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世

歡迎光臨 還原人生的文字

【病疫生活】藝文世界的反擊

我的小一補習學生,在家悶得一日做完一星期功課。

停工停課,每日時間多了許多,苦悶是無盡的虛無感,惟憑創造力去對抗。這時才感受到音樂徹徹底底地打盡心靈、閱讀那種跨時空的對話交流。

藝術與文化本來目的就是解悶,悶來便敲敲桌子寫寫文字,漫長時間忽然有了落腳點,生活自此有意義。香港人是一直營營役役,忘了悶的滋味。

或許印象中的藝文門檻很高,但其實每人生命都是種子,靈感題材俯拾即是。意大利人隨便走出露台都能譜出樂曲,這是疫症迫出的最原始藝術。

若果我是政府,一定會抓緊社會停頓機會,做平日不能做的工務。其中一樣就是把握市民悶的契機,推廣藝文,疫情中讓人重拾對生命的熱情。

外國有博物館提供網上虛擬導覽,香港卻連圖書館的網上素材都沒有推廣,遑論更似考古的各個博物館。不難看出政府關注的是病毒,抑或是人。

這幾年最常談民間自救,藝文業界又有否把握機會反擊?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