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3 articlesIn total 8356 words

小説//法律無法禁止的東西

青野

寫給香江兩岸英雄的人民。那一天阿城像往日一樣,在街上閒逛 ——至少逛街還是不犯法的事。逛街之不犯法,就好比秋雁乘空不賴噴氣引擎的動力:飛翔是秋雁的天性,而蜿蜒的街巷則是「法」在大地上的勒銘。人多欲求便捷,但再泥濘盤曲的通道,也沒有人能夠化曲為直,不由道路的導向,而直愣愣徑向終點衝去的。

小説 // 當長春被圍城的時候

青野

寫給因流疫居家無聊賴的人們。【契子】 以下的故事與城有關,但興許并不發生在長春。它可以是在任何一城,你的城,我的城;昨天的城,今天的城。城之所以為城,從某種程度上而言,就是爲了被「圍」的。不被「圍」則不成之為城。甚至爲了獲得城的地位,大有主動「圍」之的做法。

一則關於考古學家的小故事

青野

講一個小故事。在我最近參與考古發掘的某泛波里尼西亞廣域中的海島上,若干年前曾有過建設風電設施的動議。關注島上事務的原住民嗅到了官商勾結的腐敗氣味,果斷致電了主島上的博物館。一群考古學家遂領命在島上做了為期一年的遺址踏查和試掘,最後發布的報告證實了該區域的重要歷史價值,迫使政府不得不駁回風電項目。歷史的書寫和銘記時常擁有現實目的,而當我們過度熟悉以「輝煌過往」來佐證「大國崛起」的命理邏輯時,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