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enYeong

在沪满洲人,精神泉州人 关注自己的家乡,关注更远的世界 铁路/航空/轮渡/人文摄影与写作 微信公众号 GroundTour

“駅スタンプ”~车站印章,凝固的满洲印象

 (編輯過)
百年后再来看这些满洲车站的印章,一枚枚印章宛若时间戳般,将那时的风景和时间一起被固定在纸上。令如今的我们可以凭借印章一窥那时人们心目中的名胜风景、地方物产乃至人们的生活状态
満洲駅スタンプ

佩里舰队黑船来航数十年后,明治维新中的日本在各项事业里开始走向近代化的道路,连邮政业也不例外。1871年,由东京通往大阪和京都邮路正式固定下来,此后邮政业随着公路和铁路的扩展迅速布满全日本各地,成为人们生活中习以为常的一项公共服务。

邮政业送到千家万户里去的,除了远方亲人朋友的信件、包裹,还有上面带有地点和日期的邮戳。渐渐,邮戳也不仅仅是曾经单调的样子,出现了不少带有图案、花纹的邮戳;许多的风景区也推出了带有风光图案的邮戳,让游客留下独特的回忆。车站印章的第一次出现,大概也是车站站长灵机一动借鉴了邮戳的样式,设计出了自己车站印章,不过这一具体过程已难以考证。

第一枚车站印章-福井驛|藤岛神社与永平寺 当前福井駅的车站印章|恐龙王国

1931年5月,第一枚车站印章在北陆本线上的福井站被盖下,车站印章一经推出便收到了来往旅行者的欢迎,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风潮。主管日本铁路的铁道省得知这一流行后,不久也在全国推广起了这样带有风光和地方物产图样的车站印章。日本铁道车站印章的流行为时不久便传播到了当时的殖民地台湾、朝鲜。在日本势力范围中的满洲,满铁的车站中也如“内地“日本一样出现了极具地方特色的车站印章,上面的图案从丰富物产到温泉胜地,车站印章宛若小小的一幅地方广告。

这一枚银币大小的印章,既令盖下印章的旅行者,在日后得以凭借着印章回想起昔日美好的旅行经历;也能让没有来过这里的人通过印章,了解这里的风俗名胜,甚至达到吸引旅行的目的。百年之后再来看这些满洲土地上的印章,一枚枚的印章宛若时间戳一般,将那时的风景人物和时间一起被固定在纸上。令我们如今可以凭借印章一窥那时人们心目中的名胜风景、地方物产乃至人们的生活状态。


1.亜細亜の響き溌剌と


从日本朝鲜或是中国内地乘船前往满洲,无论是南满的中心大连还是早在清朝便已兴盛的海港营口,抵达后的第一站位于码头旁的车站,码头车站印章最大的特点便是都有着船只的图案。在偏向货运的甘井子埠头站印章中,甚至连印章外轮廓都是轮船的剪影;而连接辽河、拥有众多中国舢板的营口,印章中的场景也变成帆船的样子。

大連埠頭|日满连络船、大连港 甘井子埠頭|货轮、港口设施 営口駅|帆船


e.大连港
g.营口港

大连埠头一旁的大连,是日本在南满的中心,以至于在满洲国建国前,连满铁也都一直奉行着“大连中心主义“,将这里按照着现代化花园城市的样子进行建造。车站印章也并非一成不变,如大连站的印章,样子便随时间的变化呈现出至少三种不同的状态。

大連駅(1931年、1935年、1940年)

大连站最初的印章以连接日本的“玄关”—大连港图案中心;四年后的第二版印章,随着大连城市的建设不断进行,城市中央环绕着政府、银行建筑的大广场成为最令“关东州“政府所骄傲的事物,大连站印章上的图案也变成了略有抽象化的大广场样子;1937年,放大版上野站的大连站建成、那时亚洲最快的列车“超快速あじあ(亚细亚)号”,稳定而准时的行驶在大连新京间,此时的印章自然也被最新最值得骄傲的这两者所取代。

f.大连大广场(今中山广场)

随亚细亚号的脚步向北,抵达奉天前,南满铁路连京线(大连-新京)在苏家屯站向东南分支,那是去往安东、朝鲜京城的安奉线。因而一座重要的机务段被设置在这里,以同时服务两条铁路,苏家屯站的印章也因此是一幅蒸汽机车的剪影;至今,苏家屯站仍然是东北最为重要的机务段和货运编组站之一。

蘇家屯駅|蒸汽机车 奉天駅|北陵石象、故宫


j.苏家屯机务段的蒸汽机车

奉天作为南满的又一中心,位于奉天站旁的铁路附属地同样得到了极完善的现代规划—大广场和众多的大楼拔地而起。然而奉天的车站印章却并没有上述现代化的元素,反而是老城中沈阳故宫和北陵里的事物成为了主角,大概是日本人极为喜爱中国传统的建筑、以至于其认为传统的建筑相较于新城更能去代表奉天吧。

i.奉天北陵内的石象

同样出现在车站印章中的中国建筑还有不少,从热河的承德到“满支国境”山海关,甚至是辽阳金代的白塔、图佳线上曾经渤海国都城东京城的石经幢,都出现在了各自车站的印章上面。山海关的印章中,我们可以看到除了车站印章外,山海关作为名胜景点也有着自己的印章。事实上,除去车站印章外,许多的景点、轮船乃至旅店都有着自己的印章,以方便那时的旅人完成“打卡”的旅行。

山海関駅
遼陽駅|白塔、辽阳城 承德駅|避暑山庄 東京城駅|兴隆寺、渤海国经幢
h.辽阳白塔 h.承德避暑山庄
l.山海关

值得注意的是,不隶属于满铁的中华民国华北铁路也有自己的车站印章。当前能够找到最早的车站印章时间为民国14年即1925年,这一时间相较于文章开头提到的日本第一枚铁道印章1931年,要早上不少。因而中国铁道印章很可能并非借鉴了日本的铁道印章、而是自行发展、旺盛起来的,这一点非常有趣。

正陽門站|正阳门、天坛、石舫 青龍橋站|长城 大同站|云冈石窟

作为京山线(北京-山海关)终点的正阳门站,车站印章也极富有特色:印章外轮廓为车站所在的正阳门,其中的内容则涵盖了北京城内不少著名的建筑如天坛、颐和园石舫等。京包线(北京-包头)由京张铁路向西延伸而成,其中著名的“人字形”铁路所在地青龙桥站的印章,主体则是铁路旁不远处山岭上的长城,印章中长城脚下的两条平行线也许正指代着穿越长城去往张家口的铁路。

m.青龙桥站附近的“人字形”铁路

亚细亚号列车继续向北来到四平街,这也是特急行列车为数不多的停车站之一。新兴的四平完全是由铁路造就出的城市,连京线和平齐线(四平-齐齐哈尔)、平梅线(四平-梅河口)在这里交汇形成一个铁路的十字路口。铁路的交汇也忠实的在车站印章、乃至车站贩售的便当纸上呈现出来。除此之外,四平的佛塔、草原上的骆驼也在印章中被呈现出来。

四平街駅|铁路、佛塔、骆驼 新京駅|政府建筑、高粱
d.四平街駅的便当纸

あじあ号的下一站是满洲国的国都新京(长春),旷野中的这里在被确定为“国都“后得到了快速的发展,满洲国政府的各个部门大楼迅速建设起来。新京站的印章内部的建筑正是兼具中日建筑风格的满洲国政府建筑;而外廓则是一丛丛的高粱,这既是满洲土地上常见的粮食作物之一,同时高粱花也是满洲国的国花、与兰花一道构成了满洲国的国徽。

日俄战争后签订的《朴次茅斯合约》中,铁路上的长春是日本和苏联势力的分界线,长春以北的铁路被称为“中国东省铁路”由苏联控制。直到1935年,迫于日本压力下的苏联以不到两亿日元的价格出售了北满铁路的路权,彻底退出满洲。从新京前往哈尔滨的“京滨线”在充分的准备后,仅仅用了几个小时的时间,便将原有苏联铁路的宽轨转换成满铁使用的标准轨,亚细亚列车得以从大连一路北上,一天的时间里穿越满洲的平原抵达北满中心哈尔滨。

傅家甸埠頭|松花江铁路桥、港口、船舶 哈爾浜駅|圣尼古拉教堂、“志士之碑”
哈爾浜駅|哈尔滨站、“志士之碑”

从上图中可以看到,哈尔滨站的印章被印在了一张冬季松花江风光明信片上,在那个其他通讯不发达的年代,信件和明信片成为传递信息主要手段,而带有的明信片也成了让自己的亲友能看到自己眼前风景近乎于唯一的办法。车站印章外轮廓为极具俄罗斯风格的哈尔滨站剪影,居中的塔楼则是哈尔滨的“中央寺院”——全木制八角结构的圣尼古拉天主教堂,而另一幅印章中则有着圣尼古拉教堂更为完整的样子。

1909年10月26日,曾任朝鲜总督、如今的枢密院长的伊藤博文乘坐的列车抵达哈尔滨站,其受任于天皇来到哈尔滨,准备与沙皇派来的特使商谈瓜分满洲的计划。伊藤刚刚走下车不久,痛恨于日本强占朝鲜的义士安重根一个箭步上前,掏出手枪,三枪击毙了伊藤博文。在印章中央,也用清晰的字样来“纪念”伊藤公的逝世。如今在哈尔滨站,仍然设置有纪念安重根的小博物馆,可以透过开向站台的窗子看到曾经安重根开枪射杀伊藤博文的位置。

同样在两幅印章中出现的还有一座上书“志士之碑”的方尖碑。1904年日俄战争时,两名日本特工沖禎介和横川省三潜入北满,企图炸毁中东铁路上重要的交通要道——富拉尔基嫩江铁路桥,然而却在炸桥前被守桥的沙俄士兵发现,最终被送至哈尔滨的郊外枪毙。日本为纪念这两名“爱国志士”而在哈尔滨忠灵塔旁设置了这样一座“志士之碑”,战后,忠灵塔和“志士之碑”所在地被改作烈士陵园,以纪念抗日战争中逝去的爱国将士。

i.哈尔滨“志士之碑”

哈尔滨的另一座车站,傅家甸埠头站(今道外区)的印章则更加反映出哈尔滨作为铁路和水运交通枢纽的特性。印章上方的铁路桥横跨松花江,与上文中的嫩江铁路桥一样是中东铁路跨越河流的三座重要桥梁之一;在那个公路交通不发达的年代,水运与铁路是同等的重要,从火车抵达哈尔滨,旅客们便可转乘轮船沿着松花江和黑龙江去往佳木斯、哈巴罗夫斯克,乃至抵达黑龙江口进入太平洋。

k.哈尔滨松花江埠头


2.招くも嬉し旅心


与哈尔滨的“志士之碑”日俄战争遗迹相似,还有不少位于南满的车站使用了日俄战争的纪念碑作为车站的印章图案。翻开那时候的铁路旅行指南也能发现,令日本获得南满的日俄战争纪念碑乃至重要战役发生地,都是重要的旅行的目的地,吸引着来自日本本土的观光客、乃至高中学生毕业旅行的到来。

旅順駅|表忠塔、二〇三高地 金州駅|南山战役纪念碑、金州城、苹果 昌図駅|日俄战争最后战役纪念碑、鉢巻山、蕨

满洲最南端旅顺是惨烈的旅顺会战发生地,战后的1907年,司令东乡平八郎和乃木希典为纪念战死的两万余名士兵,在能俯瞰旅顺港的白玉山山顶修建了一座足有66米高的“表忠塔”。旅顺站的印章主体正是这一可称为雄伟的白玉山塔、背后的阴影则代表着白玉山不远处同样发生惨烈战斗的二〇三高地。

h.旅顺白玉山表忠塔 h.金州南山战绩碑
熊岳城駅|红梨、沙浴所在地“望小山” 湯崗子駅|龙泉寺 五龍背駅|五龙山、菖蒲、萤火虫

同样作为重要旅行目的地的还有温泉度假胜地的“满洲三温泉“-熊岳城、汤岗子和五龙背。三座车站印章共有的特点便是都有一个温泉的标志“温泉マーク“,五龙背站印章中的マーク则更为隐蔽些—在印章的外轮廓里。邻近大连的熊岳城温泉早在唐代时便远近闻名,许多附近的牲畜也会来享受温泉对关节的滋润。夏目漱石于1909年受满铁总裁中村是公邀请访问满洲,返回日本后,以书写小说闻名的夏目在朝日新闻报的连载里,难得的写下《满韩游记》来记录旅途中看到的异国,文章中便提到了熊岳城这座小镇——

 “在平坦的河滩上随便一挖都会冒出温泉来,赤身裸体用手挖开沙子,挖出一个坑,人躺进去,一分钱都不用花就可以洗温泉,躺在沙坑里盖上沙子就成了温泉的薄被。”;“这里的梨子就像苹果一样呈红色,大小不到日本梨的一半,但是正因为它小,所以像铃铛一样挂满枝头,果实累累,非常好看。”

自然,这两种令当地自豪的特产登上了车站印章,以期招揽来更多的游客。

j.熊岳城的沙浴
大石橋駅|娘娘祭、马车 義県駅|满洲女人、奉国寺 夏家河子駅|海滩、跳水者

此外在满洲的车站印章中,还有一类特殊的、以人物为外形的印章。位于旅顺线上的夏家河子站是大连附近著名的海水浴场之一,印章通过跳水人形和一旁的沙滩、帐篷印章展现这里作为海滨度假胜地的特点。而带有女子头像轮廓的大石桥站印章,则更指代着发生于这里每年一度盛大的满洲传统文化活动——娘娘祭。

每年初春风沙停息后,数万人会来到大石桥参加为期三天的娘娘祭,参拜娘娘庙中供奉的三姐妹,以祈求三姐妹赐福、治疗眼疾和带来儿女。虽然满洲各地都有相类似的娘娘祭,但还要数这里的规模最为盛大,最高峰时可达三十万人。祭典中,几乎所有的人都驾驶着带棚马车前来,极少有徒步前来的人,这便是铁路车站印章正中会出现一辆马车的原因。

j.众多马车参加的大石桥娘娘祭


3.血潮の跡に黍の波


撫順駅|抚顺煤矿 鞍山駅|昭和制钢所 本溪湖駅|本溪煤铁矿、太子河铁桥

物产丰富的满洲,在被日本占领后成为其进一步向外扩展的资源基地,从抚顺的煤炭、本溪的铁矿到兴安岭的木材,透过新修建的铁路源源不断的向外输送着。而历经上千公里的铁路和海运将煤矿和铁矿运往日本生产钢材,显然不如直接在满洲建一座炼铁厂来得更为直接些,就这样,一座现代化的钢铁厂“昭和制钢所”在鞍山铁矿旁拔地而起,不仅服务于日本的军事建设、满洲土地上的铁道也同样用着这里的钢材修建而成。

f.抚顺煤矿矿坑
公主岺駅|绵羊、公主岭农业试验场 海倫站|中式牌楼、粮仓 白城子驛|山羊、铁路

广袤的原野上,金黄的大豆和玉米是处处可见,满铁通过收购和新建将北满的粮仓与铁路网相连,盛满粮食的列列火车从绥化、海伦开往日本海畔朝鲜清津、雄基港,货轮载着满洲土地的丰饶,驶向日本普通人的餐桌、驶向战争的前线。此外,以期提高粮食产量与牲畜的品质的满铁,更是在新京附近、富饶的东辽河平原公主岭建立起了农业试验场,从专家技术到温室大棚这里一应俱全。不久后,提高产量达三成的大豆被杂交出来、甜菜也被第一次引入,令极度依赖进口的日本和满洲得以自足乃至出口。

j.公主岭农业试验场
g.满洲广阔的田野
千振駅|农妇、农田 弥栄駅|象征着“武装移民”的坦克车、农妇和男子

从母国日本本土向满洲农业殖民的脚步从日俄战争后便从未停息,在占领满洲全境后“开拓“的速度更是大大加快—北满铁路绥佳线(绥化-佳木斯)和图佳(图们-佳木斯)线更几乎完全是为开拓殖民而建设的。图佳线上的千振和弥荣两处开拓据点是令日本政府的拓务省最为骄傲的“模范移民团”,两站的车站印章也显示出那时日本国内对内宣传“去满洲开拓”的样子:成批的日本男人来到满洲开辟田野拥有产业、娶一名满洲女子、生个孩子。这对于经济不景气、缺乏工作机会的日本国内民众、特别是农村地区的人而言是极富吸引力的。


4.その他


在没有历史文化和工商业特色的城镇,车站站房本身便成了印章上的座上宾。在建设中东铁路之初便按照中国传统建筑建设的双城堡站,在一众用同一套图纸建设的俄式站房中颇为亮眼,保留至今仍作为车站使用的双城堡站、红墙绿瓦,与其说是一座火车站,不如说更像一座历史悠久的庙宇。

雙城堡驛|双城堡站站房 牡丹江驛|牡丹江站站房
k.牡丹江站

同在北满的牡丹江站在满洲国成立后被重新建设,颇受日本现代主义风格派影响而建设的新牡丹江站,建筑宛若一个个白色长方体堆叠而成,外立面简洁明亮,令每一个见到这幢车站大楼的旅人都会印象深刻。牡丹江站与众多风格各异的新建车站—齐齐哈尔站、大连站也曾令满洲在世界建筑艺术殿堂中有过重要的位置。


功用不同而形态各异的满洲“駅スタンプ”车站印章,得以让百年后的我们,拥有一种独特的途径去了解那个年代的人们心中“什么最能代表这个地方”。尽管如今的中国大陆的铁路早已不提供车站印章,但在日本的车站仍旧提供着已更新数版的印章,当疫情后去到日本旅行时,也不妨找一找车站角落里的车站印章,看一看如今的印章是什么样子、又想为按下印章的你带来什么信息呢?

写完上文发布在大陆内平台的文章后,将内容转载到这里时,台湾的历史背景与满洲相似,都有很长一段时间为日本占据的历史,因而我去查了一下台湾的车站印章,发现台湾的车站印章传统一直存留至今。如果台湾的友邻们读到这里,不妨有空的时候去到身边的车站里找一找车站印章、通过下方的几个历史印章数据库比对一下历史印章和当前印章的区别和联系,想必也能发现不少有趣的内容!

昭和10年时的基隆站印章(上)


车站印章来源:

本文使用的车站印章,主要来自日本车站印章收藏爱好者制作的收集网页和Condeyoung老师的收集。感谢那个时代热爱铁路的旅行者们印下了车站的印章并保留至今,以及有他们的后人们拍下上传到互联网上,能得以让我有足够的素材去分析满洲车站印章的变迁。

a. ekibento
b. shuincho
c. eki-sta.pulanari

以上三个网站中,eki-sta.pulanari最为全面和成体系,其他两个网站可以作为补充。除了满洲车站印章收藏外,其中还有不少台湾、朝鲜和日本战前车站印章收藏。上文中介绍四平站时附了一张四平站的便当纸,事实上这也是当年车站特点之一,但当前网上可获得的电子资源较少,难以成体系的进行整理。ekibento网站中整理出一些战前满洲、台湾、桦太和日本的便当纸收藏,可供参考。

d. ekibento


图片来源:

e. <全满洲名胜写真帖>1937
f. <满洲建国及上海大事变图册>1932
g. <躍進満州畫帖>1942
h. <满洲事变写真帖>1932
i. 東アジアの都市における歴史遺産の保護と破壊
j. 満洲写真館
k.満州の名刹と風光
l. ICSS中国戦前絵葉書データベース
m. Wikipediacommons


参考文献:

[1] 記念スタンプの歴史を紐解く
[2] 駅スタンプ歴史考
[3] 夏目漱石《满韩游记》三十三-三十五
[4] 満洲の温泉 望小山
[5] 伪满时期东北地区铁路站房及其保护研究[D]杨易.2017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近代满洲历史文献汇总

車站章1 富山站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