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雪莉Shirley

上班用英文、下班用中文的人,方格子專欄《英該很簡單》作者 這裡不談工作,只談風月。Liker social : shirleyleung0716

散文/ 走在潮流的尾端:我昨晚在Clubhouse 認識了兩個人

發布於
修訂於
一個台灣人,一個內地人。

昨晚八號風球,正思索有什麼可做,想起之前有馬特市民提到Clubhouse,就想: 不如試一試吧!

My Clubhouse profile


簡單介紹一下Clubhouse —— 如果你比我還落後的話:

✿有一條「走廊hallway」,是類似IG / FB news feed的版面,裡面不同的「房間room」一覽無遺

✿「房間room 」就是一個個聊天室

✿點進房間就能進去,但不一定能說話

✿除非你點「start a room 」綠色按鈕,就可以自己說話。

✿如果你進入別人的房間,你可以在聊天室主持邀請你的時候接受邀請,就可以發言。

✿要不然你也可以在進入房間後舉手,那當主持人接受你的時候,你就可以發言。

✿在房間裡,不說話,只聽的人,就是當listener的角色。



用了Clubhouse不夠 12 小時,就忙不迭寫用後感了,因為實在太神奇了!在香港人的群組待不久,反而一些海外華人群組談的話題比較有趣。

昨天晚上,點進了幾個房間,不是在為個人價值觀吵架,就是在說一些我不感興趣或暫者不懂的話題,直到點進一個有關馬來西亞華人的文化討論,房間和一個也是談語言的群組,我才停留了好些時間。

我不是一個易開口說話的人,就算Clubhouse 的人看不到我的樣子,但如同突然要我跟一個陌生人freestyle chit chat,通30 分鐘的電話,我會覺得好odd,除非這個人很好聊。

好聊的意思不只是我想說話,而是別人也想聽我說,我也想聽他說,是一條雙向行車路,不是單向的堀頭路。但不諱言,日常生活中,很多時候只碰到堀頭路、死胡同。

但昨天晚上,沒有進入死胡同,還有兩條康莊大道呢!在馬來西亞華人討論房屋裡面,有一個台灣人邀請了我聊天。他透過發私訊的形式找我。我心想: 找我幹嘛? 不是想撩妹吧?因為同一個晚上就有一個聲稱是澳洲的外科醫生私訊我,有點訝異,亦覺對方有點無禮,因他不停問我結了婚沒有,有沒有小朋友等等,我就封鎖和舉報了他。

但這個台灣人卻不是這種奇怪的歐巴桑,是真的找人認真聊天的人。我想起日本的出租大叔,為廣廈間千萬個迷途少男少女解答人生難題、富人生經驗的出租大叔。也許這個台灣人是這種?他想拯救我這個入世未深的少女,教我人生道理?


我問他:你為什麼私訊我?

他說:因為我看到你沒有人follow。


嘩,是來拉我一把進入人群的人。我生活中也不乏這些想我更接近人群、「正常一點」的朋友,但通常我都寧願繼續保有個人的寧靜小空間。


我問他:多人follow 就是好嗎?

他說也不一定。然後,忘了為什麼,我們其中一個就start a room,聊了起來。


這個app比Zoom和Skype都好,因為就像 Whatsapp或 Line 一樣,聲音清晰,沒有因網絡問題而令大家聽不清楚對方說什麼。現在用Zoom上Amazing Talker 的課時,有時我也聽到很多雜音,或者老師的聲音很「拆」,好像被拆開了很多份錄音碎片,聽不清楚他說什麼。

Clubhouse就沒有這個問題。這位台灣人在台南,之前在日本京都唸大學和工作。我發覺真的很多台灣人到日本讀書工作,這種在地層面的,很down-to-earth的一個小人物和另一個小人物之間的聊天,比我上十課歷史課更能讓我了解這個世界。他現在已回到台灣了,辭去了在台的大學教職後,就在做日本進口台灣的貿易生意。其實背景方面,信不信也沒關係,反正我也是當故事聽。我們也只是在聊東聊西,也不是一些很technical的東西,志在打發時間。我想他也是吧?

聊了很多台南有什麼地方好去呀,香港、日本、台灣的事,也聊了一些日語、廣東話和國語的事,不過都是蜻蜓點水,比較有趣的是,他分享了他在日本見到侯孝賢導演和跟他吃飯的事。因為我問他台灣地圖上的地方,問他鳳山是不是在高雄。他問我為什麼知道鳳山。我說是因為侯導的戲。然後,他就分享了這個跟大明星吃飯的經歷了!哈哈!然後,


聊了一回兒他就睡了。

跟台灣人聊天的後段,有一個我熟悉的頭像在房間裡出現,做一個listener ,聆聽了我和台灣人對話一段時間。



這個人,就叫他A君吧!是我跟台灣人聊天之前,在那個談語言的房間裡認識的。其實那個房間的人也不專是學習、討論語言的人,只是我剛好在他們談學語言這回事的時候趕上他們的對話,愈聽愈覺得有趣,我就留下來了。

在群組的時候,我已在覺得A說的話挺有見地的。我們在幫一個在日本唸書的年輕中國少女解答讀書的問題,因為我們都比她年長,大概也可以提供一些建議給她參考。這個房間有9個人,只有3 個人是二十六歲或以下。我們就這樣,幾個「大人」為3 個「小朋友」解惑,都是在大學唸書、選科、轉學系等問題。

在解惑過程中,我就發現這個A君說話有條不紊,分析到位,能很一針見血地發現出問題來,再拋磚引玉,引發我們(也包括我)的思考。有時我覺得我給那些大學生的建議,也挺切合A君的思路。簡單來說,我覺得我跟A君會是挺聊得來的人。

但我不敢貿然私訊他。然後,在他聽完我和台灣人的對話後(因為房間設定是公開,所以什麼人也可以進來聽),我們就又聊起來了。就是一個聊天馬拉松!哈哈! 從8、9點在群組斷斷續續地聊,到單對單的聊天聊到1 點才睡。

他是內地人,但像一部分內地人一樣,他也到了日本落地生根。他說話有北方人口音,像北京人,但我沒問他。他現在在香港工作,所以我們就聊了許多香港和日本的事。物價呀,水果呀,生活方式,好吃的小店和工作習慣,當然,也離不開語言的話題,因為在群組認識他的時候,他們就是在聊這一塊。

真心佩服他,我想就算把我扔到日本,我也學不到琅琅上口的日語,就像你看到一個人,就知道你不會能夠跟他/她深交一樣。能否學好一個語言,我覺得也取決於學生對這個語言的敏感度。不同的人對不同的語言會產生不同的化學作用,這種敏感度,我覺得即使透過學習也很難將之大幅提升。A在日本生活,由腳踏日本土地卻連五十音都不懂,到可以在那裏獨自闖蕩江湖,打下自己的一片事業的天,再帶著相關工作經驗,到世界各地嘗試不同的工作,說實話,我覺得他很厲害。

我們也聊了很多我們各自的工作情況,畢竟生活都離不開工作呀!他負責在香港當日本公司的「外交部」,以香港為據點,向亞洲客戶推廣他們日本公司的業務。我也聊了我要些教書的事情,大家分享了一些面對奧客的經驗。

他說現在日本的公司也少了很多OT,我連忙表示驚訝,因為日本公司的OT文化一直都很「聞名」於世,跟香港比,有時日本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所以,他說情況改善了很多時,我也很驚訝。

談到語言,我問他,「你在香港逛街吃飯買東西的時候,說日語還是普通話呀?」他說:「當然是普通話,我說日語他們(香港人)也不懂。」

這問題看似很笨,但其實是有原因的。我解釋說是因為政治呀、歧視呀方面的問題。


「我希望我不會被揍吧!哈哈哈」他說。

「沒那麼誇張啦!」我笑說。


原來,他在東京工作時,也碰過這樣的問題。我之前看書看過東京人聽到關東地區(如大阪)的關西腔時,會面露不悅,或暗中決定把關係劃線,到某個點就行人止步,或直接歧視。A君告訴我原來這個問題一直都有,我還以為只是少數人,原來也不是我想像中的少數。


我說:「所以你經歷多了,刀槍不入了吧?」

他說:「不是呀,偶爾也會受傷呀。哈哈。」

我也笑了。


他真的是很爽朗,有趣,又容易聊天的人,語速也沒有那一位台灣人慢(可能是因為那位台灣人年紀比較大?)。對話的節奏明快,對聊天來說,是很重要的。如果你思考慢,但對方像機關槍一樣說話,就像跑步追不上前面的人,我試過,很累。相反,如果慢的是對方,我就要等對方把我已經知道是什麼的內容說完,恐怕換成不耐煩的是我。

聊天也要找到對的人。


總結來說,這次Clubhouse初體驗,我覺得很好,因為認識到兩位語言相通又聊到天的人,真的難能可貴!(⋐(ల◕◡◕ల)⋑


在我手機裡


有人像我一樣,很晚才嘗試使用Clubhouse嗎?有人到現在還沒用過嗎?你們用過之後有什麼感覺?歡迎在留言區告訴我呀!


另外,可能之後我會在那裡開一個房間吧,可以用我的聲音跟大家實時分享中港台的常用對話。也可以順道說一說英文,不過我還在摸索中。真的開才告訴大家吧,也歡迎有帳號的馬特市民 / 讀者粉絲(if any) 在那裡follow我啊!


Liker.social: shirleyleung0716

個人專頁 | Shirley Leung 的創作空間

個人 IG 攝影集 | @ shirleyphotographycorner

方格子 | Shirley Leung 梁雪莉

Medium | Shirley L

訂閱我的電子報 Shirley的最新作品 | 散文 詩 小說

getrevue.co/profile/shirleyleung


SPONSOR ME

https://liker.land/shirleyleung/civic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