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ri

faith needs her daily bread.

沒有什麼。

早晨醒來憂鬱煩惱,像是一種不定時精神過敏症,不過已經習以為常了。要麼起身,要麼讓氣氛更加沈重,我還不想應付難受的局面和不妙的小預感。

想起昨天開的紅酒還沒喝完,腦中回響起朋友在電話那頭咆哮「妳怎麼一大早就起來喝酒?中午都還不到!」聽起來像默認我有不ok的習慣,其實那天是心血來潮想嘗嘗新酒的味道,這種好奇心聽起來更像是某種藉口,原因越簡單,似乎越難讓人單純的信服。

學校的事情來的突然,提醒我坐回自己的幾個身份上去,壓力也一起回來。我開始為假期一個人的自由哀悼,畢竟只有在這些有限的時間里,我可以只屬於自己。朋友聽了非常理解的說:妳想哭可以打給我聽妳哭。真幽默,原來她同時也能理解我的笑點。

今天就假裝是一棵枯萎的植物,沒有什麼需要此時此刻的猶豫,這不能改變或者拯救什麼,只要在場就好了。所以快點張開葉子和花瓣,尋求時雨落下來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