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豆

我不相信

210819上海 | 点名批评肠胃同学

發布於

这几天经常在外面跑,食欲也开始变得紊乱,今好不容易有一日休息,现在下午四点钟已经吃了四餐。午餐刚过两个钟头不到就钻心地饿,饿得躺不下来,饿的头晕脑胀。点开外卖软件和众多食物相顾无言,想起费希特那句:“不是食物让我们饥饿,是饥饿让我们看到食物。”(好像和我想说的并没有关系,又乱引用),一块巴斯克蛋糕加上运费足足要55元,这是就算前心贴后背也无法说服自己下单的程度,只得跑起来在冰箱里挖出一条墨鱼肠面包,挺好吃的,就是吃完半个小时后我又饿了。

肠胃这个东西在我的身体里权力仅次于心脏,连大脑都要排在其后。但心脏稳重大气实乃大家之风;肠胃却宛如小县城暴发户,动不动就唧唧歪歪,大脑忍不住说它几句,它就要大喊“你放屁!”,然后闹地更厉害。

我经常被说:你也太敏感了,这其中定有肠胃的一半功劳。哄肠胃就像是哄男性脱口秀艺人梗里的女友,你不知道它为什么不开心了,总之就突然开始胀气、肠鸣(这是我最近花19元在好大夫上挂号看医生新学的词)、便秘、腹泻,或是并没有打算要腹泻但给你一种需要立马找到方圆五十米内的厕所的紧急感。于是你只能一头雾水地迁就着,然后在心里偷偷骂娘。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