菲拉偕眾人同去座落城堡裡的大湖,湖中正方形小島上的奧林珀斯塔,參與提煉使皇室成員復活的靈丹。眾人乘船時,能聽見海中仙女詩歌般的愛之禮讚。塔高七層,底層是一間化學實驗室,頂層為平臺,眾人進入實驗室,進行洗碾草藥,萃取汁液和精油,或磨粉礦石等工作。眾人必須從塔樓天花板的小洞,一層層爬到塔頂,故抽籤決定誰人可取得梯子、翅膀、繩索三物件之一,幫助上升,然靈魂差異,上升難易度由天命決定,羅森克羅伊茲抽到十二階梯子。


  第二層擺放三對皇室成員屍體,露西菲拉主持儀式,將前日眾人提煉出的物質加熱,滴於屍體,屍體融解成液態,流入一顆大金球。羅森克羅伊茲來到第三層,豎立金球的空間,乃無數鏡子組成,升起的太陽藉窗戶反射至鏡面,形成多重太陽,使金球更為渾圓,宛猶結合天地,球內的屍液蒸餾後凝結為一顆白色大蛋。上了第四層,眾人放蛋於沙上緩慢加熱,孵化出一隻小鳥,且用國王和皇后被砍頭時的鮮血餵養,血液具淨化和轉化的靈性力量,每餵一次,鳥性便發生質變。


  第五層,露西菲拉要求眾人在奶白色液體中加熱鳥隻,鳥羽脫落,露出人體般光滑肌膚,則奶白液體蒸發成藍色石頭,眾人磨碾藍石為粉,塗抹鳥身。到達第六層祭臺,眾人接受砍下鳥頭的命令,保留血液,把鳥屍燒成灰,重複國王和皇后砍頭程序,羅森克羅伊茲因之感觸。最後第七層,露西菲拉只擇選五人來此,摻骨灰入水做成膏,倒進一小熔爐加熱,出現一對透明小人,眾人餵之鳥血,透明小人容顏長似成年人模樣,阿爾塔斯拿小號角往透明小人嘴裡吹三次氣,靈魂飄入體,隨之「壞心眼貪婪鬼」進來喚醒透明小人,他們穿上水晶衣,儼然國王和皇后重生。第七日,羅森克羅伊茲等眾人完成化學婚禮,榮升金石騎士。





  越聽我越感興趣,說道:「腹大哥,你以前怎麼沒聊過此書,忒有意思!和煉製榕曼胎泥丸複雜程度相當啊⋯⋯唔⋯⋯。」腹䵍瞧我若有思悟,問道:「怎麼?」我食指點住唇瓣,說道:「《化學婚禮》有梅杜莎的影子。」莉布舍、腹䵍眼浮笑意地看著我,我繼續說道:「首先處女座天使露西菲拉以品德天秤審核資格,顯然是融合處女智慧神雅典娜,和法律正義神忒彌斯,而羅森克羅伊茲獲得金羊毛、聽見湖內的海中仙女歌唱,暗喻阿爾戈號傳說,伊阿宋和赫克力斯奪取金羊毛,回程遇見引誘船舶觸礁、梅杜莎遠親的海妖賽壬(Siren),及多次砍頭行刑,也表達梅杜莎的命運。」


  「城堡中重要人物之一,阿爾塔斯,如果把『Altas』重新排列組合,則為『Atlas』。」腹䵍輕輕一笑,向我說道。這名字挺熟悉呀,我想了一下,大聲說道:「泰坦族擎天神亞特拉斯!背負天球時,遭赫克力斯撿走金蘋果,又被珀修斯用梅杜莎之眼石化,與波賽頓長子疊名的巨人。」腹䵍說道:「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對話錄》據稱,波賽頓讓長子亞特拉斯管理的島區,名『亞特蘭提斯』,其首府波賽多尼亞供奉海神殿,殿內雕刻金羊圖騰,以祖母綠寶石板公告律法,且信仰太陽。」我恍悟道:「祖母綠寶石板⋯⋯不就《翠玉錄》嘛!是了,海神殿信仰太陽,是指奧林珀斯塔第三層鏡子空間;羅森克羅伊茲的金羊毛,對應殿內金羊圖騰;塔裡金球,則對應亞特拉斯的天球,嗯,如此說來,煉金術遠在亞特蘭提斯時代就存在,比古埃及更早。」腹䵍答道:「柏拉圖曾講,古埃及是亞特蘭提斯的殖民地之一。」


  莉布舍淡然說道:「哈布斯堡王朝騎士所獲最高榮譽即金羊毛勳章。金球彷彿地球儀,標示著各地國家,此城堡乃煉金術之城、化學實驗室,分解現有物質,從中提煉精純的原始物質。羅森克羅伊茲抽到十二階梯子,好比穩定的十二元素,層層上升奧林珀斯塔,象徵過濾。屍融液態流入金球,代表硫磺作用;鳥蛋置沙孵化,代表元素土;奶白液體加熱鳥隻,代表元素火、水;往透明小人嘴裡吹氣,代表元素氣。國王皇后的重生、孕育新一代,寓意嶄新的國家制度和政治體系。」不愧女王,第一時間朝國家方向思考,我只想到在奧爾沙尼公墓被偷襲之事,說:「餵透明小人鳥血,喝血後變紅,不就霍爾蒙克斯?奧林珀斯塔所在的小島是正方形,倘使懸空俯瞰城堡區整體,根本是賢者石符號。」


  莉布舍見我思慮敏捷,甚是歡喜,又問:「那鉅子知道蛋裡孵化的為何是鳥?」不孵化鳥,難不成孵化荷包蛋?不對,如果相關梅杜莎諸神,應該孵化蛇比較合理,書中卻形容小鳥變成小透明人,靈魂飄了進去,看來只有那個──我回答:「古埃及冥神歐西里斯之心臟破殼誕生的不死鳥『貝努』,及人首鳥身的靈魂『巴』。」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第三三章    布拉格化學婚禮(3-33-12)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