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雪莉Shirley

上班用英文、下班用中文的人,方格子專欄《英該很簡單》作者 這裡不談工作,只談風月。Liker social : shirleyleung0716

從一個不運動到想跑10公里的過程

從一個不運動到想跑10公里的過程



那天,早了很多下班,難得工作日程放過我,皇恩浩蕩,當然會想早一點去跑步。所以,晚上班回家放下手袋戒指之類的隨身物品,洗了一個澡,洗走工作的疲勞之後,就換上運動裝,腰間纏一個跑步腰包,放了門匙、八達通、手機和耳機,就出門了。

一直都很想去沙田城門河跑步,但我家附近連一條河的尾巴也沒有,所以就決定登上火車,穿過幾個火車站,去到約20分鐘車程之外的區域跑。

去別的地區跑步,像去了別人的家,自己明明不是住在那裡,卻理所當然地在那裡跑步,享受那裡帶來的靜謐的河水、明亮的街燈和稀少的河畔人流。像所有東西都是暫借的,畢竟跑完之後,就要離開這個地區,因為我根本不是住在這兒。

如果可以住在沙田都好,起碼,每天都可以來到有水的地方跑步。或者,荃灣、深井、青衣、尖沙咀、東涌、北角、太古城、西貢、觀塘都可以,總之,凡是有河或海的地方,我都想去住一趟。每幾個月換一個地方也可以,自小沒有住在有水的地方,就很想搬到有水的地方住。在海濱河畔跑,和在森郊野徑跑是完全不同的,那池水就像有一種攝人的魔力,在你耳邊輕聲耳語,像唱催眠曲一樣,令人舒心釋壓。

發給朋友我在城門河的長方形的跑步路線圖,我興奮地在Whatsapp和 Instagram裡打字:我終於完成了這個心願了。這是我喜歡上長跑之後,心中的「必跑地區」的check point之一。今天,終於可以在這個checkbox剔一剔了。

朋友問我:你以前從來不做運動,現在為什麼學人跑起長跑來呢?

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我都不知道答案。當初疫情爆發前,一直都有跑,因為再早一點之前,我是完全不運動,基本上由幼稚園到中學畢業都沒有怎樣運動過,如果男生要找一個運動型的女孩,我根本不會現身,因為我連普通人的一星期做一、兩次運動也不會。完全是直接癱在床上當廢人,玩手機、電腦的那種年青人。

之後,好像因為家附近有一間體育館新落成,和當時的男朋友玩到沒有地方可以玩了,就一起去跑跑步看看。那間體育館的較高樓層有一條室內緩跑徑,跑者可以俯瞰下層的籃球場。

當時是覺得頗新奇有趣的,所以去了一次之後,就一直去了。不過唯一的缺點是,裡面的冷氣太冷,我當時還不習慣跑步,也不擅長跑步,跑一兩圈已想停下來,或者跑不到一圈(一圈四百米)就要走路休息,所以基本上不會流太多汗,那種強勁的冷氣直吹得到渾身不自在。明明運動就是要流汗,我卻像在冷氣機的雪種旁邊跑步一樣,感覺奇怪得很。

之後,開始跑上了一小段正軌了,就爆發疫症了,然後,就沒有然後了。一直都呆在家中,直至今年新年開始,覺得再這樣荒廢下去真的不是辦法。一直都看到有其他跑手早在新年前已開始習慣「口罩跑步法」。新年時,趁著放連假沒有事做,就戴著口罩去試跑了。

開始重新接觸它,不能太激烈,太辛苦的話我會想放棄。所以,我就選擇了樓下的公園的緩跑徑。果真,一首歌三分鐘下來,我跑不到一首歌的長度就要改為走路了。當然,也是氣喘如牛,簡直是廿八歲的年紀配個八十歲的身體。年輕人,就是如此沒用嗎?不。沒用的只是我。

然後,周不閒時就下樓去試腳,試試自己可以再跑多遠。其實也只是志在不想整天癱在家中像個死物一樣靜止不動。因為我平時只是看書寫字看電影,基本上除了走路逛街和半年才行一次的山之後,也不會再做什麼特別的運動。工作也不是運動量大的工種,每天大部份時間都是坐在電腦和學生前,加上我喜歡四處找好吃的,長此下去,除了痴肥,我想不到另一個結局。

所以,跑步其實一開始只是為了「到樓下走走」。我都真的只是走,反正跑不到兩個圈又想改為走路,又要休息了,十分沒用。

然後,隨著跑步徑愈來愈多人,甚至有BB車,更有大有少的在「打卡」拍照,閒聊,慢著,這不是一條緩跑徑嗎?那我可以怎樣跑下去呢?貪方便不去體育館就是有這種壞處。然而,緩跑徑外面就是很多人騎單車的單車徑,單車徑旁有行人路,與其在這裡被人阻礙,不如離開這裡吧。疫情未過,我也不想在室內跑,吸入別人的汗和呼出的空氣,所以,就決定跑街了。

開始跑街之後,真的跑了一條短斜坡就要停了,就算是直路,也只能跑很短的距離。之後,漸漸地,身體竟然出現明顯的變化。

雖然變化來得很慢,但有一天,我發現我竟然可以跑5公里,由一個火車站跑去下一個火車站。雖然中間有休息,但每次慢跑之後,無論我的目的地是哪兒,愈跑就發現我需要休息的時間變得人愈來愈短,而每次短暫休息後,能再跑的距離也愈來愈長了。原來身體的確很誠實,有時讀書讀得再努力,不擅長就是不擅長,例如我的數學,現在計學生的分數,即使只是個位加數,我有時都會用計數機,雙位加數就一定會用,根本不像是成年人該有的計算能力。由此可見,我的數感比語感差幾十萬光年。但是,physical training卻是很實在的事,種瓜種瓜,種豆得豆,即使在學校裡體會不到,在數學課裡體會不到,在職場更是體會不到,但是到了身體的訓練,就終於體驗到了。沒有跑不動的人,只有肯不肯開始跑的人。

我很感恩,身體還是會回應我的付出,世界也不是絕對的不公平。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