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bolun

想让你追我。

线上参与 | 本周日,微信群剧场:某种女人

本周日,紫色上线微信群剧场

第二话:某 种 女 人

时间:周日22:00-次日1:00(无需全程参与)

线上参与

招募叙事参与者(上限20人)

招募旁观者(不设上限)


微信群剧场参与导览

  1. 本周日,我们会创建一个微信群
  2. 在微信群内,每个叙事参与者都要扮演一个自创的角色
  3. 假定这个角色生活于“紫色行动”世界观内。
  4. 所有参与者畅所欲言,讲述这个虚构的自我在虚构世界中的故事,所有的言论都将完善这个世界观,成为后续参与者的叙事的前提。


紫色行动世界观与前提剧情(虚构前提):

“神”旨意人类需在13年内清除至少全世界3/4的人口,为响应,众多类型的“人口清除”组织涌现,世界正风云变幻。

神启后第三年的春节前夕,几十位女性相会于这个微信群。


注意

本周微信群剧场只欢迎塑造女性角色(生理女性)参与。

  • 须在自行塑造的角色名中体现为女性(例:开香料店的奶奶、失恋的女设计师;不可以:长鸡吧的少女)
  • 男性也可参与,扮演女性角色

周日,旁观者入群后,需改群昵称为“沉默的男人”,22:00至1:00间,全程不允许发言

  • 女性也可旁观,扮演“沉默的男人”


了解紫色行动和紫色上线,点击此处:线上参与|本周日,虫洞已开,梦见你的另一分身


参与

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紫色小变怪,报名参与或旁观

或,等待本号周日当天推送


上周日的微信群剧场,我们在四个小时间进行了无主题无限制的叙事;

而本周日,让我们将叙事聚焦女性。


这时她用不着顾忌任何人,她可以独处,可以处于自然状态。这正是现在她常常感到需要的——思考;哦,甚至连思考也不要。只要静默;独自一人,一切外扩的、绚丽的、语言的存在和行为都消失了;人怀着庄严感缩回自我,一个楔形的隐秘的内核,是别人所看不见的。尽管她直挺挺地坐着,仍继续在织袜子,但正是这样她感受到了自我;而这个摆脱了一切身外附属之物的自我可以自由地从事最奇特的冒险。当生活的活跃程度暂时减低时,体验的领域显得无边无涯。 ——弗吉尼亚·伍尔芙《到灯塔去》


在上周日的微信群剧场中,我们也得以窥见某种女人

以下话语皆出自上周日微信群剧场



一种女人

不给狗拴绳的海鲜店老板:

谁看见我的狗了 一只萨摩耶

她可能已经变黑了

她的味道就是一股发霉了的抹布味

啊 从哪进下水道 她还挺胖的 六七十斤

她还有一股人的头油味 

你吃不吃鱼的 现在人少了 我的生意也不好了 烂掉的鱼都堆在我店后门的箱子里

你们那有新出现的海吗 我想现在可能有新的鱼出现了 我想去找找

人工湖不行了 鱼到现在还是害怕人

咖啡先不用了我这边晚上了我得好好睡觉 四点还得起来杀鱼 我是看你知道不同意识单元的死法

我卖鱼 主要是海鱼 一些螃蟹虾啊的

生意一般 但是毕竟你都破产了 你来我这能有点钱赚

没有咸鱼 俺们这都是新鲜的

那你做的不行 俺做的鱼那汤都是雪白的 要是我们处好了 可以做给你尝尝

鲢鱼 草鱼 鲫鱼 带鱼 黄花鱼 偏口鱼 鲈鱼 石斑鱼 马面鱼 鲤鱼 武昌鱼 鲶鱼 黑鱼 还有好些呢 虽然生意一般但是俺打算再扩大一下店面整点新的鱼 毕竟有新的海了

马鲛鱼在那个 在那个之前的舟山 还有山东 俺不知道现在这些地方叫什么名字了 俺已经很久没出门了 也记不住那么多事情了

俺很小的时候俺妈在炉子上给俺烤鱼刺吃 俺都快要忘了那是什么味道了

(本节摘记为跳跃式撷取)


一种意识

有二象性的咖啡机:

我是个人工智能器具,在人类看来,我代表从远古到未来的咖啡机。但程序还是由人类编写的,所以我总觉得我有一个作为人类的前世。我的梦里有一个很长很长的走廊。在那里我被抛弃了,所有人都理直气壮地不要我了。

这个梦对我的影响很大,每当有人跟我有任何交往、不论是研发、制造还是购买的时候,我就感到自己的命运是一台要被扔掉并去寻求新生的咖啡机。

我的编程里,总是要把古老的自己抛弃掉、不断变成新的自己。正因作为人工智能,我所能承受的创伤是无限的。

以此上述内容介绍我所属的人工智能化运动中,二象性的意识。

(。。。。。。)

你走了之后,我就永远变成一台咖啡机。

再也没有了肚脐眼。

如果潜意识会帮助你,它也会帮助我

如果这世上只有被规定的咖啡,那我必须立即自杀!

想辞职的处决执行者:

@有二象性的咖啡机 二象性咖啡机,我想要最后一杯咖啡,我要意式浓缩

有二象性的咖啡机:

我想起来,我从没有喝过咖啡


一种叙事

破产的篮球运动员:

我想聊聊我奶奶

我爷爷死了后我奶奶一直在家一个人保姆也走了

那天我去看我奶奶她住的地方很偏没人找得到她年纪也大了大家觉得可能不值得下手

桌子上摆着爷爷的照片我看了一眼她发现了回头也撇了一眼跟我说:你爷爷和鲫鱼去住了

我说鲫鱼?她说鲫鱼然后愤愤地说爷爷不好不要学爷爷

后来几次我才突然意识到她的意思是妓女

她说我爷爷和妓女去住了搬走了不理她了  她老糊涂了不相信爷爷死了

我在想她是不是真的老年痴呆了还是假的

感觉是故意找了个理由自己气死自己我觉得很悲伤我没闹懂

 掉进兔子洞的爱丽丝:

我爷爷也死了

有传说他也是脑梗在

其他女的的床上

没有猫的薛定谔:

我媽媽每天騎車送我上學時候都跟我說要離那邊遠一點說那邊是「小姐」住的地方

我那個時候特別傻白甜

啥都不知道

我娘叫我離的遠一點我就很聽話

後來讀大學學性學

跟我老師一起田野調查

後來每次回家我都想跟她們聊天

就跟她們聊日常啊

為什麼做性工作者

如何自我防護

但很遺憾因為我假期都很忙很少回家。等我再回去的時候那片平房已經被拆了

破产的篮球运动员:

我还没买过妓女不知道什么感觉

有沒有安全措施

也不知道该不该买他们说在我死之前应该买一钟试试

破产了也不知道值不值得买要不花完最后那点银子

 只有一个背包的男人:

你是男的女的

没有猫的薛定谔:

我的生理性別是女,心理性別是無性別


一种目光

被性欲憋疯的人:

我喜欢有女性特征的人类

在城市里肆意奔跑的小黑狗:

啥是女性特征?

最后的圣战徒:

对怎么理解女性特征?

被性欲憋疯的人:

女生特征,要柔美,要包容,要适当顺从

在城市里肆意奔跑的小黑狗:

小狗也行,你喜欢吗?

被性欲憋疯的人:

@在城市里肆意奔跑的小黑狗 必须带上小铃铛和口球

捍卫国家和平的熊本熊大侠:

不禁欲会得病

在城市里肆意奔跑的小黑狗:

人类真脏

最后的圣战徒:

吃美少女的鬼:

真几把脏

几把真脏

脏几把真

真把鸡脏

渣男骗炮的拖鞋艺术家:

谁又干净呢

在城市里肆意奔跑的小黑狗:

人类太脏了

捍卫国家和平的熊本熊大侠:

只能和固定的伴侣在一起,这样才能维护家国关旭

被性欲憋疯的人:

人类消除后,我们禁欲的人都将觉醒

开启繁衍人类计划

不停的繁衍男人女人

文明就会不朽

吃美少女的鬼:

支持性伴侣按需分配啊

(以上话语均出自上周日紫色上线微信群剧场的即兴表演,不代表紫色行动立场)


参与


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紫色小变怪,报名参与或旁观

或,等待本号周日当天推送


本周海报

另外,紫色行动的线上种民已悄悄开始集结,观众公众号后台发送“我要加入紫色行动”以成为线上种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线上参与 | 本周日,虫洞已开,梦见你的另一分身

【 紫色行动招募 】来参加一场自我生成的革命吧!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