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牙

讓我掌著一盞文字的燈火,走在人生的道路上。

《我們能為誰掌著一盞燈火?》

我在看「張曼娟《以我之名》:從愛情變為親情,明明是一種退化,怎麼會是昇華?」這篇文章裡,她寫了一句話讓我很有感觸。

「願意為一個人穩穩掌著不滅的燈火,陪伴他度過許多暗沉無光的時刻,這樣的恆毅力才是真正的感動與奢侈的浪漫。」

我們在人生中,越來越趨近於快餐式的社會裡,伴隨成長逐漸克制的喜歡,向青少時那種對付出可以無所畏懼的勇氣告別,檢視著自己的得失。

似乎長大之後,我們更多的是看自己擁有多少。

這麼說可能也不太準確,也許是在變成大人的過程中,透過那些跌過的跤、受過的傷、流過的淚,知道了該怎麼去保護自己而小心翼翼行走著。

我們不再年輕,不再有大把大把的時間,大把大把的情感,可以在青春的年華裡揮灑。

我們需要計較那些存入和取出,需要平衡收益和開支,不管是金錢上的、時間上的、還是心靈上的,斤斤計較著花費在什麼上面更有效益和價值。

或許是因為成長讓我們知道,世界並不以我們為中心的旋轉,我們並不是這個社會的主角,能夠經得起千錘百鍊仍然可以起死回生依舊閃耀動人。

《瑯琊榜》裡蕭景睿說過一段話:

「我曾經因為你這麼做,非常難過,可是我畢竟已經不再是一個自以為是的孩子了,我明白了,凡是人總有取捨,你取了你認為重要的東西,捨棄了我,這只是你的選擇而已。

若是我因為沒有被選擇而心生怨恨,那這世間,豈不是有太多不可原諒之處,畢竟誰也沒有責任要以我為先,以我為重。無論我如何希望,也不能強求。」

「我之所以這麼待你,是因為我願意。若能以此換回同樣的誠心。固然可喜。若是沒有,我也沒有什麼可後悔的。」

我依舊希望已經成長為大人的我,能夠保有著少年的純真之心,對於付出不先講求價值,只求本心。

我期望著那已經成長為大人的我,能夠為了某人掌著那一盞不滅的燈火,照亮他人生的路途。

我由衷地盼望作為成熟大人的我,能夠同時擁有成長後的成熟,和成長前的稚嫩。


我並不是要求,那個被我照亮的你,要回報我什麼。

我只是願意這麼做,不希望看到你一個人走在黑暗裡。

我覺得最大的喜悅是,我們一起並肩走過的這段路,你也照亮著我。

致 我的你

《燈盞》


請你點亮我的光

讓我點亮你的光

在一個人的路上

不再孤單徬徨

道路交會之際

我們走過共有的回憶

直到結束的盡頭

不再悲傷哭泣

請你牽著我的手

光明照亮我的面容

讓我牽著你的手

黑暗退去你的憂愁

昨夜刻劃深切的印記

明日彩繪鮮豔的韻音


這是一首古老的歌謠

裡面藏著古老的傳說

傳說帶出古老的規矩

規矩來自古老的禁忌

傳唱者的凋零

旅人不再聆聽

禁忌必有存在的原因

隨著謹慎的耳提面命

應深植於自身心裡

輕忽是不該的事情

噓 安靜

該沉默的時候請你噤聲

喧嘩會蓋過指引

歧路在一旁等候


請你點亮我的光

讓我點亮你的光

獨自不再是絕望

雙方的溫暖分享

平行線的重疊

我們相伴共有的時間

直到停止的終點

不再墜落深淵

請你牽著我的手

光明照亮你的臉孔

讓我牽著你的手

黑暗退去我的冷漠

瀰漫月下流光的軌跡

沐身日間跳躍的沉靜


這是一首古老的歌謠

在被輕忽的角落輕響

這是一段古老的傳說

埋藏在漫漫的時空

詠唱者傳承古老的規矩

知悉者熟識古老的禁忌

荒野上的旅人請側耳傾聽

無聲中細小輕漾的指引

必然與偶然的錯綜

相逢與分離的交織

或一經輝煌燦爛

或一緯晦澀幽暗


請你點亮我手中的光

讓我點亮你手中的光

飛濺四散的火花

蜿蜒在旅途遠至天涯

請你點亮我手中的光

黑暗中多一盞明亮

讓我點亮你手中的光

信仰世間存有的善良

請你牽著我手中的光

讓我牽著你手中的光

直到相別的時候

不再寒冷寂寞

請你牽著我手中的光

充斥心中畫出方向

讓我牽著你手中的光

溫暖在彼此靈魂流淌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