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ang

捨棄思想方能活動靈魂的筋骨 捨棄語言方能沉靜腦海的波浪

說台語的舌頭

    記憶中上小學以前,舌頭是習慣說台語的,上小學後漸漸的說華語從學校蔓延到家裡,父母輩對我也開始只說華語,久而久之,說台語的舌頭就開始生鏽了。

     國中畢業後就沒有住在家裡,台語之於我的距離像是我之於阿嬤的距離,生活轉移到他方,說著華語的他方,去年搬回彰化,是渡過了我整個青春期,從小孩變成大人後第一次返回(期間當然還是常常會回家,但那卻無關乎生活),才又再一次和阿嬤的生活變得緊密,我才開始有意識的說台語,開始想要把這個語言重新找回來。

    當家人們開心聊天,伴隨笑聲的時候她聽不懂,她會問說,咧講啥?特別在聽到我們華語對話中出現-阿嬤兩個字的時候,她一定會問,咧講啥?我們吞進胃裡的食物是阿嬤煮的,吐出來的語言她卻不能懂了。

    你覺得公平嗎?

    在這個土地上,出生、長大、結婚、打拼、撫育子女,老了後卻要活得像異鄉人,整個國家說著不能懂的語言,孫女看的卡通她聽不懂,兒子看的新聞她聽不懂,為什麼這個國家讓她和她的土地切開來了。

    你覺得公平嗎?

    開始說台語,不是為了政治正確,不是為了保存文化,只是我覺得難過,對這樣的自己感到生氣,對這樣的國家有些恨意。

我的阿嬤不會對我生氣,不會對國家生氣,不會對社會生氣,只要家庭好,她就好。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