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leytheScorpio

喜愛書寫

不合作運動 癱瘓政府部門

發布於

早上10時的政府總部,也許是經歷了一整夜的佔領,人們都顯得有點疲倦。11時,有人大叫一起走,然後夏愨道就被堵塞了,有些人留在路上,有些則大步走到十分鐘步程外的警察總部。到達後,一些人走到軒尼詩道,東行線被封,當人們渙散地坐在馬路上擦着手機時,有個年青人拿着只有手掌般大的「大聲公」,大叫一齊走到稅務大樓去,12時45分準時出發。昨天歷時兩個半小時的「不合作運動」,正式展開。

主稿

幾個領頭的年青人兵分幾路,分別走入不同的道路和人群中,大喊「去稅務大樓」,「留喺警總無用,警察唔會咁快回應架!去稅局喇!」邊喊邊走,初時只有十數人,經過警總轉入駱克道時,愈來愈多人加入,他們有些交頭接耳,大家彷佛也不太知道為何要去稅務大樓。但領先的幾位一直都向人群招手,帶領他們繼續前進。過馬路時,有些女孩子甚至問其他人,稅局在那兒,然後有人往左邊指去,說就在馬路對面。

走到告士打道,路已被封,但人們要橫過路也不輕易,因為要攀上高欄,有個女孩在攀過後卻抽筋,其他人就幫助她舒展。大約一百名黑衣人15分鐘後浩浩蕩蕩到達稅務大樓,有些人急不及待走進大堂坐下,而保安則立即落閘,此時若要走出去,就只剩一道門沒關,由參與「不合作運動」的人士阻擋着。

人們來此聚集「聊天」、「交稅」,大樓辦公室內的人士逐漸撤離,而「交稅」人士則不再讓人進入大樓,偶爾傳來人們與市民的吵架聲。中六的黎先生和洗先生本來在警總,聽見有人號召便加入,還買了水送給來交稅的朋友,「只係希望用唔同嘅手法迫政府同我哋對話,我哋支持和理非。」黎先生說。他更說最大的訴求就是要警隊正視濫權的情況。

雖然他們說自己是和理非,但612那天,他們卻站得很前,就在添華道迎着催淚彈,經歷衝突,又跟過別人來稅局「交稅」,洗先生就說也許「不合作運動」更適合大部份香港人。而那天在中信大廈被催淚彈四面「包抄」的阿東,想起那天被警察在沒有通知下,在和平示威區發放催淚彈,大家只得一道玻璃門逃生而差點而釀成人踩人悲劇,依然感到非常憤怒,「不合作運動令人唔方便?香港人包容下喇,你係打份工我都明,封呢邊咪行另一邊囉。」

而四名不願透露名字的「交稅」人士則說是跟人來此交稅,「好多人都唔知嚟做咩,不過無大台係咁喇,我哋要相信大眾嘅智慧。」四人在雨傘運動時也有參與,認為那時行動不流動,「經歷五年,大家都覺得坐係無用,依家無領袖,大家覺得啱咪做囉,更多可能性。」他們形容這場運動將會是「變幻莫測」。

配稿

人們先是坐進稅務大樓,兩小時後,移師對面的入境事務大樓,他們安靜地移動,走進大樓,然後不動聲色的坐下。在場有不少打工仔聚在兩幢大廈之間的廣場中,擦手機或講電話,他們有些顯得焦急,有些卻跟其他同事在聊天。陳小姐拿着手機在自拍,笑言從未見人包圍過大樓,她是在入境事務大樓上班的公務員,上司得知有人進行「不合作運動」,更叫員工提早下班,「我仲有啲同事喺上面,多嘢做咪做埋先走囉,咁多黑衣人出嚟係有原因嘅,時代唔同,大家經歷嘅唔同。和平遊行係令香港人驕傲嘅,不過堵塞公共交通公具就唔係咁好。」對於堵塞政府大樓,她卻表示可以接受,只要不是非法,少少混亂是正常的。

而另一位於稅務大樓的工作的謝小姐就認為堵塞政府大樓的做法不好,她的工作主要處理投訴,卻因為此運動而要提早下班,「好彩同事幫我攞個袋落嚟,下個星期返嚟就有排忙,希望佢哋保持冷靜。」途經入境事務大樓的黃小姐一邊走,一邊跟在場年青人說加油,她說自己支持不合作運動,「一日不撤回送中條例,一日都有機會翻生,拖過了G20又會再攞出嚟。」不合作運動的意義在於以和平、合法的方式以迫使政府回應及正視人民的訴求,但同時亦會做成其他市民的不便,黃小姐就講得「不方便」並非借口,「一定要堅持到政府撤為止,全港200萬人都支持佢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