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梟
硝梟

旅居各地,差強人意專職研究神話與妖怪傳聞,時常徒步橫越沙漠岩岸,舟船縱跨冰川雪山,難得一介閒散人。

第七章 卡普阿斯之鈾山虹蟾(1-7-6)

(1-7-6)

  大約十分鐘後,眾人正忙著準備晚餐,黑貓白貓也安安靜靜嗑牠們的貓糧,到段木旁研究蕈類可否入菜的孟勝,表情忽變得和禽滑一樣古怪,喊道:「禽滑兄,你且過來瞧瞧。」禽滑似乎遲疑了下,即使彈指間的遲疑,仍沒逃過我這當哥們兒的法眼。


  兩人低聲交談了好一會兒,孟勝才叫道:「鉅子,請移步到此。」我最怕護神們開始說些咬文嚼字的用詞,那通常表示大事不妙。因孟勝喊叫我的緣故,其他人亦紛紛放下手邊工作,往腐葉段木堆攏聚。禽滑和孟勝相覻一眼,我心揪了下,媽呀,你們兩位大哥話會嚥在肚皮喉嚨裡,恐怕入鈾山的冒險即將展開。果不其然,由禽滑開門見山地代表說明:「我們進到菌人的巢穴了。」


  菌人巢穴?


  姬朦煙和吳嚮、吳砉父子應該不知道啥叫「菌人」,但本少爺在學校修《山海經》時,可是學習態度特別認真、記憶特別深刻,一是興趣,二是身為墨薔家鉅子,遇到怪物的機率比中賭博性彩卷的機率還大,菌人是《山海經·海經·大荒東經》中的一種「小人國」,換言之,身材極端矮小的人種。且不論菌人危不危險,單是身高一八五的我,就足以傲視(睥睨)他們,當然,假如他們十萬八千個跟跳蚤般,跳上來亂咬,還是挺可觀⋯⋯危險。


  「洞口紅樹名『甘柤樹』,本來不甚確定,畢竟上次見到是戰國時。」禽滑的話還真充滿「時代感」啊。修課時,教授有稍微提過「甘柤樹」,蠻平常的,就外貌奇了點兒,我說:「《山海經》曾記載小人國有靖人、菌人、周饒國、焦僥國等,其中菌人擅研製長生不老藥,不可怕呀。」禽滑嘆氣,說道:「你到底認真唸書沒?還記得書中寫過一種怪獸,和甘柤樹、菌人共存一地嗎?」


  哇靠,禽滑你有必要在姬朦煙面前,提到「唸書」的事嘛,《山海經》我可算半個專家,不服氣說:「那怪獸叫『視肉』,視肉別名『聚肉』、『肉芫』、『土肉』、『封』,咱遊仙詩老大郭璞,曾註解過,『聚肉形如牛肝,有兩目也。食之無盡,尋復更生如故。』,他也寫了本《山海經圖贊》,說『聚肉有眼,而無腸胃。與彼馬勃頗為相仿。奇在不盡,食人薄味。』現代考古與科學研究指出,視肉非常可能是『太歲』。很合理啊,你們看,菌人會製長生不老藥,太歲也是長壽藥引,全命長長的聚一塊兒,符合『物以類聚』定律。」我非常滿意這番豪情壯闊的發表,豈知禽滑下一秒就潑我冷水,說:「誰說視肉是太歲?」誰說的?當然是運用現代科技、精通理論科學,之──考古學者,之──科學家。


  禽滑開始賣弄他存活千年的老妖書袋,他只消一句「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米還多」,就足以打槍我,他反問道:「郭璞見過『視肉』沒?」呃,好,我知道答案要說「沒有」,《山海經》是戰國成書,西元前四零三年至二二一年,郭璞老大的東晉結束,是西元四二零年,中間相隔約八百年,較真起來的話,郭璞當然沒法兒反駁禽滑,況且,禽滑成名在先,按歷史職場前後輩關係,郭璞該聽禽滑的。





  從靠岸登上鈾山起,完全沒說半個字的腹朜,此刻淡定說:「小淳鉅子,將蜘蛛天雪罟設在洞口防護。」腹䵍提議完,其他人都愣住,忘記少爺我身上有蜘蛛天雪罟,瞧,這就是防禦型護神的思考力,不同於禽滑等戰鬥型護神。


  插個題外話,從昨晚打照面開始,姬朦煙好像很怕腹朜,本來我想不出理由,後來終於發現原因,腹䵍散發優雅的憂鬱氣質,外貌雋永清瘦,我個人覺得他頗富徐志摩神韻,更進一步說,《論語》絕不離身的他,儼然一名大學教授模樣⋯⋯我驟竄出無聊念想,倘若護神四人隱身於常人世界裡,職業理應為:禽滑釐,喜角色扮演的男公關(笑);媯盤,腹黑的精實企業家(先前介紹過);孟勝,剛毅的鎮暴警備隊隊長之類;腹䵍,沉默到不敢在他面前按喇叭的大學教授。話說回來,姬朦煙這等優秀學生,實在沒必要怕腹䵍⋯⋯若干年後某事件中,我才發現,腹䵍不離身《論語》的恐怖秘密⋯⋯。


  我走到洞口前,從牛仔褲口袋掏出蜘蛛天雪罟,你們都曉得我口袋內塞了不少東西,男生嘛,不喜歡又背又拿、不俐落的。引發千煞黑娜咒後,我十指勾攏罟眼,雙臂打直,反覆圜轉,絲絲罟線逐漸豎挺,往洞口沾黏去,密麻緊實,形成晶瑩雪白的屏障。一連串動作,不過眨眼間功夫,個人沒覺得多了不起,可吳嚮、吳砉父子卻顯露極度佩服表情,畢竟大部分的墨者們,終其一生都沒機會和鉅子同出任務,更別說機會難得親眼目睹鉅子施術。


  設立好第一道關卡後,眾人安心不少,禽滑手指段木旁、泥地上的細碎小凹洞,說:「菌人腳印。」菌人腳印袖珍小巧,像兔子腳印,蠻可愛的,我連忙拿手機拍照,姬朦煙莫名其妙問:「你幹嘛?」我答道:「紀錄,回去交報告。」拜託,雖我臺隱大學算不上名校,好歹也是正經教育體制,況且研究所功課繁雜又刁難,不趁平時外出、順便田野調查,哪完成得了作業。禽滑又指著腐葉堆,說:「視肉腳印。」大夥兒凝視良久,看不出玄機,禽滑再說:「退後點兒看。」我們倒退約十公尺,盯了幾分鐘後,不禁倒抽口氣,腐葉堆呈現兩種深淺,原以為腐爛程度造成,結果居然是泥腳印,目測約二米二!頓時大夥兒頭皮炸麻炸麻地,那壓根底是恐龍腳印吧。


  禽滑說明道:「『視肉』兩字,到底是『視之為肉』,抑或『視物為肉』,差別非常大,一般考古學者和科學家,作第一種解讀──『視之為肉』,實則『視物為肉』,食雜、無所不食。墨翟曾於南方見過一次。」大夥兒聽禽滑把墨翟抬出,誰也不敢吭聲、立馬閉嘴⋯⋯太卑鄙了,那句「墨翟曾於南方見過一次」,讓人有反駁反證的立場嗎。





  再次望向洞口的蜘蛛黏絲。蜘蛛天雪罟為戰國古兵器之首,根據施術者之法術程度發揮其效能,我自負千煞黑娜咒的力量,阻止視肉怪獸衝入洞穴應該易如反掌,不明白的是,菌人和視肉怎麼會同在一洞中,難道視肉把菌人當塞牙縫的點心?那小菌人未免可憐,我能想像菌人躲於香菇(蕈類植物)下,害怕哆嗦的萌噠噠身影。


  我問出疑惑,禽滑卻搖頭說:「視肉並非把菌人當食物,兩者體型雖差距極端,然菌人與視肉間的關係,卻等同螞蟻和蚜蟲、海葵和小丑魚,乃共生。」眾人恍然大悟,地球許多物種存在共生關係,算得上生物的智慧生存,不過⋯⋯把禽滑的話,一字不漏打進報告裡,教授接受得了這理論咩?


  禽滑繼續說:「菌人曾經歷一次劇烈的滅族戰爭,即『嬴政三征百越』。秦國用五年時間鑿『靈渠』,秦將屠睢、任囂和趙佗領秦軍攻伐,其第三次趙佗領軍的兵力,歷史記載不詳,實是嬴政命趙佗暗派精兵尋找菌人,為奪取長生不老藥。」我聽得雞皮疙瘩,呂不韋生這兒子真值回票價,且不論歷史評論、政治功績,單啥神秘事件嬴老大都插足過,此等厲害,誰不了然於心。因現場氣氛嚴肅,我忍不住笑說:「兄弟,你好好地去當個歷史老師多出息,偏偏喜歡走男公關行徑。」禽滑痞笑,說:「還不是為配合你,太崇高職業,怕稱兄道弟時,你壓力過大。」


  「現場的菌人腳印非常新鮮,你們看,這邊腳印十分凌亂,極可能我們來之前,曾遭遇什麼巨大變故,群聚逃命。」孟勝補充說明。面對突發狀況的細微痕跡現場,孟勝比其他三名護神敏銳,堪比科學鑑識專家,倘若不當鎮暴警備隊隊長,挺適合進研科所。姬朦煙疑惑說:「可是菌人有視肉保護,怎麼會產生逃命行為?」


  嗯,蛋塔之言有理。光視肉二米二腳印,除非恐龍來襲,否則其他生物沒害怕的理由,或許換個反向思維,非禽獸類生物迫菌人離開巢穴,想想,菌人既曾被秦始皇公務處理過,定很怕人類⋯⋯人類⋯⋯喔!我知道了,回答:「簡單,心術不正、別有用心進入鈾山的人馬,除了咱墨薔家,還有一組刻意引我們來的搞笑殺手集團,不了風首。」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第七章 卡普阿斯之鈾山虹蟾(1-7-5)

Loading...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