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雪莉Shirley

上班用英文、下班用中文的人,方格子專欄《英該很簡單》作者 不談工作,只談風月。

微小說/ 閉上眼,就去到想去的地方

夜深了,本來已經很晚,碰上疫情,餐廳堂食部分只營業到晚上6時。下班餓了,當你以為還可以買外賣時,就真的是「少年你太年輕了」[註1],大部分餐廳都因市道差,客人少,而提早打烊。當四周的餐廳都快打烊或已過了last order 的時間,他/她才下班,徐徐從一商廈步出。

[註1: 意思是你太天真了。]



工作時間不定,已是都市人的一出生的烙印 —— 深刻而且痛。這種痛,不是傷春悲秋無事呻吟的抽象、主觀的痛,而是切膚之痛。因為飲食不定時,所以胃痛就在所難免。有時即使不痛,也餓到麻木,不想吃東西,直接回家,飲杯水就睡覺。 


這種生活(還是生存?),是friend-proof的生活。任何朋友都會被你拒諸門外。你想約誰,誰明天就要早起上班,今晚不出來了;週末了,他們有空了,你卻要加班。



今晚,卻有一點不同。

他/她的手機屏幕亮了。



「我今晚可能要早點回家陪家人。只能出來一兩個小時,你不介意嗎?」

「不介意啊!但你會累嗎?你今天忙了一整天了吧?」

今晚9-10 度,手機冷到像冰一樣,但他/她的心被文字溫暖了。「不介意呀。」



他們約好了在已關門的服裝店前面的巴士站等。



「對不起!我遲了一點。」他/她收到對方的文字訊息 。

「不要緊。你在哪裡?我到了。要不⋯我來接你?」

「不用了。我快到了。」

終於等到了。「我們是乘搭哪一架巴士?」他/她指著巴士站牌說。

「這架。」

「噢。跟另外這一架有什麼分別嗎?」

「有呀。這架不經我們要去的那一個站的。」

「你也挺熟悉啊!」

「我算是巴士迷吧!」

「我想說,你的外套很好看呢!」

「是嗎?哈哈,是和家人在日本買的,御寒首選!」

「我下次去日本也買一件!」







「你一會兒想去哪裡?」

「海邊吧。這麼晚了,也沒購物中心在營業吧?哈哈!」

「也對噢。哈哈!」



他們有一句沒一句的在巴士上聊著。說著巴士站的站名是指哪一棟建築物,巴士站外的漆黑風光和平時喜歡做的事。



像中學生課後聚會一樣,沒有機心,沒有特別的目的。只想放鬆的談談自己,談談別人、不需像看另一半的臉色,以防自己說錯話,不需猜疑如果我說了這句點會否引起誤會,又不需要刻意描述一些什麼辛酸史去搏取同情或爭取認同,更不用擔心會否一言不合便立即吵起來。



他/她有多久沒這樣跟人聊過天? 



在公,他/她經常說話,但對他/她來說,為工作說的話都是廢話。在私,因為工作時已經常說話,說得喉嚨也痛。所以下班時,她/他一個人住,更不需對任何人說話 ———最多也是對外賣員道謝。



下車後,他們便一直走往海濱,然後沿著海濱長廊走。



「嘩,竟然有人在這種天氣下跑步!」

「對,還穿著羽絨呢!」

「真有毅力。」

「對!佩服佩服!」

「這個海,很大,很美。有些人可能不那麼認為,但我覺得很美。」

「這就夠了。」

「嗯。」他/她對著海微笑著說。


海濱長廊差不多一公里。走著走著,他們都不知道經過了多少支街燈了。只知道海風吹過來,很冷,但很舒服。他們以為很少人來行,其實也有很多。



「前面前後左右加起來有5對情侶呢。」

「這裡真的比我想像中多人。」

「覺得太擠了?」

「不。」他/她笑說,「也沒太多人。是正常的啦,這個碼頭也是著名的打卡熱點,下午的時候才更多人呢!」



他們走得愈來愈近,風愈吹愈冷。人潮愈夜愈多,他們愈走愈遠,有時聊得起勁,有時不發一言。

至今想起來,那晚也是他/她少有的下班後還到另一區和朋友散步的一晚。今晚,下班後,他/她又要坐長途巴士回家。睜著眼,他/她就想起明天煩人的公事。一閉上眼,他/她就可以見到想見的人,去到想去的地方。

{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如果

今晚只有我一個人

詩/ 如何找回自己? (GPS 定位)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