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

迷宮城篇 28.交談

發布於

  「你是誰。」


  聽到呼喚,知道是先前喚醒自己的人,收回正在察看的感知與紛亂想法,文森特直接了當沉聲問道。


  「你得到世界之心卻不知道我們是誰?」溫和男聲語氣中帶點驚訝說著。


  雖然在聽到世界之心時感到驚愕,但文森特還是選擇保持沉默,他不像厄瑞嘉擁有敏銳思維,在沒弄明白自己身上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之前,即使想要順利回到營區也必須謹慎以對。


  等了一會,發現新的夥伴不再開口,溫和男聲也不在意,無所謂的道:「算了,你應該是智慧時代才誕生的後裔,不知道也沒關係,稱呼我奧斯維得就可以。」


  「奧斯維得,我是......文森特。」猶豫一下,最後他還是決定報出真名。


  「那麼,我們新的夥伴,文森特,你的迷宮城在那裡?你是什麼種族?需要什麼幫忙嗎?」奧斯維得一口氣拋出三個問題,他其實不太喜歡浪費時間在關心的事物之外,很快就進入主題。


  「我的迷宮城?」


  文森特不知道有沒有聽錯,對方意思似乎是自己擁有了一座迷宮城,再結合先前聽到的世界之心,他心中有個不敢想像的答案。


  「得到世界之心就能操控迷宮城,族群的領袖、長老或祭祀沒有教導過你嗎?你......到底是什麼種族。」


  覺得有些不太對勁,奧斯維得開始好奇了,對方表現出完全是什麼都不知道模樣,他猜測或許是個將近滅絕族群幸運得到迷宮城的傳承。


  文森特時常觀察他人,從對方語氣中聽出不對勁,想了一下後,道:「我不清楚自己的種族,從小就在野外四處流浪,沒有誰教導過我什麼。」


  奧斯維得聽完,雖然與自身答案大致無差,但他依然沉默些許時間,對於這個回答仍保留一定猜想,道:「嗯......暫且先當作是這樣吧,你知道自己迷宮城的位置嗎?」


  「......不知道。」為了不暴露自己,文森特只能再次說謊。


  「哈,真是有趣,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生命,得到迷宮城最為寶貴且早已消失的傳承,看來你這位新夥伴會帶來不同的變化。」接二連三得不到答案,奧斯維得也不生氣,只是溫和笑笑說著。


  有求於人,文森特只好回道:「真抱歉,我什麼都不知道。」


  奧斯維得也不追問,繼續回到主題,只是語氣淡了些許的道:「那麼......什麼都不知道的新夥伴,你需要什麼幫忙嗎?」


  仔細思考後,文森特將自己剛剛身體的變化和樣貌說出,並連三問道:「為什麼我會變成......那個樣子?如何才能抑制吸血衝動?你們是誰?」


  聽完敘述後,奧斯維得那溫和聲音都變的有些上揚,驚訝道:「照這個描述來看,你應該是血族,我記得在混沌時代末期就已經滅絕了,沒想到你們這一族還有殘存者,難怪你什麼都不知道。」


  「血族?那是什麼?」這個種族名稱文森特從未聽過。


  聞言,奧斯維得不禁有些為難的道:「血族完整歷史我不清楚,只知道跟我們墮天使一族同樣活躍在混沌時代,畢竟在那個時代裡,惡魔一族大部份還是在獵殺彼此。」


  「惡魔一族?我......血族是混沌時代的惡魔種族?」


  墮天使,文森特記得過去在旅途中曾聽聞其他冒險者談論過,但已經沒什麼印象,只知道是生活在晴空島上的惡魔一族,而且眼下他最關心的還是自身狀況。


  「對,當然是惡魔,血族有些特殊,你會感到困惑也是正常,你們在混沌時代......也算是相當出名,你剛剛說的身體變化和吸血衝動就是最好證明。」


  交談至此,奧斯維得進一步評估,認為對方應該是血族後裔,可能被施展秘法沉睡,然後在這個時代意外甦醒,並且得到族裡留下的世界之心,所以才會什麼都不明白。


  文森特聞言有些難以置信,不到半天前他還認為自己是人類,現在有個聲音突然跟他說自己是惡魔。


  但,淺灘邊滿地破碎乾扁魚屍卻又是最好證明。


  一時間,他心中出現少見的茫然,只能問道:「那有什麼方法可以控制自己,像......人類一樣生活嗎?」


  「喔,會這樣問,看來你甦醒後曾與人類一同生活,血族未變身前確實與智慧種族的外表差異不大,這也是你們特殊之處,這一點在智慧時代來說,可是讓不少惡魔種族感到羨慕呀。」


  奧斯維得說完,卻許久沒聽見回應,知道新的夥伴不能理解惡魔一族現在處境,便繼續道:「血族控制自己的方法當然有,如果沒有就不會歸類在惡魔種族,而是單純的邪惡體了。」


  文森特終於聽見想要知道的回答,沉聲問道:「我該如何控制自己。」


  「根據我曾經和血族的戰鬥經驗來判斷,你們會失控是來自於天賦的暴走,想要控制自己方法有兩個。」


  「第一個就是反覆鍛練和應用天賦,你對人類比較熟悉,應該知道他們所發明的技巧,天賦就像技巧一樣,必須經過不斷的使用與練習,才能最大程度的控制自我。」


  「第二個就是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血族的天賦來自於體內血液,當你們受傷過重或使用力量過度,身體就會自然產生吸血衝動並且不受控制的變身,只要你能成為強者,永遠保持不敗的勝利姿態,自然就能一直像人類一樣活著。」


  「怎麼樣,文森特,你做的到嗎?」奧斯維得語氣帶點趣味的問道。


  第一個方法他可以盡力去嘗試,但第二個方法需要永遠保持不敗的勝利姿態,這對冒險者來說幾乎不可能,就算是安達那樣強大的野蠻人也非常困難。


  「......我不知道。」最後,文森特依然只能這樣回答。


  知道這名千百年來少見的惡魔後裔還在迷茫,奧斯維得安慰道:「放心,變得強大之前可以先待在迷宮城,就算忍不住要出去,即使只是新生血族在這個智慧時代裡也不算弱小,小心一點就好。」


  「但是我的迷宮城正在被冒險者攻略。」


  「......」


  奧斯維得頓時覺得有些無奈,只好道:「說出迷宮城位置吧,我會請其他夥伴一起想辦法幫助你。」


  又是很長一段沉默,就在奧斯維得以為新夥伴不信任自己,已經切斷聯繫之時,這才又聽見聲音傳來。


  「冒險者才剛攻略第一層,暫時沒有問題,我想知道......你們是誰?為什麼稱呼我為新的夥伴?惡魔種族曾互相獵殺,為什麼還要這麼積極幫助我?你們有什麼目的?」


  人就是人最大的敵人,這個想法陪伴文森特走過大半歲月,換成惡魔或其他生命也一樣,他沒辦法輕易相信對方,即使對方給予再大的善意和熱情也不行。


  聊到這裡,奧斯維得算是明白這位新夥伴的謹慎和疑心程度了。


  如果不是經過千年歲月的沉澱,如果還在最混亂的混沌時代,遇到對方這樣拖拖拉拉的回應,他可能早就帶著部族直接毀滅這隻血族了。


  不過,現在已經是智慧時代,他也累了,想一想後便道:「如果不需要幫助,我也沒有什麼能夠回答,畢竟你連基本資訊都沒說出來,不是嗎?」


  聽完,文森特沉默,他明白同樣的情形換成自己也不會有什麼好回答。


  正當他在思考之時,便聽見對方又道:「如果你真的想知道一切,在下一個新生與故去交替之日,光明與黑暗循環之時,可以藉由世界之心參加聚會。」


  「聚會?」


  「對,每年固定召開一次,算是我們為數不多的活動吧。」


  根據已知消息,文森特知道對方應該不是傳說中上古神靈時代的邪神,但最起碼也是近古混沌時代的墮天使。


  雖然他還是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從人類變成血族,不過確實從對方那裡得到不少情報,包括最重要的控制自我方法。


  「謝謝,但我不保證一定參加。」


  想了想,文森特決定誠實的說出回覆,雖然他連那段召開的話中意思都不太明白。


  「哈哈,沒關係,不過不管如何,文森特,我們還是期盼你能來參加,畢竟......新的變革可能就要開始。」


  又是一句奇怪的話,不過文森特沒有選擇追問,他的好奇心不重,該是自己需要了解的他會去弄明白,不該是自己需要了解的他只會小心遠離。


  「我記住了,請問聚會怎麼稱呼?」或許回到地面後,他可以去詢問調查看看。


  「嗯......我記得過去其他惡魔和智慧種族似乎是稱呼這場聚會叫......」太久沒被問到,奧斯維得一時間有些想不起來。


  文森特等了好一會,正打算放棄提問時,對方終於記起來,溫和的聲音直接傳入腦海中。


  「魔王之庭。」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迷宮城篇 27.感知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