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

迷宮城篇 30.返回營區

發布於

  蒼藍帝國邊境。


  臨時搭建起的營區越來越見規模,在通過地下城第一層見到死亡峽谷鬼斧神工巨大的內部構造消息傳回後,這裡就不斷加速發展,現在這裡已經是能容納超過萬人的城鎮等級。


  「聽說了嗎?之前第三探索隊留下斷後的傢伙被找到了。」


  「好像在第二層入口全身是傷被救回來。」


  「那傢伙真倒楣,斷後在迷宮城受苦這麼多天,結果自己的功勳被隊友分掉......」


  「我要是他,醒來可能會砍死叫傑特的噁心傢伙。」


  「對了,說到背刺自己隊友的傑特,現在人在那裡?」


  對冒險者而言,八卦小道消息永遠是休憩時的最愛之一,這種不用花費又能消遣他人並放鬆自己的事情,何樂而不為。


  通往後勤區醫療中心的路上。


  桃樂西快步走著,渾身上下都沾滿探索時的髒污和血跡,路過的幾個巡邏人員有心想告誡對方,但看到女子可愛又焦急快哭出來模樣,最後還是放她過去了。


  原本桃樂西已經想好,讓姐姐拖著病痛身體永遠無法成為男爵,只能差一步永遠飲恨終身,然後自己再努力立下功勳超越對方,最後派人傳回消息狠狠嘲笑她!


  但沒想到,作戰部突然派人通知她,說在第二層入口發現姐夫,而且是活著回來了!


  雖然欣喜若狂的令她想要尖叫,但同時桃樂西心裡也十分擔憂,她曾配合傑特抹滅斷後功勞,若是讓姐夫知道數年來出生入死的努力被自己毀掉,她可以想像那冷漠眼光會是如何嚴厲。


  不過一意識這個可能,桃樂西感覺興奮不已,微微極樂異樣快感自體內深處擴散,讓她忍不住低頭嬌聲喘息出來,甚至引起旁人注意,以為她是在冒險時受傷要趕來醫療區找醫生。


  再三推謝好心路人關切,收斂暴走情緒,桃樂西知道現在不是可以放縱自己時候,至少在把姐夫從姐姐手上搶回來之前,不行!


  「姐夫!」


  推開布簾,桃樂西衝入醫療中心的單人房,神情十分急切喊著,不過入目情景卻是令她微微錯愕。


  尖牙、阿卡雅、蓓里、卡洛甚至是安達都在,幾人原本正談的熱烈開心,文森特則是一如以往沉默聽著,但一切在他們見到桃樂西後都冷淡下來。


  「我先走了,好男人,之後有機會再來較量一下。」安達邊說邊起身,她一把推開桃樂西後就直接離開。


  其他幾人見狀也是面色各異,慰問幾句就跟著出去,只留這對關係複雜的姐夫與妻妹在單人房裡。


  看著眼前姐夫全身多處纏繞繃帶,就連頭部都被包紮大半,上面還有隱約可見腐蝕痕跡,或許將來會留下大片疤痕相當醜陋。


  不過桃樂西並不在乎。


  「姐夫,恭喜回來,聽說你在懸空石道遇到鐮刀蛛襲擊,傷口還好嗎?」小心翼翼的觀察神情,她試著坐在對方身邊,想要切削些水果給他。


  「還好。」文森特回話一如過去的簡單。


  他對皇家冒險團的倖存說詞,是在食獸人的通道裡衝散後,勉強靠著存糧躲避遊走多天,最後找到通往第二層的懸空石道,在那裡受到鐮刀蛛襲擊並被綑綁吊在山壁上作為囤積糧食。


  之後他醒來趁機逃出,而鐮刀蛛的蛛絲帶有強烈腐蝕毒性,身上裝備和衣物被沾染後不得已只好丟棄,但最後傷勢仍是過於嚴重,在逃往第二層入口時昏倒,醒來就見到老巴達等人。


  雖然說詞漏洞頗多,但畢竟是倖存者,發現人的小隊也不疑有他,立刻就將文森特送回來,只有老巴達回程上未發一語,似乎若有所思模樣。


  鐮刀蛛的消息傳回也引起作戰部重視,縱使小隊當下沒受到襲擊,但文森特身上纏繞的些許蛛絲就是最有力證據,他們需要重新擬定安全通過懸空石道的計畫。


  這個說法是文森特短時間內能想到的最好方法,唯一麻煩的是假裝傷勢問題。


  在實施這個返回營區辦法之前,文森特還特地飛至山壁找到數頭鐮刀蛛,並強制對方用蛛絲攻擊自己,然後他再抑制住血能自我復原能力。


  到這裡都還算順利,但隨著腐蝕毒素的傷害擴大,文森特漸漸快要忍不住變身衝動和吸血欲望,幸好老巴達等人終於發現他,並且進行初步治療抑住傷勢,這才讓偽裝順利圓滿。


  不過,才回來不久,文森特就聽到同伴們說自己斷後功勞被抹滅事情,他能想像厄瑞嘉在接連收到自己死訊和爵位撤銷的心情。


  因此,自桃樂西進入以來,文森特都沒開口詢問,他在等對方自己說出來。


  「姐夫,這是食藥果,聽說是活體地城的特產,對加速身體恢復很有幫助,或者我也可以向不知名祈求神術為你治療。」桃樂西遞過一顆飽含汁液的橘紅肉果,神情十分關心說著。


  文森特沒接過,只是沉默看著她。


  好一會,桃樂西神色難過的收回橘紅肉果,低下頭,眼淚一滴一滴落下,顫抖的哭泣道:「姐夫,對......對不起,都是我害的,但是當天傑特就像瘋了一樣,不斷找大家麻煩,而且修女的測謊術也無法辯清事實,我......我只好......」


  「後來,為了姐姐能重新獲得男爵爵位,我也是繼續留在這裡參加探索隊爭取功勳,這些大家都可以作證,姐夫......你......你可以原諒我嗎?」


  淚如雨下、聲若哀戚,桃樂西悲傷的不斷掩面啜泣道歉。


  多少明白桃樂西性格,文森特聽聞解釋沒有第一時間回應,若是沒有得到世界之心改造,或許他會懲誡對方也不一定,但現在男爵爵位反而不是最重要事情。


  「姐.....姐夫?」


  早已做好被嚴厲對待準備,甚至心裡還有些期待,但桃樂西等來的卻是意外的毫無反應,這反倒令她更加害怕。


  許久,在忐忑不安心情中,她終於聽到姐夫開口了。


  「幫我做一件事。」


  「做一件事......好!當然好!姐夫你要我做什麼事都可以。」雖然不明白姐夫的反常行為,但只要對方不推開自己就好。


  聞言,文森特看向一臉緊張又期待的桃樂西,認真沉聲道:「我現在不方便動作,幫我寫信聯絡厄瑞嘉,讓她立刻趕來這裡,我有重要事情必須告訴她。」


  說完,文森特立刻就叫桃樂西離開去辦好自己交待事情。


  走出單人房,桃樂西覺得被重新接納的高興心情也漸漸冷卻下來,她開始意識到事情有些不對勁。


  「為什麼要叫那個滿身病痛的女人來邊境?是姐夫在迷宮城內發生什麼事情嗎?而且......姐夫身上的味道似乎有些改變......」


  在靠近文森特為他削果肉時,桃樂西就發覺了,以往她喜愛的姐夫味道似乎變得有些不同,雖然仍是非常迷人好聞,但確確實實不太一樣。


  低頭悄悄看向單人房一眼,桃樂西藏在粉紅秀髮下的神色丕變,表情似放空似癲狂,她低聲喃喃著道:「姐夫,你對我隱瞞了什麼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迷宮城篇 29.嘗試與練習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