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enYeong

在沪满洲人,精神泉州人 关注自己的家乡,关注更远的世界 铁路/航空/轮渡/人文摄影与写作 微信公众号 GroundTour

金山铁路上走一走

七十年代的上海,为配合金山石化建设,铁路一侧也建设了连接沪昆线的铁路——金山铁路。为了方便附近的居民出行,这条工业铁路线上也同时开设客运列车。经扩能改造后,电气化的线路上跑起了和谐号列车,得以用更高密度的列车连接市区和金山两地,也更符合城际铁路的定义。

运行在金山铁路上的CRH6

如今的金山铁路算得上国铁中的一个异类,不同于国铁的高铁动车组的模式、反而像日本JR或是台铁中的种种设计:

  • 进站便毋须身份核验和买票、只需要扫一下乘车码就可以进站;当然也支持购买纸质车票,车票也是不记名的。
  • 车票上不显示席位,一律都是无座,上车后便可以随便坐,设计非常像日本的“自由席”。


  • 进站后便可以登上任何一趟开往目的地的车,毋须和车票上显示的车次一致,只要乘车区间和票上的区间一致就可以了;当然乘车码进站就更没有了区间的限制。
  • 此外,从金山卫到上海南间还有许多的小站。列车在区间中分为各停和直达两种,全程时间相差约20分钟,但票价相同,这对从金山前往上海的乘客更加方便快捷。

 

虽然一天列车往返约40班,但在早晚高峰时期列车仍然呈现爆满的状态;白天平峰时期,部分中间车站最长要等待一小时才能有一班车经过,这和同为远郊线的上海地铁16号线要差上一些。 

金山卫站


新桥站


金山卫站后还有没有电气化的铁路连接金山石化。这里两侧的防护墙部分已经倒塌、破败,两侧的行人常常横穿铁路或是把铁路当作一条小径来行走。还有好几只可爱的小猫居住在铁路附近,一位住在这旁边的阿婆疫情后就常常来喂养牠们,如今一只只都养得体态丰腴。阿姨远远的看见我在拍照,等我走近阿姨还以为我是要来抓猫吃肉,这也许是所有爱猫人的梦魇吧。其中只有一只猫不怎么怕生,拍了几张照片、其他几只跑的飞快,还没对焦上就匆匆跑掉了。







 回上海的路上,我从中间的新桥站下车,站外就是橘黄色的毛毛虫——松江有轨电车。电车在路中拥有专用路权、站台以及信号灯设备。有轨电车一共两条线,在其中一段上两条线共线运行,因而也会出现在分离的处两条线列车运行状态不同的状况。松江有轨电车采用不同于沈阳的进站收费的模式,因而上车后可以常常在中间车站下车,拍一拍这城市中不常见的电车,而不用担心费用上的问题。

 






从新桥站可以乘坐有轨电车一直抵达松江城区,松江中山小学的院子中,上海市内最古老的建筑——松江唐经幢藏在这里。往常只需要简单的登记就可以进去参观,然而由于疫情外人无法进入校园,只得希望疫情赶快结束。







骑上自行车十分钟,就到了不远处的国铁松江站,登上由北方少见的韶山8机车牵引的列车回到上海南。这天正值春运,还有几天就是除夕的日子,可沪昆普速始发站的上海南可以算得门可罗雀,许多列车由于客流不足都纷纷停运,为数不多的列车拖拽着空空的车厢离开上海,带着稀少的旅人回到那严格封锁视乡人为敌人的老家。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