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道 The Passage

Shiori

朋友說,也許你本來要相遇的便是字,詞,語言,而那個引路人只是把你帶到這些東西面前。

有趣的角度。我也想過,這些東西好難,而我不想放棄,就會設想引路人當年遇到的困難,以此說服自己寫下去、走下去。

Shiori

這是拙作〈漫長的告別〉的最後一節。若您有興趣,也可以讀一讀那篇,期待您的意見!

Shiori

@花笑儂 謝謝你上次特地摘出這一段,這是最近才有的感受。我先翻譯了一遍,又對著英文再寫了一邊,和之前那段稍有出入。請你有空讀讀看。:)

紙條

日課:雲山幾萬重

Shiori

一段時間沒有寫作,自然要承受生硬的代價。但欠債不還只會越滾越多,多到無法背負的時候,想要一走了之,那就糟了。所以無論寫什麼,都得寫起來,至少作出一副打算還債的樣子吧。

巴別塔與蝴蝶

Shiori
回覆
西辭@flaneurontherun

我也很喜歡在etymonline.com上查詞源~去年年底通過Merriam-Webster’s Vocabulary Builder第一次接觸到大量詞源和延伸詞的時候,感覺打開了新世界。

有朋自遠方來,筆譯樂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