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詰草

嘗試著把全部的不公都寫下來。

Part5

律师们其实已经跟公安局很多人打过交道,而且都已经蛮熟。但说实在的,贝尔始终不喜欢来。公安局有种莫名的局促和不安感。

马兰快步走到接待前台。

“你们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么?”

这位前台接待的警察是新来的么?贝尔似乎没见过这个人。

“前阵子你们抓捕了一位律师叫查尔斯的,我是他的律师,我要见他。”说着把委托书交给警察。

警察接过委托书看了下。“你等下。”说着翻查记录本。

“他跟国家安全有关,现在还在审讯过程当中,就算你是他的律师也不能见。”

“国家安全!?”马兰惊讶的复述了一遍。“他怎么会跟国家安全有关?”

“现在还在审讯过程当中,不能跟你说相关的情况,请回吧。”

“那如果是这个呢?”说着马兰拿出一个证件。“国家一级律师,这样总可以了吧。”

帝国国家一级律师,拥有这荣誉的都是对帝国的法律体系有着重大贡献的人。它由皇帝亲自颁发,并且有着一个权力——无论委托者涉嫌犯下任何的罪行,无论在判刑前后,受委托的国家一级律师都可以要求与其见面,并且为委托者进行诉讼。帝国全国也仅有10个人有这荣誉,但都是在太上皇执政时期所颁发。

警察接过证件,看了下马兰。把证件递回给马兰一脸不情愿的说着:“你等下吧。”

说完之后转身走到后面的办公室。

“幸好来之前回了办公室一趟拿这东西。”马兰苦笑了一声。“不对,该说不幸吗……得用上这东西……”说着把证件放回到上衣的里面的口袋。

过了一会,这位警察回来看着马兰说:“你们要见面是没问题,但到时候会有其他警察在场。”

“不能,在规定上我可以要求跟他单独见面,不能有警察在场。”

“那怎么防止你带走他啊。”

“这是你们的地盘,而且是你们安排的房间,而我们只是普通人,也没接受过训练。三个人要逃出这座公安局……以你们的能力来说,我们还能逃出来不成。”

“……”警察看着马兰。“那么万一他跟你们串通,要毁灭证据呢?”

“我们律师是有权跟委托者单独见面,如果你真有这个疑虑以及相关的表证的话大可把我们也一齐逮捕。当然,你要是没这个证据把我们逮捕的话,你们得想想怎么在法院上补全。另外,你们要是不让我们单独跟委托者见面的话,也得想想怎么在法院上补全这个理由。”

这位警察的表情瞬间变得不高兴。他大概是想着找借口插一个警察进去进行监视,但被马兰这通话给吓住。

“你旁边的那个也是要一起见他吗?那都登记一下吧。”一边说着一边不情愿的拿出登记表给马兰。

马兰和贝尔各自在登记表上写上两个人的名字,身份证号以及联系方式,所属公司等。接待警察看了一遍之后让他们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等。准备好了之后会通知他们。

马兰坐上之后拿出另外一根烟点着吸着。抽了一口苦笑着说:“从太上皇手上接过这证书以来10多年了,还是第一次使用。由于有不好的预感回办公室拿了这东西,还真是应验啊。”

“查尔斯怎么会跟国家安全有关系啊……”

“不知道,等下见到他的时候可以问清楚。”马兰吐了口烟。“我就不知道查尔斯犯了什么事。”

贝尔几乎就没见到过马兰有这种不安的表情。

在大家入职的时候,马兰都会让大家签一份律师委托书,委托马兰成为自己的律师。这是以防万一出事之后马兰可以以一级律师的身份帮到大家。当然这份委托是免费的,或者说马兰是为自己定下的义务。

大概也是因为一级律师的身份加持,马兰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会自信满满,谁都没想象过他会有这种不安,急促的表情。

“你们就是想见查尔斯的人吧,跟我来吧。”另外一个警察走了过来。

“走吧。”说着马兰和贝尔起来跟着警察走到一个审讯室。

进去之后看到查尔斯正坐在桌子对面。对比上一次整个人憔悴了很多。脸上的胡子长出来了很多,很长。头发蓬松,明显已经有好几天没整理。

“马兰?贝尔?”查尔斯看到他们瞬间笑了起来。“你们来了就好了。”

“你们有一个小时见面时间,完了就敲门吧。”说着带路的警察走出审讯室,关上门。

“查尔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马兰等带路的警察关上门之后抢着问。

“我也不知道,前几天我准备出门找哈特,一开门就看到一些警察站在门口,然后就被告知被拘捕了。”查尔斯说着叹了口气。“这几天却一直揪着我收入税务问题不放。”

“……这什么回事?还几天了,这年头拘捕我一个所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居然不给我拘捕通知。还有你知道我来见你的时候他们说什么的吗?说你犯了国家安全相关的事,一开始还不让我们见你呢。”马兰扬了扬手中的国家一级律师证书。“要不是这东西我们都见不到你。”

“国家安全……哈哈哈。”查尔斯苦笑了几声。“那大概是哈特的案件吧。”

“哈特的案件?”

“除了这个我想不出其他涉及国家安全的事情。”查尔斯叹了口气。“他们两口子在这里都待很久了,这几天见不到我不知道他们急成怎样。”

“他们今天才到办公室来找你。”

“果然啊……贝尔,他们有说什么吗?”

“没有,他们只是说好几天没见你所以担心,如果你不方便继续下去的话他们也不会勉强。”

查尔斯苦笑着摇了摇头。

三人一时沉默。

“马兰,我现在这样子,看来帮不了他们了。”查尔斯看着马兰。“马兰,听着,我之所以加入你的事务所,是认同你的理念,认同你的做法。所以……”查尔斯似乎想继续说下去,但还是停了下来。

马兰看出来他心里面的犹豫,坚定的说。“查尔斯,我会想尽办法把你带出去的。你先告诉我情况,我会向法院申请人身保护令,以及告他们在没有充分的证据下拘留你这么久。”

“我是没那么容易出去的,你也知道一旦涉及国家安全,拘留的限制时间可以去到1个甚至几个月。”查尔斯苦笑。

“那也是在有足够证据支持的情况下,现在他们找你税务的事,又不是国家安全。”马兰笑了笑。“我明天就去法院申请个人保护令,看他们还能拘留你到什么时候。”

查尔斯听着笑了起来。“那马兰,我的自由就交给你了啊。”

“放心吧。”马兰也笑了起来。

“为什么哈特的案件会涉及国家安全?”贝尔想了想,还是说出了自己刚才就想问的问题。

查尔斯看了下贝尔。“你们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大概。”

“虽然我们是有约定互相不能随意插手对方的案件……”

“不是这个问题,毕竟……”查尔斯停了下来。

“查尔斯,这件案子上有什么困难的尽管说吧。”说着马兰拍了下查尔斯的肩膀。“你是相信我的。”

查尔斯看着马兰一阵子。“好吧,毕竟就算我出去了也还是得找你帮忙。”

“听着。近10年来,印加联邦和帝国的关系越来越差,现在边境附近的一些村子被强制征收建设军事设施。这些村子的村民有不少有被安排到移住到别的地方。”

“但哈特一家却没有?”

“不是,哈特的村子不在征收的范围之内,应该说哈特所处的村子离边境还有一段距离吧,离边境大概在500-600公里吧。”

“不过问题就在于,他的村子原本就是一个旅游点,虽然并不算知名,但近来似乎有好些个旅行家在自己的专栏上写了这个地方的事,然后逐渐的有人到这地方来旅游观光。”

“有一家公司看到之后就很想拿下村子的一大块地来发展,只不过由于他们要价太高,没办法拿下来。他们有用其他一些办法试图把村子的地价降下来,但一直不行。最终,他们借军队征收的名义,驱赶居民。”

“借用?那跟当地政府一对就知道了啊,这件事也不应该闹到帝都。”

“问题就出在那家公司联合了当地政府还有军队。驱赶村民。但他们不肯,在村入口,出口都架起路障等设施阻挡驱赶部队。军队现在还没拉下脸直接来驱赶,但警察是用到了的……”

“这公司是?为什么能够串合军队和政府。”

查尔斯叹了口气。“这公司是哈里特地产有限公司。”

“哈里特??”贝尔惊讶的叫起来。这公司是帝国的大型政府企之一。涉及的范围几乎都跟土地有关。包括住房,渡假村等。但很少很少这类的负面新闻以及传言。

由于帝国的政策关系,涉及土地的相关仅限于帝国企业参与。只不过丹尼尔商会下属也有帝国的各式企业,其中包括土地的,所以贝尔也有参与过跟哈里特相关的案件。

大概是由于它是帝国的招牌企业,也是帝国的大面子。在处理纷争上哈里特给人的印象跟别的国营企业不同,是特别特别的好。既然做生意,肯定会有合作,也会有争吵。但哈里特基本都会选择私下解决,并且不会强势。

“准确来说是他底下的子公司,一个名叫李维斯的房地产开发公司。但不知道为什么这层关系相当难查,我也是花了很大很大力气才调查到。”查尔斯叹了口气。“我能想象到的涉及国家安全的就只有这个。”

“那李维斯跟国家安全又有什么关系?”马兰不解的问。

“它跟现今皇上有关系。据传,它背后的老板就是现今皇上。”

“皇上?为什么会跟他有关系?现在整个国家都是他的了。他何必这么做。另外这个传言又是从哪里来的?”

“不知道,它跟皇上的关系我还在查,结果被逮进来了。这些我都是听李维斯的其中一个财务说的,真假还是得查。但是……”查尔斯摊了下手,苦笑了一声。

马兰和贝尔互相看了一眼,都觉得眼前这件事很棘手。

这时候一阵敲门声响起。

“没有时间了,有什么话赶紧说完。”门外的警察似乎不太耐烦。

“他们应该没搜查到任何文件,你们检查下我的椅子,特别里面。”

“里面?”贝尔想继续问,但是被查尔斯打断。

“帮我跟妹妹说一声,好好保重。”

马兰跟贝尔想继续问些什么,但警察已经开门。

“谢谢你们来看我。”查尔斯留下这么一句就被警察带了出去。

“两位请吧。”而在另一旁的警察冷冷的说道。

马兰叹了口气。“走吧。”

贝尔听到也只好不情愿的离开。

在走出公安局的时候,贝尔回头看了下这座庄严的建筑,一股莫名的不安感涌上心头。虽然做的这一行,免不得要常来这里,但往后,很可能因为自己的事情而要进来吧。当年,父母双亲又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情走进这座建筑的……

“哟,马兰,好久不见了。来公安局怎么也不来找我啊。”一位身穿便衣的看起来像是警察的人向前跟马兰打了声招呼。

“哟,约翰,好久不见了。什么时候调回来的?你调回来都不通知我一声,我怎么找你啊。”马兰看着他笑了下。

“你没收到信吗?还是你贵人事忙所以信件都还没来得及看?”

“别开玩笑了,你都没寄给我我怎么收到你的信。”

“看来又是那小子忘了寄。我回头教训教训他。”约翰一边笑着说一边走到他们身前。小声的说了一句。“我这次回来是为了查尔斯的事,马兰,晚上来老地方聚一下。”说完从他们身旁走过。

“等等……约翰。你说什么!?”马兰惊讶的问。

约翰却没理会,径直往公安局走。

马兰和贝尔互相看了一眼。

“他是谁?”

马兰吸了口烟。“我的一个中学同学。不过都很久没见了。我只知道他当了警察,先回办公室吧。”

说着两个人坐上马车连忙回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

两个人在路上就一直琢磨着查尔斯那句检查他椅子。既然是里面……

贝尔把查尔斯的椅子拆开,果然一叠文件放在里面。

“幸好他把文件藏在这里。” 马兰一边说一边把文件分一些给贝尔两个看。

文件里面写的查尔斯所说的差不多,只不过更加详细些,里面包括一些证据。

由于李维斯并不是上市公司,所以其中的股权关系相当难查。最后查尔斯也只是从其公司的一个财务人员的言谈中得知。

哈里特占股权大约60%,其余的40%里面皇家占35%,其余的由一些官员所占有。而哈里特众所周知是国营企业,但其实皇家占有哈里特的49.9%股权,其余的才是政府所有。前任皇帝退下来成为太上皇的时候已经宣布不再管任何事,所以可以把当今皇帝视作李维斯的实际控制人。

如果有这一层关系,那么为什么李维斯可以动用警察,甚至军队都可以解释得通。

“这下……”

哈里特作为帝国的面子,处事一向很柔和,并且很顾及名声。目前哈里特的董事长还是太上皇执政时期的尼米尔。作为太上皇的心腹之一,他经常被人视作为太上皇的代理。如果从这层关系上看,太上皇唯一还在控制的东西就是这家哈里特公司。

“贝尔你跟哈里特公司打过几次交道,有什么想法吗?”

“完全没有……”贝尔叹了口气。“哈里特他们是非常顾自己的面子的,所以做事都会很圆滑。遇上诉讼基本以庭外和解来解决。但这件事,用这些资料能不能跟他们交涉我真的是没底,毕竟牵涉到当今皇上。但这个也只是李维斯的财务所说,如果要拿来交涉的话,我们需要更多的证据。”

马兰点了点头。

夕阳把办公室渐渐染红。贝尔看着这风景不禁和现在的帝国联系起来。马兰也看了看窗外。长叹了一声。

“那今天先到这里……贝尔你先回去吧。”马兰停了下似乎想起什么。“等等,你之前说哈特来过?他有留下联系方式吗?”

“有的。”

“那我明天一早就去见下他们。”

“那个约翰,你打算去见他吗?”

“我跟他的关系还是不错的。在当上警察不久他就因为能力出众而被调到边境处理恶劣的治安。可以说公安总局是把他当成专门打恶的了……于是他几乎满帝国到处跑。”

“这样啊……”

“我等下会去见他,毕竟有关查尔斯的事,我不能不见。明天你的诉讼结束之后,我们在这里碰面讨论下这事吧。”

“好的。”

“说来,你最近能不能见到布鲁斯会长?”

“啊不好,幸亏你提起布鲁斯叔叔,我才想起来今晚要跟他一起吃饭。”

马兰把查尔斯留下的文件都交给贝尔。

“交给会长看看吧,我想知道他有什么想法,这个时候多点人来想办法也是个方法。”马兰似乎想起什么。“他是无论在联邦还是帝国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应该……不怕吧。另外让他多复印几份,我需要原件放回原来的地方。以防万一警察再次来查,现在这阶段不让他们有对我们的太重的防心。你也得准备被警察问话。”

“知道了。”

“那你就去见他吧,时间也不早了。另外,帮我跟布鲁斯会长问候下。”

贝尔点了点头,接过文件,用文件袋装好之后离开事务所。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Falling down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