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bolun

想让你追我。

行动行动 07 | 用99部手机黑掉Google地图

發布於

概述

​德国艺术家Simon Weckert租用了 99部Android智能手机,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制造了“拥堵”的假象。

过程

在这个「破解 Google 地图」的项目中,Simon Weckert带着一辆红色的小车和99个从朋友那里借来的、或是从智能手机公司那里租来的二手手机,走上了柏林的街头,车上所有手机的 Google 地图导航全部打开。随着Simon拉车前行(行走方式速度均为随机),Google 地图上的街道变得越来越红。当然这个变化的过程不是即时的,在走了一小时后,Google 地图上的那条路才真正变红。

从地图上看,地图的红色标志意味着严重的交通堵塞,但视频中的街道实际上几乎没有流动的车辆。Simon的作品成功的骗过了 Google,让它觉得该路段有近百辆车在缓慢爬行。而且,更嘲讽的是,Simon还在谷歌柏林办事处附近溜达了一会儿,也把谷歌地图愚弄成了堵车。

在个人网站上,Simon说,「通过这个项目,我们有可能将地图应用中流畅通行的街道变为特别拥堵,这对现实世界产生了影响。」Simon Weckert 进行这一尝试的想法是在三年前柏林的五一示威活动中诞生的。当时的示威现场路上基本没有汽车,但 Google 地图显示交通堵塞情况十分严重。

就是三年前的 Google 地图让Simon意识到,用户的智能手机无意中欺骗了Google。让它认为这条空荡荡的街道上发生了交通堵塞,所以 Google 决定将这条道路标为红色。因此,在进行尝试时,Simon选用了一种简单的方法。「我不需要很多的人,我只需要他们的智能手机。」

地图原理

谷歌地图软件和其他地图软件一样,都会采用众包的方法。2009年,谷歌地图就采用了这个方法,提高流量预测的准确性。当Android手机用户打开GPS定位下的谷歌地图应用程序时,手机将匿名的数据发回给谷歌,这样谷歌就知道了汽车的速度。谷歌地图不断合并分析来自所有汽车上的数据,并通过交通层上的彩色线给予用户反馈。再后来,谷歌在2013年收购了Waze,将人为因素也考虑到了交通计算中。

但从Simon的作品看来,GPS数据在整体预测中的因素占比还是较大的。不过,也有外媒报道说,由于Simon的视频中没有提供更多的细节信息,也有可能是完全伪造的。

谷歌发言人后来对这个案例做了回应。他称,在正常使用情况下,谷歌地图确实会将“同一路段聚集大量移动设备”这种现象视作交通堵塞的证据,而Simon的特殊案例则是利用了这种情况。不过他也补充说,谷歌可能会使用这种情况来进一步改善地图处理交通数据的方式。

在Simon发布的推特下面有人评论道:

“我在谷歌地图工作过,我对它的工作原理有所了解。我相信这是有可能的。”
“有可能使用99个虚拟设备,向谷歌发送错误的定位数据,并在没有真实手机的情况下模拟相同的实验吗?”

Simon并不是第一个愚弄谷歌地图的人,为了实现同样的目标,还有比租几十部智能手机更多的高科技方式。但对于Simon来说,简单才是重点。“我可以接触到更广泛的受众,否则它会太技术化了,”他说,“如果我专注于算法或其他什么,我可以想象它可能不会那么容易理解。”

人与工具

德国人类学家 Moritz Ahlert 就曾经发表过一篇关于Google地图的文章:「谷歌的地图服务从根本上改变了我们对地图的理解,改变了我们与地图的交互方式,改变了地图的技术局限,改变了地图的外观。」

这种改变也造成了很多的新问题。英国一个旅游小镇的负责人 Salvatore Corrias 就曾一再建议人们使用传统的纸质地图,因为很多游客都会在山里根据Google地图的指引行走,然后不小心就会「误入歧途」,只能等待当地的救援。在过去的一年里,当地消防部门和山区救援队已经出动了 144 次来解救受困的游客。

现在的情况是,人们不习惯我们的土路,所以依赖 Google 地图……这已经成为一个真正的问题。我们没办法禁止游客使用 Google 地图,我们只能建议用户不要使用谷歌地图。如果你使用它,你最终会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彻底迷路。

Google 的发言人表示:「无论是通过汽车、手推车还是骆驼,我们都很开心能看到 Google 地图创造性的使用方式,因为它帮助我们能在之后使地图更好地提供服务。」当然,他们也承认,对于这类试验性项目,他们有一点束手无策。

“由于来自各种来源的信息,包括来自启用了定位服务的人员的匿名数据汇总以及Google Maps社区的贡献,Google Maps中的路况数据得以不断刷新。尽管我们尚未完全破解手推车出行的习惯,但我们已经开始在包括印度、印度尼西亚和埃及在内的多个国家/地区中区分汽车和摩托车。”发言人说道。

Simon最初在自己的网站公布这个「破解 Google 地图」的项目时几乎无人问津。但今天,这个项目的视频已经获得了数万的转发。Simon感兴趣的点在于技术与社会之间的联系,以及技术如何塑造我们。他引用了哲学家麦克卢汉的名言:「我们塑造了我们的工具,然后我们的工具又塑造了我们。」

各方评价

英国学者Viktor Mayer-Sch nberger有一段经典表述,赞美了数据的积极意义:“就像望远镜让我们能够感受宇宙,显微镜让我们能够观测微生物一样,大数据正在改变我们的生活以及理解世界的方式,成为新发明和新服务的源泉 ,而更多的改变正蓄意待发。”

但Simon评价自己的行为时说,他的工作揭示了一个重要的现象:“当人们认为数据是“客观、明确和自由解释”时,这种观念带来的“盲目性”。不存在所谓的中立数据,数据的收集总是出于特定的目的,由人、技术、金钱、商业和政府共同完成。

谷歌作为新兴科技的领头人,对这个保有极大的乐观态度,它认为数据对真相的遮蔽只是人们目前技术发展水平的局限。

但是,也有许多人认为,数据带来的知识与遮蔽是共存的,想要完全消除数据对真相的遮蔽,而只留下其有益的一面,这是一厢情愿。

参考资料



行动是唯一反映人的镜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创作招募 | 不可见革命: 行动!行动!

行动行动 01 | 儿童理发

行动行动 | 「不可见革命」创作进展(啟)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