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路人

來自香港的90後,文字工作者。喜歡本地文化,喜歡廣東歌,希望這裡的文章,能與過路的你/妳相遇。 歡迎各類型的文字/文案合作,查詢電郵:[email protected]

【影視雜談】日本溫情電影《爸爸是壞蛋冠軍》--英雄再好,也需「壞蛋」襯托


<互聯網圖片>

從電影的戲名大概知道,劇情的主線圍繞父子情,並以摔角作為題材,而摔角比賽有趣的地方,是將選手分為「正派」和「反派」角色,這也是戲名「壞蛋冠軍」的由來。

說起來,從沒如此完整地看過摔角比賽,想不到第一次會在戲院裡欣賞。

看著男主角如何因傷患困擾,從十年前的全日本冠軍,變成只能戴著面具以「反派」亮相擂台,靠盡「陰招」與後起之秀周旋,以此方式延續自己的摔角生涯。這種「決定放棄,再去接受自己」的過程,比起長勝將軍的故事更加動人。

<互聯網圖片>

個人挺喜歡「過氣」的主題,感覺這個詞語背負著幾重意思。首先,它代表著曾經的昔日光輝;卻因為時代與環境的轉變,逼不得已放下從前的光環,唯有選擇適合自己的方式重新出發,就像電影裡的主角般。

不過,從小朋友的視角來看,「反派」角色就代表壞蛋,看著自己的爸爸被全場觀眾以噓聲對待,總會覺得難堪,也因此令他被同學排擠,繼而看不起爸爸的這個身份。每個人都崇尚英雄,小學生也不例外。

<互聯網圖片>

「對於反派來說,現場的每記噓聲,都是對他們最大的鼓勵和動力。」

這個被兒子當成「壞蛋」的爸爸,曾經說過這麼一句對白。

像《復仇者聯盟》的主角般,有能力耍帥並拯救世界,固然是備受愛戴的英雄,然而,現實世界哪來這麼多英雄。英雄之所以存在,還得靠其他配角襯托;冠軍之所以存在,也因為有其他失敗者墊底。

然而,失敗並不可恥。做不成英雄,做不成冠軍,總要找個方法生存下去。努力地為著自己的所愛而奮戰,是種更符合現實主義的英雄表現。亦因此,即使主角試過除低面具,嘗試重拾昔日的王者身份上擂台,最後還是選擇以過去十年最擅長的「反派」,面對向自己下戰書的強大對手。

畢竟,廉頗老矣,做回自己,才是令他最感自豪的事情。

電影改編自繪本故事。

離場時聽到有人說電影「不合邏輯」,筆者不知道他們所說的是哪些劇情,卻想到另外的問題:「怎樣才稱得上合乎邏輯?」有時就算身在現實世界,也需面對形形式式毫無邏輯可言,完全違反常理的荒謬事情。那麼,電影還是現實更「不合邏輯」呢?不知道,總而言之,自己覺得挺好看就是了。

<互聯網圖片>

👉Patreon:www.patreon.com/cantokid1412

(文章寫於2019年6月)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