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雪莉Shirley

上班用英文、下班用中文的人,方格子專欄《英該很簡單》作者 不談工作,只談風月。

短故事/ 最近,她很想找一個地方抽根煙。

最近,她很想找一個地方抽根煙。



其實很久之前做著一份「朝十晚十」[註1]的工作時,就是她剛學懂抽煙的時候。工作壓力令她學會一句舒壓的對白:「一盒幼卡呀唔該!」 像信徒低聲喃喃自語說著的mantra 一樣。但這不像《Eat, Pray, Love》裡的印度的佛教徒一般,低聲喃嘸,humble and subtle, 這一句「幼卡呀唔該」是自豪而舒暢的: 終於可以暫時逃離現實令人透不過氣的工作,可以盡情投入煙仔另一端一燃即著的火焰,彷彿燒光的不只是煙草,還有煩不完的公事。煙霧繚繞,希望煩心的人、事都一律隨風飄散。



她不主張別人吸煙,也沒心教育大眾戒煙。「鐘意食咪食,唔想食咪唔食囉!」如同她所做的。



她只是碰到不順心的事才會想買一包香煙。就像一些我們在感到悲傷時才會想起、想對他/她傾訴的人。只能同憂,未能同樂。在充滿過客的長河裡,只能共患難,未能共富貴的人,本身都不少吧?



香煙只能分享她的苦惱,未能見證她的快樂。



除非她重遇當年與她一起吸煙「打邊爐」[註2]的好友。就像某一晚,她送朋友坐船,朋友上船前她們抓緊飯後的時間吸兩口煙,敍敍舊。



今晚,卻只有她一人。



她選了街頭一個沒太多人看見的地方,大口大口地吸,像儲起幾年的嘆息和無奈,等待呼氣時,將烏氣吐出。別人吐氣揚眉,她邊吐氣,邊皺眉。



有日本醫生寫書說過,人呀,想起傷心的事比想起快樂的時光更難。這不就像我們對香煙一樣不公平嗎?名曰香,但只能被施捨到吸煙者不堪回首、恨不得馬上掉進溝渠中的臭名、憾事。



也如同那個只能聽到我們報憂不報喜的人。



或,工具人。



發光。暗下來。煙霧徐徐漫出。盤旋。飛舞。繚繞。直上。迷失。消散⋯⋯



只差雨景,和一間酒店房間,就是一個MV了。

-

註1: 早上十時上班直至晚上十時

註2: 圍著有煙灰缸的垃圾桶與別人一起吸煙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