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雪莉Shirley

上班用英文、下班用中文的人,方格子專欄《英該很簡單》作者 不談工作,只談風月。

《香港女孩一人遊北京》旅遊微小說 I. 七月的三元橋

(edited)
標題長到不行,請見諒。[內容大意]:別人去過下雪的北京,我卻只七月去過......

別人去過下雪的北京,我卻只七月去過。

陽光普照,風和日麗,在酒店門外、三元橋的大馬路往上看可也真是萬里無雲,不知道這是好還是不好,只覺得我手機在我肩上掛著的布袋裡快要燒起來了。

昨晚看了百度地圖,打算在本地來個短暫的深度遊,心想,當地的地圖比較靠譜。但我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我不擅長看地圖。

想乘搭公交車去798藝術區,但沒想到,原來地圖上的公交車站是回程的,而去程的站,是在馬路對面。我走了20分鐘才發現。

但太陽沒有因為我走錯路而可憐我,只繼續曝曬。我沒打傘,也沒有太陽眼鏡,只有一條染布棉料裙子,和一雙涼鞋,希望對散熱有幫助,但我袋子裡有一部笨重的照相機,和一本二百多頁的香港作家寫的北京遊記*。所以,其實也很熱。

走了幾步,公車看不到,倒看到有一輛摩的。我最初不知道那正不正規,反正在大街小巷都見到他們在來去穿梭。我希望我看起來像本地人,就不會遇到旅客被搶劫這些事,所以二話不說就徑自上車。「你好,去798藝術區嗎?」

「好。」司機回答之前,我連價錢也沒有問就上了車,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問,是否要先問他能不能載我,我想,本地人應該什麼也不說,只說目的地,就這樣上車吧?我有一點忐忑。

所以,正確一點來說,我是一個扮本地人的外地人。

我覺得我做得挺好,反正我能上車,最後也能順利下車。下車時看到不遠處有雞蛋煎餅賣,但因為上車前已經在三元橋吃過了,所以就不再吃了,雖然聞起來很香。這種香煎雞蛋餅,薄脆,又有鍋氣的香,裡面的餡味道層次分明,在香港想找,不是找不到,但總不能像在這裡的酒店門口一出去就碰到,吃早餐一樣那麼方便。

去798晃完之後,又餓又累,真的正正經經找了個公車站,乘車回三元橋的酒店裡歇一歇。

之所以選擇住在三元橋,並不是因為它那裡有 H&M,方便我買熟悉的牌子的衣服和鞋,好讓它能幫我快速地在下暴雨的那一天,回酒店的路上,買回來我腳上踩著的這雙涼鞋,代替原本穿著的球鞋,當然,這也是意外收獲的方便。那時候選擇住在這裡,純粹是因為旅行社小姐的體貼。她說我一個女孩,不方便住品流複亂的地方,但我預算有限,不能住五星級酒店,只能下榻一家比較便宜的酒店。

話說回來,這間酒店算是很不錯,有獨立房卡,感覺上算是比較安全,如果與陌生人住四合院,我真的不能接受,太怕與陌生人住在一起了!或者應該說,我太喜歡獨來獨往了!不用遷就誰,不用逼迫誰,自己想去哪個景點就哪個景點,吃不吃飯,去哪吃飯,我都可以一個人決定。我自己只需要和我自己妥協。這就是一人旅行的甜蜜,哪裡也找不到的一份舒適。

所以,如果有人問我一個人旅行好嗎,我會回答,也沒有什麼不好,除了是一個人之外。特別是女孩子,一個人去遠行,出遠門,無論去什麼地方,總是凡事也要特別小心。我特別摸著我布袋裡的人民幣,也有放一些在書裡面,心想:總不會有人偷書吧?我選的裙子也沒有口袋。

去藝術區閒晃後,回到三元橋時,天色已變成硯上的墨。肚子響著,要找吃的了!穿過幾棟酒店後的商廈前的一條窄路,趨到一條大馬路前,晚上車輛沒那麼多,等了一回兒,就可以走到對面的一排餐館。選了一家串燒店坐下,點完串燒,就吃起一人前的串燒了。

什麼牛羊雞,先亂叫一通,全部吞下。人家吃串燒都配啤酒,我前後左右的桌子的的客人都是這樣,我偏偏只喝店家免費的茶,不為省錢,只為著想清醒著回家。已經是一個人,還要喝酒,依我的酒量,好像有點危險,我自己盤算著。

我把隨身帶著的小熊放到我的座位旁,牠的手倚著我的大腿。我想起 Cast Away 的排球 Wilson。但我的小熊沒有名字,只是小熊。不知道名字也沒關係,陪著我就好了。吃飽了,我拿過兩雙筷子,夾在手指間,握拳,模彷狼人,拍一張照,放上 Instagram,放兩個 hashtag:#一人前串燒 #北京晚餐。然後,把手機扔回袋子裡,就結帳回酒店了。

回程的時候,我發現不遠處有一條架空天橋橫架在馬路上,太好了!那就不用看車過馬路了。見橋就在不遠不近處,正想飯後走一走,幫助消化。走到橋上,望向橋下,是因為這條橋所以這個站叫三元橋嗎?已經晚上9點多,差不多10點,橋上一個人也沒有,橋下都有零星幾個應該也是吃完晚飯走回家的人。我望望身後,想著會不會有可疑的男人跟上來,但轉念一想,這種顧慮根本多餘,因為橋上除了我之外,根本連一個人影都欠奉。

橋上也沒有多少路燈,只有一點點塗抹在牆上的小燈,照著我的腳跟以及回酒店的路。走到橋的盡頭,向右拐,走下樓梯,再穿過之前行經的那一排商廈就到了。

又發現了一條新的路線!明天還會經過這條橋嗎?橋的另一邊會通向什麼地方?一定是我還沒有去過的地方吧!明天試試去橋的另一端,看看會有什麼吧。說不定會有驚喜呢!我自己在想。

到了晚上,終於沒有那麼熱了。



*當時我帶去的書是:王貽興《尋找老北京》

(續)


既然你都看到這裡了,就奉上以前寫遊記紀實三篇時沒有附上的照片,都六、七年前的事了。一個人去旅行這種事,還是一個香港女生返大陸旅行,這輩子應該也不會再有第二次吧?除非失業、離婚,或對生活徹底失望,才會這樣做吧!

Photo credit: Shirley 當時下塌的酒店,位於三元橋


我的意思不是說遇上人生 ups and downs 時的 downs 時,最好就是去北京療傷。只是當時我剛好是這種狀態,第一份全職工作做到想從地鐵軌跳下去,但沒膽,原本跟對方父母相處像朋友但奈何跟他們的兒子沒有緣份的一次戀情又告吹了。銀行存款有一萬元還是幾千元?我都忘了。想著,既然不想立馬無縫銜接下一份工作,想給自己一點餘閒抖抖氣,最好的方法是什麼?就是離開。

現在想回來,如果當時在北京有人找我工作,可能我也會就此留在北京也說不定。但現在當然不能了,有家了,雖然沒有孩子,但公司業務就是我的孩子,一個人打理一個部門,真的很累,但以前想做的角色畢竟都已做到了:夫婚妻、公司主管、事業是自己喜歡的,what else can I ask for?我還能要更多的嗎?有點貪心吧!只知道,現在哪裡也去不了,生活框架是原因,疫情也是原因,這麼一想,又每天懷念起來以前的自由自在,想去哪就去哪的日子,年少總是好的,有的是時間,那麼,不如把它們紀念下來吧,日後有孩子,也可以給他/她看,沒有的話,出一本書也是好的,可能可以圓了自己出書的心願。

但別人寫書,小說動輒一萬至十萬字不等,我何德何能一次過寫上一萬字?轉念一想,我在這裡寫一篇隨筆或故事都過一千字啦,那麼積少成多,寫十篇總可以夠出書了吧?搞不好可能愈寫愈來勁,翻出來的回憶像收拾舊物一樣,愈翻愈有,那就不只一萬字了,總足夠了吧?

不過,出書還是其次,紀錄才是 priority。希望各位喜歡看,和我一起踏上這六、七年前的舊旅程。這個系列沒有人生大道理,或社會家國大義,只是希望紀錄一下個人渺小的一輩子可能再不會有的一次經歷。


讀者來信:[email protected]

看完之後,你有什麼感覺?歡迎留言給我!:)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裸職後,我一個香港女生獨自去了北京旅遊(一)

裸職後,我一個香港女生獨自去了北京旅遊(二)

裸職後,我一個香港女生獨自去了北京旅遊 (三)| 最終章

1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