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世

歡迎光臨 還原人生的文字

【左膠是我】派搓手液的政治正確

「唔好咁講」

今午在油麻地派某大學自家製搓手液,校方安排再求其都好,總好過只放不派的區議員,總算是派到清潔工友手上。

工友接過搓手液,很自然就「多謝」,我也很世故地「不用客氣」。只是很快我便發現不妥,這種如呼吸般的對答背後所反映的,究竟是怎樣的權力結構關係?

不要看輕一句話,我將我的想法跟女朋友分享,她也立刻舉出一個生活例子:以往她在酒店禮賓部實習,發現客人跟同事道謝時,同事會答「應該的」。一句「應該的」,已能表明兩者間的權力不對等,從語言中滲出顧客至上的精神。故此女權主義者要求剔除男性語言亦不無道理。

派搓手液不同酒店迎賓,我們無需建立權力關係,反而應該盡力避免,以防擺出一副高高在上、可憐施捨你的林鄭樣子。工友一句「多謝」,是否代表我將社會財富分配視為個人功德?我的「不用客氣」,是否代表工友領搓手液是應份?不要看輕一句話,每句話都可能在延續不公義。

今天以某社區研究名義派發,正好想起一次在研究期間、在社福中心等候受訪者時見到的一幕:有基層市民領取完物資,多番跟坐枱的職員道謝,職員亦平靜地多次說「唔好咁講」,相信是有意識要迴避、化解這個問題,日復日成為標準答覆。於是我和隊友繼續派都用這個迴避答法,沒有積極處理但總比「不用客氣」好。

這次亂七八糟的工作,和這種日常中的小說話,都教我無論外界有多麼荒謬,個人總有事可為,總可以做好一點。多反思日常中最必然舉動,例如考慮對方是否願意上鏡。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