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能理解的美国:Drugs

獅子虎
回覆
Yoga@yogafourmi

我不接受你把所有毒品混爲一談的前提。再說一遍,毒品是有很多種的。海洛因就算很小眾,我也不贊成毫無管制。大麻和LSD就算和煙酒一樣普及,危害也會小於後者(至少從現有證據看)。

禁大麻LSD不禁煙酒的社會 vs 禁煙酒不禁大麻LSD的社會,我選後者(假設禁止帶來的問題差不多)。

獅子虎
回覆
Yoga@yogafourmi
您认为烟酒社会危害大的理由是,烟酒人口基数更大,总体寿命减少量远大于毒品。
是这样吗?

不僅壽命減少,還有其他問題,比如疾病,因病喪失勞動力,給醫療系統增加負擔(如果像@可可托海的雪那樣算經濟賬,這些都得算上),酗酒引發暴力甚至犯罪,等等。

毒品的影响力可不仅仅是减少寿命,其引发的犯罪和社会不安定因素,这个成本远远超过了烟酒。

如上,酒精也是社會不安定因素。

另外你說的成本一部分就是把其他毒品非法化造成的。如果你把煙酒禁了,地下煙酒貿易一樣會引發犯罪。排除這個因素以後其他毒品的成本是否“遠遠超過”煙酒,我看不見得。你有什麼數據?

不能貼圖,請移步這裏。來源:柳葉刀

獅子虎
回覆
可可托海@altay
美国人对毒品的宽容

這本來就是個真假參半的命題。毒品和毒品是不一樣的。

大麻:如果你能理解對煙酒的寬容,你也應該能理解美國人(加拿大人,etc)對大麻的寬容。

阿片類:並沒有被很寬容(至少自從這個問題曝光以後)。說唱歌詞不代表美國的主流意見。我也不敢說主流意見是什麼,只能說我經常聽到的是“大麻應該合法”“阿片是個問題”。

如果你說美國相對中國總體上對drug更寬容,確實。但要說難以理解,我覺得中國人抽煙喝酒心安理得,卻把大麻之類視爲洪水猛獸的態度更難理解。

獅子虎
回覆
可可托海@altay
那你还能说出烟草危害比芬太尼大?

請不要再混淆毒性(個體危害性)和社會危害性了。

AR15和手槍,當然前者更能打死人(個體危害性),但死於槍擊的人絕大多數的是被手槍打死的。所以禁槍的重中之重是禁手槍。Drug同理,禁毒不禁煙草,就如同禁槍不禁手槍(for the record,我不主張禁止一切drug,大麻和LSD這樣個體和社會危害性都不大的應該合法)

香烟杀死人的时候都到中老年了
阿片见效快,杀的都是有劳动能力的年轻人

生命的價值不是用“TA還能交多少稅”來衡量的。這點你如果不同意我也沒什麼可說了。

酒駕死亡的中美差異主要應該還是美國人開車更多的關系。何況你在講美國,我就用美國的數字,與中國何幹。

獅子虎
回覆
可可托海@altay

沒跟你講安全,講的是社會危害。制定政策的出發點當然不是單純看一樣東西本身的危險程度,而是看它實際上造成多少危害。(另外能不能別用水做例子,水是生存必須,我們談的都是非必須品好吧)

獅子虎
回覆
可可托海@altay

每年阿片類過量死亡約七萬人(美國,以下同)。假設死亡的人每人平均少活五十年,喪失的壽命總量就是三百五十萬年。

煙草每年致死約五十萬人。吸煙者平均少活十年(不是假設,CDC數據)。喪失的壽命總量是五百萬年。阿片還是沒法比。

要論當場見效,酒駕每年也死一萬多人。

所以你们觉得什么是法西斯?

減少不勞而獲的可能性探討

獅子虎

遺產和贈予的實際稅率不可能高過個人所得稅的實際稅率,否則有錢人把兒子僱來發工資,你就只能收所得稅了。

如果我們的目標只是抑制貧富差距,我覺得在資本主義框架下,常規稅收+工會,不能說輕而易舉,但也不是不能做到(參見new deal,北歐模式),而且政治動員的阻力比哈柏格稅這種新玩意兒小很多。

資本主義必須死的根本理由(我認為)是地球生態有限的承載能力和資本對利潤的無限追求的矛盾。這個矛盾用哈柏格稅似乎也解決不了。只有民主控制經濟活動一條路。

(或是最後一次) 真正全港民選選舉

恭喜何君堯區議會選舉落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