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

迷宮城篇 23.欲望之神

發布於

  微風吹撫,正是農作之時的田地,居民們低頭努力耕種,對於經過身邊的染血軍式大衣,看都不敢看,直到金色長髮身影進入大屋後,他們才低低的鬆口氣。


  關上大門,厄瑞嘉猛然咳了起來,光潔額頭上隱隱可見汗水,沉靜面容也顯得有些痛苦。


  「夫人,我用神術為妳舒緩一下吧。」波文站在一旁擔心的道。


  搖搖頭,喘過氣來的厄瑞嘉重新點上一根煙草,忍受著身體反噬,自己走到主位坐下。


  「當年你也檢查過了,連光神都無法復原這小時候留下的傷害,不知名現在又能做些什麼。」厄瑞嘉重新將腿放置桌上,毫無忌諱的隨口說著。


  聽見詆毀言語,波文連忙暗誦請神靈寬恕,隨後解釋道:「神靈不是萬能,神靈之間也沒有高低,祂們只是指引著虔誠的生命。」


  「很遺憾,我可能不太適合。」輕吐白雲,朦朧煙氣將厄瑞嘉面容籠罩的看不清。


  對這回答波文不置可否,快二十年了,他一直無法勸說成功,也不期望對方會突然點頭,只是無奈的道:「請不要再使用技巧,妳的身體會撐不住。」


  深深吸了口煙草,輕微的混濁毒素在她肺中滾滾轉動,隨後再一口吐出,厄瑞嘉道:「除非死,否則我會一直使用下去。」


  「何必呢?妳明明可以選擇好好跟阿諾得談,他至少是在輪與足跡商會掛名的商人,得罪他們對妳、對坎達貝斯沒有任何好處,就算是蒼藍帝國也不見得會支持妳。」


  沒有了先前的恭敬低下姿態,波文恢復往日正常模樣勸說著,怎麼說他也是對方將近二十年來的救命者、啟蒙者兼教育者。


  「支持?我不需要一個被女人左右真相的帝國支持。」


  抽完煙草,厄瑞嘉閉上眼睛休息,雙手交疊於小腹前,悠閒姿態像是從來都沒出過這個門一般,除了身上沾染的鮮紅血跡。


  前日當帝國特使第二次趕來,宣布並給予撤爵說明文書時,波文還真擔心厄瑞嘉會突然動手,他那時都做好通緝流亡準備,幸好不知名的保祐。


  「今後有什麼打算?只差一步就能擁有世襲爵位安穩生活,坎達貝斯這樣下去隨時都有可能換人,或者......妳要再找個男人?既然都有了這塊小領地,直接挑選擁有低等爵位的貴族如何?」


  多年來作為幕僚和助手,波文已經習慣性的幫她出些主意。


  重新睜開眼,還未散去煙氣之中,燦紅雙瞳直直看向頭髮蒼白的老人,看的他心裡有些不舒服。


  「你知道......為什麼桃樂西要放棄已經到手的世襲爵位嗎?」


  聞言,波文老臉上是說不出的彆扭神情,兩姐妹遇到文森特後的故事他全看在眼裡,這個問題的答案,實在讓他很難對當事人說出來。


  似是知道老人在想什麼,厄瑞嘉語氣平淡的道:「不是忌妒、不是怨恨,她雖然愛文森特,但更想讓我重重摔在泥地裡,只要能讓我難看的事,能讓我注意到她的事,她什麼都願意做。」


  「你的再婚提議正好是她想看見的結果,呵......果然是你教出來的學生。」厄瑞嘉最後再看了老人一眼,滿是警告神色。


  「這......這可能只是碰巧,那孩子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或許有誤會也不一定,可以等她回來之後再一起坐下來好好談談。」波文連忙顧左右而言他解釋著。


  重新閉回雙眼,厄瑞嘉語出驚人的道:「不用談了,她不會再回來,你一生的願望終究落空。」


  被這個消息驚的跳了起來,波文雙眼大睜,神情突然顯得有些瘋狂,道:「不會回來!?怎麼可能,她還有妳、還有這塊領地,最起碼......最起碼會回來看看妳糟糕的樣子,不是嗎!」


  幾聲低低冷笑,厄瑞嘉表情滿是嘲諷的道:「以不知名為名掩蓋自我的欲望之神,你遵從衪所教導出來的孩子,又怎麼能期盼一切如自己所願呢?」


  霎那間,危險氣息自老人身上傳出!


  神術共鳴能量,波動震得大屋內空氣鳴鳴作響,他瘋狂的不斷揉捏抓撓自己,直至最後雙手滑過臉部,才又恢復原先最早的恭敬神色。


  「夫人,老師還有妳呀,老師相信擁有能令不知名降下神諭的妳,一定不會就這麼甘心失去一切,對吧?」


  「雖然無法幫妳恢復健康,但除此之外什麼都可以,用神術迷惑高等爵位男子,老師......也可以試一試。」


  「來!說出妳的欲望。」


  眼神中充滿了混亂氣息,波文不斷喃喃誘惑的說著。


  但得到的答案卻是輕輕一句。


  「你離開吧。」


  震動的能量戛然而止,波文眼神也恢復正常,吶吶的道:「妳......妳說什麼?」


  「波文,你老了,現在還有機會去找下一個傳承者,再不離開就沒機會了。」這是她對老人最後的耐心和善意。


  「妳!妳不想扳回一切嗎?不想解決阿諾得死後帶來的問題嗎?不想讓桃樂西後悔自己做的事情嗎?妳難道沒有任何欲望嗎?這不可能!妳是被選上的人!」波文不敢置信的激動問著。


  「你能讓文森特回來嗎?」厄瑞嘉淡淡的道。


  激動聲音再次停止,這一點,波文真的做不到,就連他信奉的神靈都做不到。


  「你和桃樂西從來就不了解我,也不了解文森特。」


  「離開吧。」


  蒼白頭髮低垂,似乎象徵著波文的心情,本就皺紋滿佈面容更添一絲老邁,他立誓傳教一生,得到神諭那一刻欣喜若狂,卻沒想到窮盡二十多年都沒能成功。


  桃樂西失敗,厄瑞嘉更加失敗,他一生對不知名沒有任何貢獻。


  「心靈不是光明與黑暗,沒有大地與深淵,豐饒與天行更不存在,唯有不知名,常存心中!」


  「欲望之神與我會注視妳。」


  留下這麼一段話,波文開門離去,準備離開這個小村子,他相信神靈自有安排。


  大屋中,白色煙氣再度繚繞,不時伴隨著輕淺咳聲,厄瑞嘉閉上眼想著事情也想著人,微皺眉頭。


  蒼藍帝國邊境,死亡峽谷。


  文森特走出洞口後,舉目望去,是一片令他也震撼不已景色。


  高聳恍若遮掩住天際的兩側山壁,其下是深不見底的巨大黑淵,他正站在一處突出懸崖上,狹小的像是不起眼一粒沙塵,驚愕的看著眼前鬼斧神工造物。


  山壁之間,擁有許多縱橫交錯複雜的懸空石道,懸空石道之間連接著不同的幽深洞口,而且越來越往下延伸,直至隱沒在下方的黑暗中。


  巨大黑淵之底,或許就是這座迷宮城的中心。


  山間強風吹來,吹醒正觀察且震驚的文森特,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如此龐大的迷宮城,蒼藍帝國長期攻略的打算相當正確。


  觀察結束後,文森特開始煩惱,這條通道顯然是通往下一層迷宮,並不是回到地面的出口,他根本沒辦法出去。


  只憑他一個人,裝備也不齊全,不論回頭或深入都有風險。


  「在這裡等待救援嗎......」文森特臉色嚴肅思考著。


  懸崖處的突出岩壁上,附近有一處巧妙凹陷下去,形成天然蓄水池,裡頭滿是透澈清水,先前他聞到水氣,應該是不久前曾下過雨。


  有了這個蓄水池,若是真的飢餓,還可以試著回去第一層獵殺落單食獸人,雖然他們的肉沒有經過特殊處理相當酸臭,但勉強也可以解決糧食問題。


  有很多人厭惡且拒絕把邪惡體當作糧食,認為他們是頗有智慧的群體類人生物,沒有辦法接受這種事情。


  但文森特並沒有這麼複雜想法,食獸人吃獸吃人,人和獸也可以反過來捕食他,這對雙方都是很公平再自然不過事情。


  就在他盤算需要待多少天,皇家冒險團才有可能突破第一層來到這裡時,一陣「嘶嘶」異聲響起傳入他耳中。


  文森特抽出長劍警戒的看向四周,但山間強風吹的他無法確定聲音來源,只能不停打量各方。


  突然,異聲接近腦後方,文森特想也不想迅速轉身,同時雙手高舉長劍加上巨力猛砍下去!


  毫無效果!


  長劍並不是砍中,而是被一層又一層白絲纏繞住!


  長劍上傳來不小拉力,眼見唯一武器就要被白絲奪去,文森特大喝一聲,雙手巨力加持、雙腿衝鋒加速,轉身奮力往懸空石道中央衝去。


  反方向爆發出來的力量,順著白絲終於將隱藏在山壁黑暗中的偷襲者猛拉下來。


  「碰!」的一聲,偷襲者跌落懸崖之上,文森特這才看清楚對方面目。


  至少人類三分之二大小的漆黑身體,六顆碧綠複眼不斷轉動,八隻粗壯長腿覆有絨毛,背上還有額外如刀鐮似的兩條多關節長臂,口器裡滿是利牙,白絲正是從那吐出。


  「鐮刀蛛......怎麼會突然出現,這裡應該是迷宮城的安全區,守衛之間各有地盤,正常來說不會越界才對......」


  計畫被打亂,文森特內心錯愕,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魔獸。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迷宮城篇 22.厄瑞嘉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