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梟

旅居各地,差強人意專職研究神話與妖怪傳聞,時常徒步橫越沙漠岩岸,舟船縱跨冰川雪山,難得一介閒散人。

第二五章 屍解林塋(2-25-1)

(2-25-1)

第二五章  屍解林塋


  屍解成仙、虹化為佛。


  所謂「屍解」,源自道教秘法,欲羽化升仙,必先捨除肉竅(肉身),坐死空谷、立化幽岩,以求脫劫飛升,若說屍解是道士修行後留下的大體,亦不為過。


  「解形托象、蛇蛻蟬飛」,先死後蛻者,稱「屍解仙」,屍解方法眾多,可分水盪火煉、借物逸去等。例如火解,將丹藥塗於火炭,他人見之,修行者本人或其影子,則會被煉燒,以完成仙法。其實仔細探究,可分析仙法本身,鎔鑄民俗思想,相傳人有三魂七魄,其中地魂正是常居影子中,故燒去影子,人也就離世,符合「鬼無影」、「踩影壓魂」之禁忌。


  再如杖解、兵解,即指遭遇刑殺者,和戰死沙場者,以竹杖代形,普遍一說,取靈山上陽向之竹,每杖須七節,蠟封兩端口,第一節通天,第七節立地,第二至六節,敕五色帝符,並蓋上元始章、五帝章。此屍解法,或可視為「悼念死者的一種彌補」。杖解、兵解之死者,因經歷刑殺、戰場,多半屍體完整度不高,故以象徵「君子品德」的竹子,暫代軀體,衣冠塚亦是相近概念。臺灣另有「竹篙鬼」、「竹竿鬼」怪談,細察其文化背景,源自百姓賴以生存的經濟價值,竹枝製作各種器物,竹葉提升料理美味,而竹筍、竹米更是高端食材,由於竹筍乃半夜採挖,夜半行經竹林,不免心生想像,或嚇阻盜採。竹子意象多面,可君子、可成仙、可變鬼。


  水解,謂沉水溺死而得道者。劍解,雷同杖解,改為以劍解形,姬朦煙使用匡夷劍修習術式,即偏向劍解。


  屍解林塋,顧名思義,修道者精挑細選的屍解靈場──不曉得「滿目瘡痍」來形容眼前景象,是否貼切恰當──風吹林屍搖、地震塋屍顫。


  樹林間夾雜無數墳塋,滿地丟棄刀劍槍戟等武器,屍體七零八落的,有的懸吊枝椏,有的橫躺墳頭,每具屍體皆殘破不堪,像經過屠殺再轟炸,哪有丁點兒修道之士的尊嚴?幾乎就一亂葬崗!


  霧散後,我正對一具吊屍,體長兩米多,然而仔細觀察,卻是女修行者,不過她眼珠爆凸、全身青黑,看不出生前面容,渾身無處不皮剝肉碎,顯是被京金鴉和京紅鷲啄食過。尤其舌頭和脖子因懸掛受重力作用,不僅拉至半尺長,脖子細如女人手腕,晃曳欲斷。又幾米開外的土墳,倒插一具黑熊屍體⋯⋯我早撐不住,誇張地乾嘔,胃液逆沖,口腔喉嚨燒疼,氣味酸苦,但心理極度排斥,不願大口吸氣⋯⋯哪來黑熊屍體⋯⋯根本是一具膨脹氣腫兩倍的「巨人觀」屍體!前幾日見着藤岡博史的「新鮮大體」,已難以承受,現下密麻一片,令我心崩氣促,腳底浮騰⋯⋯當真怕什麼、來什麼,「磅」地一響聲,此時巨人觀屍體竟炸裂!


  生平從未有過如此吃驚!電光石火間,我腳踏「窫窳景凱步」,急忙後躍七步,再一翻身,踩行「筭」、「益」、「羅」、「未濟」、「奪」、「欽」、「鍵」、「訟」,連續變化八個易卦方位,務求躲避巨人觀噴射出來的臟器脂肪、肉塊碎骨。突然非常懷念狐狸起司的清光加特林機鎗,寧被子彈掃中,也不願被腐肉沾濺!黏上幾塊腐肉,夠臭你三天。


  閃躲到樹後方,我疲憊地靠在樹幹,無意識仰頭,才發現這棵樹居然是根木樁,而且背部壓著一塊堅硬物。等確定巨人觀屍體不再噴射,我轉身瞧堅硬物為何。


  佛牌?


  佛牌用紅繩綁在木樁上⋯⋯不是吧?


  天葬臺!


  屍解場、天葬臺、養屍地、亂葬崗、化屍池諸類,事實區別極大。套用姜薑說法,好比米其林餐廳、特色異國料理店、美味小吃攤之差異?


  概略來分,屍解場,為崇尚道法的修行者,捨棄自身大體的秘所。天葬臺,乃西藏密宗處理信徒大體之處。養屍地則全然相反,追求「死而復生」秘術,我們常說的殭屍,幾乎全出於此。亂葬崗,受災難、戰爭死亡,埋葬草率或隨意拋棄的無名屍,多生幽靈鬼魂。化屍池,源起蘇妲己設計的「蠆盆刑」,後世因此刑太過殘酷,改為將屍體放入坑池裡,以藥化之。


  諸類地方,來京都前,我僅去過養屍地的經驗──嘏命山莊──暫且補綴一段,《詭偶》案時,麞妖何以出現「純家食品公司」的插曲。





  相關姜氏姐弟的背景是個謎團,若非腹䵍帶回姜蓎,我也不會和他們相熟。


  「殭屍」對於玄異圈而言,屬於灰色地帶,是人卻不是人、非妖卻近乎妖,各國家族幾乎均無意願處理這塊──殺殭屍抑或殺人?遇到殭屍,找姜薑便是不二人選,她的天職是「放養殭屍」。


  三年前,為答謝墨薔家「救回」姜蓎,姜薑邀請我到她祖傳的產權土地內,「嘏命山莊」作客,我秉著好奇,欲窺探放養殭屍的術式,欣然答應前往。


  按理養屍地一般藏在人跡罕至、土地廣幅的深山裡,隨地址前往,倒頗令我稀奇,竟是山明水秀之處,我雙臂抱胸,挺立翠綠稻海間的田埂上,稻香迎面吹撫,倍感舒暢得以忘卻當時夏氣蒸騰。


  循溝道蜿蜒地勢建造,形制採三落多護龍四合院的「嘏命山莊」,倨傲孤立,莊外大水溝渾然成護宅河,稻海至此俐落截斷。我腳下土礫沙沙之聲不絕,踱越溝上拱橋,由橋俯視,莊內左右各築一半月池,水路相通,錦鯉壽龜快意悠游。前院寬敞廣大,牆門種植的整排古榕茂密垂蔭。


  正堂。黑瓦金銅簷,紫壁玄玉樑,楠匾朱漆書有「嘏命天澤堂」字樣,稱多氣派,就多氣派;兩旁門柱張貼春聯,內容怪異,上聯書寫「魂兮歸來反故居些寒露聚星身夜沒巨圳」,下聯則為「跨原富之都澤龍咬木居九重林皂石鐵龜光朱紅宅」,數來共三十八字。嘏命山莊建築風格奇特,既融合臺閩地區宅院要項,且雕刻西洋裝飾藝術,是描述希臘羅馬的航海神話,若非長年海外經商的富戶人家辦不到如此規模。


  正堂邊上種植菊花櫻樹,只是時節不對,枯謝狀態,反而附近的五株虯松,盤根共生、古盎勃勃,姜薑躺坐在松樹下的藤椅午憩。


  「姜小姐。」我輕喚。(當初不知這女瘋子病態至極,我是非常禮貌的。)


  「噢,蓎蓎說你來了就叫他。」姜薑搖起原先擺放腿上,一隻古老陳舊的串鈴,召來她的屍寵們。


  可謂相當壯觀的一幕。


  休假日時喜歡到農場踏青餵羊,羨慕牧羊人和綿羊的良好互動?差不多就那種相處氛圍,只是把綿羊換成屍寵。


  鋪天蓋地,如同跳躍小羊從綠絨絨的草坡襲來。


  我大吃一驚,連忙掌扣鉅子令,不動聲色地擺好架勢,並準備隨時召喚護神,猝防殭屍們攻擊。然而屍寵們愉快地攏聚到姜薑身邊,枯樹飛來的飛天殭屍們,泥土裡竄出的旱魃們,莊院內幽暗陰房的外爬半腐屍們,後頭還有新加入的生化屍們,成群結隊,大家都十分友好呢。目睹這荒唐的一切,我茫然呆住,不自覺半張嘴。


  「墨⋯⋯墨薔先⋯⋯先生⋯⋯歡⋯⋯歡迎光臨。」當時成為半腐屍不久的姜蓎,全身繞滿藤蔓植物,是少數能說話的殭屍。大部分屍寵在成為殭屍同時,也失去人類語言,即使喉嚨、腹部再使力,最低限度也僅能發出貌似青蛙呱呱聲,比起人類撞見他們,驚天地泣鬼神的鬼吼鬼叫,他們可真顯得委屈,不是嗎。


  「進屋坐吧。」姜薑領我進入嘏命天澤堂,姜蓎則繞去後堂。


  姜薑每日例行公事,是處理屍寵們臨時突發狀況,諸如已百齡的清朝資深殭屍,因長期僵跳,反作用力震盪關係,官服補子或朝珠容易破損脫落,這類裁縫苦差不能馬虎,得四處採購質料相近的手工配件,才能保存殭屍的完美。


  姜蓎送遞來專門替我沖泡的蓋碗貴妃烏龍茶,我接過道謝,再度目不轉睛盯著姜薑,看她持針縫補官服的動作,更望向那群聚攏門外,不准踏進堂內的殭屍們,我內心尷尬萬分,因為祂們正在「觀賞」我。


  姜蓎忽道:「我⋯⋯藤蔓⋯⋯藤蔓植物寄生⋯⋯所以能⋯⋯能動⋯⋯墨薔先生好⋯⋯好奇⋯⋯殭屍怎麼才能⋯⋯維持動能?」姜蓎看透我的疑惑,我不好意思笑道:「確實,被祢猜中了。放眼全世界玄異圈,可沒人有本事飼養⋯⋯呃⋯⋯照顧這麼多殭屍。」姜蓎輕輕點頭,又回到後堂。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第二四章 牛飲宇治茶的假道學!(2-24-4)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