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一類保護動物

既然談民主太早,那就談反法西斯吧

有人說中國眼下談民主還太早。確實,也許有更緊迫的問題,比如反法西斯。

最近看到一篇2014年的舊文,中國是不是法西斯國家?點開鏈接的同學不要期望太高,作者(John Weeks,經濟學家,倫敦大學退休教授)只是信筆寫來,一個專欄而已。但這個問題是值得討論的。以史為鏡可以知興衰。如果中國確實走在墨索里尼的道路上?如果希特勒選擇了“和平崛起”?不要急着說 it can't happen here,1933年的德國人也沒想到後來會發生什麼。

要強調一點,雖然作爲吵架用語的“法西斯”已經跟另一個 f-word 沒什麼區別了,但 Weeks (以及我)關注的是這個詞的原有含義。Weeks 認爲法西斯政權是右翼威權主義政權的一個真子集(非法西斯右翼威權不是空集,皮諾切特在那兒);除了右翼威權以外,法西斯還有以下要素:

  1. 鼓吹民族主義。不一定要達到納粹的高度,意大利那種“我祖上羅馬帝國比你闊的多啦”堆砌民族優越感,也是達標的。
  2. 打壓工人階級。
  3. 從根本上否定啓蒙價值。“法西斯主義認爲,取消個人權利不是對抗外敵之類威脅時的臨時措施,而是必要的、恰當的組織社會的永久方式”(我的翻譯)。又引墨索里尼的話:“法西斯主義全盤反對民主意識形態的復雜體系,理論上否定之,實踐中消滅之。法西斯主義不認爲多數人僅僅因爲是多數人,就可以指導人類社會”(我的翻譯)。
  4. 社團主義(corporatism),即打壓民間組織,用黨或者聽命於黨的組織取而代之。比如納粹搞了希特勒青年團(用來組織青年),德意志勞工陣線(用來組織勞工),甚至NSRL(一個全民健身組織,英譯 National Socialist League of the Reich for Physical Exercise)。
  5. 軍事擴張。

Weeks 認爲中國至少滿足前四條(第五條他還在觀望中)。

關於第三條,Weeks 說,“我和中國官員談話時常常聽到他們強調所謂亞洲價值:中國人民需要的是物質生活的提升,而不是西方民主。”這種論調在 Matters 上也屢見不鮮。說這話的人是不是真的只反對西方民主而提倡“真正的”民主(我也同意西方民主不是真正的民主),是不是真的願意在物質生活提升後支持民主化(要提升到什麼程度?上海現在能不能搞民主試點?),我是很懷疑的。不過就算這些人原則上還是民主支持者,小粉紅這一代我覺得不容樂觀。

帝國的新生力量


當然你可以說上面五個要素是一家之言,但我還沒有看到哪家之言可以明確地把中國從法西斯陣營中排除出去。檢驗幾個 Weeks 沒有考慮、但通常被認爲屬於法西斯主義的特徵:

  • 國家緊密控制資本(但並不保護工人,所以不是社會主義)✓
  • 強調歷史的輝煌(羅馬帝國、神聖羅馬帝國)和近世的屈辱(一戰),將黨國使命定義爲“復興”✓
  • 特殊的儀式感和審美情趣(如圖,《意志的勝利》)✓
黨代會

所以,中國到底是不是法西斯國家?或者說有沒有在法西斯化?

如果有,能否阻止?

如果 Matters 上潛伏着法西斯主義者,我也不會感到意外。歡迎你捍衛法西斯的正當性(認真的)。

1 篇關聯作品
30
30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