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一類保護動物

UBI‧不勞而獲‧財務自由‧虛假意識

UBI 討論中時常聽到這幾個問題:

  • 這不是不勞而獲嗎?
  • 有人拿着 UBI 就不工作,怎麼辦?
  • 有的工作沒人做,怎麼辦?
  • (以及看似天真、其實中毒最深的)UBI 會不會讓人變懶?

目前我看到的回答(至少在 Matters 上)大都不讓我滿意。下面是我的回答。

拿 UBI 是不勞而獲嗎?

是,是不勞而獲。反對不勞而獲本身也沒有問題。問題在於世界上已經有很多不勞而獲的人了:資本家,趙家人,富二代,不那麼富的二代,trust fund babies。他們的不勞所獲可不止每月一千 USD、幾萬新臺幣而已。要反對不勞而獲,難道不應該先拿這些人開刀?

看到“資本家”三個字,有些人一定會說:資本家也很辛苦呀,×××每天工作××個小時呀。我不想卷入“蓋茨工作一分鍾值不值六千美元”這樣的哲學問題,就讓我承認某些資本家(尤其小企業主)的所得與他們的付出相比並不過分。但讀者君你也不能否認,資本家裏也有不少川大統領這樣的,身爲大統領每天都幹不滿三個鍾,你說他以前能有多勤快。你敢說他的近四十億(據說)身家都是勞動的合理報酬(且不論買房放租這種“勞動”對社會是否有益)?

不管怎樣,大量財富是被繼承的,這一點無可否認。還是舉美國的例子(因爲數據好找),福布斯榜上最富有的十五個家族財產總計6180億美元,足以支持全美 UBI 一年(以成人$12k,小孩$6k的標準)還有富餘。這些家族如今的成員沒有一個是白手起家的。

繼承是一種不勞而獲。

所以如果你反對不勞而獲,那我得說:戰友你好!你說我們是先消滅剝削呢,還是先廢除遺產繼承?直接廢除他們一下可能接受不了,不如先封個頂,每人最多繼承一百萬,其餘全民分攤?

也許你轉念一想,覺得還是要對遺產繼承網開一面。也許你覺得寫遺囑跟發紅包沒有本質區別,收個紅包總沒問題吧——姑且假設這種說法正確,那麼我說,UBI 也是社會大家庭的紅包。如果子女可以領父母的紅包而不至背上罵名,社會大家庭的成員也可以堂堂正正領社會大家庭的紅包。

當然你個人可以有偏好:我就樂意給子女派錢,我就不樂意給陌生人派錢。你可以不樂意,你可以投票反對。你唯獨不能罵領 UBI 的人不勞而獲——除非連所有遺產繼承人一起罵。

有人拿着 UBI 就不工作,怎麼辦?

不怎麼辦。他們不工作就挺好。

支持 UBI 的理由之一就是結構性失業大潮不可避免。UBI 的目的不是讓失業者找到工作,而是保證他們即使永久失業也能活下去。不是再就業工程,是維穩工程。

如果有人在 UBI 支持下進修升級找到工作,那是錦上添花。但哪怕失業者就像大統領一樣成日挨家看電視發推特,只要他們不造反,UBI 的目的也就達到了。如果個別企業因爲 UBI 僱不起人而倒閉,這是維穩的一點小代價,值。因爲不論你是社畜所有人,還是社畜所有人的代言人(如 Andrew Yang),還是暫時做穩了社畜的人,還是與一切社畜無關只求歲月靜好的人,穩定都是第一位的。

還有一種希望(或者說妄想)推翻社畜制度的人,比如筆者我,本來對一切維護社畜制度的措施是保持懷疑和警惕的,但 UBI 是個特例,我認爲同志們應該毫無保留地支持:不僅因爲它能改善底層人民的生活,也因爲它能讓更多人體驗不做社畜的自由。“上午打獵,下午捕魚,傍晚喂豬放牛,飯後激揚文字”,這種自由一直以來是極少數人的特權,而現在 UBI 相當於一個向大眾開放的試玩版,這是好事。體驗是變革的第一步。體驗過才會向往,向往的人多了,正式版才有戲。

有的工作沒人做,怎麼辦?

放心,僱主能加薪就會加薪,加到有人樂意補缺爲止。加不起薪他就會關門,so be it。紐約麥當勞目前時薪$9,如果 UBI 實行以後得$12才有人幹,那就加到$12唄,要不就關門。在奉行市場經濟的社會,這就是正解(至少比最低工資更“尊重”市場,如果$9招得到人,政府不會強迫麥當勞加到$12)。

道義上這也是正解。不要忘了,UBI 只夠維持基本生活,讓人不至於露宿街頭、餓死凍死而已。如果 UBI 實行後$9再也招不來人,這就說明原來的人也不是“招”來的(說的好像他們自願似的),而是被露宿街頭餓死凍死的威脅逼來的。這種脅迫本來就不該發生,這種崗位本來就不該存在。

關於福利政策的許多爭議,歸根到底是一個問題:窮人爲什麼窮?左派怪社會,右派怪窮人自己。爲了避開不必要的爭論,我姑且這麼說(連這一點都不承認的右派估計也無法溝通了):如果一個發達國家(地區)的成年人窮到連基本生活都成問題,那麼這基本上不是他的錯;也許是天災(大病,事故,智力缺陷),也許是人禍(家境貧困,學校破爛,經濟衰退,產業遷移,種族性別歧視),當然更可能是天災人禍的聯合作用。這樣的人——身在發達國家,卻被天災人禍打擊到連基本生活都難以維持——世界上依然很多,數以百萬千萬計。這已經是文明社會的恥辱。難道我們非但不伸出援手,反而伺機逼迫他們接受但凡能維持基本生活的人都不會接受的工作?

如果加薪到$12,麥當勞多半也會漲價。作爲消費者我們要麼選擇不吃,要麼就付出一個文明社會該付的價錢。

UBI 會不會讓人變懶?

我可以回答:不會。我可以舉很多例子證明,一個人只要擁有正常的智力,受過正常的教育,有機會培養正常的興趣,就不會像大統領一樣行屍走肉地活着,多少會有點創造欲。我可以指出,自從人類社會有階級以來,有閒階級一直存在,但他們並不總是閒着,十九世紀以前大部分科學藝術成果都來自這個人數極少的階級直接或間接的貢獻。我可以指出,一個人就算成天和朋友嘮嗑也是在爲社會做貢獻,因爲與社會紐帶是人類幸福的一大來源……

但我不必這麼回答。姑且承認,一個人的基本生活得到保障以後,他就有可能變懶。

若果如此,我們不是更應該擔心前面說過的許多已經過上寄生生活的人嗎?我們不是首先應該擔心富二代變懶嗎?我們不是首先應該擔心那些已經或即將實現“財務自由”的人士變懶嗎?窮人變懶八字還沒一撇呢,然而就和不勞而獲問題一樣,有些人的眼睛似乎只能向下看,不能向上看。

他們之所以不擔心富二代變懶,不擔心財務自由人士變懶,只擔心窮人變懶,個中緣由頗可玩味。也許他們是這麼想的:富二代和財務自由人士攏共一小撮,他們逍遙並不影響我們的生活,窮人則不同,我們還指着窮人來服務我們呢。如果我們允許窮人不工作也能生存,底層勞動力就會縮水,底層工資就會上漲,我們享受窮人的服務就要多花那麼一點點,一點點錢。

這種想法一說出來就是無可挽回的道德破產(至少在我看來)。我懷疑很多指責 UBI 是不勞而獲的人其實也是破產人士,因此他們特別需要用道德的語言來掩飾自己。

不過,也許擔心窮人變懶的人真是沒想太多,也許他們真心覺得變懶是件壞事?

如果是這樣,讓我們思考一下懶惰和財務自由是什麼關系。財務自由這個概念本身就很有趣。尤其後兩個字,“自由”,似乎不經意間透露了一個重要真理:社畜(wage slave)是不自由的。只有當一個人不必爲生活所迫去做他不喜歡的工作,他才是自由的。

追求自由自然名正言順。知乎上有人問“如何實現財務自由”,下面都是認真支招的(不外乎踏踏實實做社畜,再學一些投資姿勢之類),沒有人質疑“你是不是懶”。

可現在 UBI 不正是要讓財務自由變得更容易嗎?UBI 實施以後如果再有人問如何實現財務自由,我們可以告訴他,你不用踏上社畜跑步機,不用研究股市利率,只要你滿足於基本生活,你就是自由的,你想創造什麼,盡管去創造。——然而這種平易近人的財富自由卻要被人質疑是制造懶惰?

這簡直就是在說:同樣是脫離社畜生活的自由狀態,如果用社畜的方式(即,爲社畜所有人制造剩餘價值的方式)去追求,就是“自由”,如果用其他方式去追求,就是“懶惰”。

由此看來,“財務自由”就是一支掛在社畜跑步機前的胡蘿卜,false consciousness。資本主義社會畢竟不能完全靠威脅社畜的生存來統治,所以胡蘿卜的存在也是不足爲奇的。

但“財務自由”四個字不是胡蘿卜的專利,我們大可以實行拿來主義,然後宣布:窮人並不會因爲 UBI 而變懶,他們只是實現了財務自由。

4 篇關聯作品
無條件基本收入23UBI2自由 7財務自由1false consciousness1虛假意識1
50
50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