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子青shinhan

|詩詞|散文|日常|文學|電影|鋼筆|手寫字| 現代詩創作者,自詡是寫詩的說書人,將心底的一些故事,都不小心寫成了詩。 🍁 如果想更認識我,請參考置頂自介。 🍁 可互追,有拍必回。

|不成文的郵件匣:〈從彼此的世界經過〉|

不說再見的時候,好像可以將你當作、一處不小心遺漏的角落、

那天以後,我似乎終於能夠,學會對往日視若無睹;像一沓子的日曆,終於撕下一張曆紙,得以看見來日。

過年前的那陣子,意外在工作場合遇上老同學,儘管認出彼此卻也不顯露聲色,只是淡淡地為雙方引見與會人士,做足一切當下應盡的事宜,餘下的時間、只有眼神輕輕掃過,但不曾在對方眼中看見波瀾。

會議過後,雙方幹練地說著客套的話語,語氣多有不捨,腳下的步伐卻是乾脆瀟灑。臨走前,在櫃檯辦妥手續,轉身時正好看見彼此,朝向自己走來,但沒有言語,只是尋常地迎面而來,點頭示意、然後靜靜地走過,像始終逆向的車輛,一瞬間接近、一瞬間遠離。

我沒有說再見,也沒有回頭故作熟絡、只是走遠。

一切說不上原因,或許陌生、亦或是無關緊要,只知道今天遇上一個這樣的人,但更多是明白早已毫無交集,就像繫一條線,只有一端拈住線頭,打不成一道結。

僅剩的交集不過是,擦身而過瞬間,短暫而重疊的陰影,還有不曾停留的視線,降落在各自身後更遠的地方。

明白眼前,並不是可以為誰停留的站點。


突然想起了,幾年前的日蝕。

那時候,太陽、月星與地球,三個星球的世界,剎那連成一線,彷彿當下擁有了共同的命運,所有人都曾活在短短幾秒,重疊的陰影裡,只是當一切結束後,又重新仰望不同地方的天空。

就像我們,活在同一段歲月裡,也曾擁有同一片陰影,只是終究被各自的光點亮,回到自己的世界。

如今想來,也許我們只是彼此的一道奇觀,多麼值得讚嘆,但見識過後、便沒有了遺憾,可以安心去看日常的風景。

或許都是一樣的,經歷以後,往往選擇經過。不說再見,卻還可以放在一個角落,偶爾被回憶發現。

Photo By unsplash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不成文的郵件匣:〈烽火〉|

|不成文的郵件匣:〈彷彿〉|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