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bolun

想让你追我。

纪录片 | 女孩胸前的大山,导演采访和制片手记

發布於

翻译:Google translator+沈博伦

在李蔚然的纪录片项目《两座大山》(暂译)中,动画制作的乳房将揭示中国的性文化、束胸的历史,无性别主义以及女性在中国社会中的现代作用。导演向Business Doc Europe(后称BDE)解释了产生缘由以及以及形成过程。 
原文链接:https://businessdoceurope.com/viv-li-and-her-unbearable-boobie-project/

多年来,李蔚然的乳房一直是她生命的祸根。她是出生于中国的一个“独生子女”,从小就被当男孩抚养长大。但是当她的乳房开始长大时,它们变成了“两个永远都不会消失的怪物”。她一生都一直在寻找隐藏或否认它们的方法……直到现在。因为李蔚然在最新的纪录片中决定不仅要面对自己的乳房问题,而且要把它们给“动画”了。

这部电影处于早期开发的电影,本周达到了其在Kickstarter目标的10,000欧元。它承诺的意义远不止存在主义。“它将以章节形式遵循我从出生到今天的个人生活中时间顺序,反思一胎化政策、性别不平等、性教育、全球化,原子化生活以及在历史上和今天(看似)荒诞的中国性文化”,她写道:“社会选择了对此保持沉默。”

李蔚然目前生活在德国和中国之间,一直以游走的方式生活,在曼彻斯特、圣保罗、巴兰基亚(哥伦比亚城市)、墨西哥城、马尼拉、里斯本和布达佩斯生活过。她并不总是纪录片导演,也曾表演过脱口、写过诗,制作过短片、打过拳击、设计过生态厕所。她的名字以前也不是Viv Li,在之前,她曾化身为是薇薇安·伊斯特伍德(Vivienne Eastwood)。

她告诉BDE:“你知道我在西方、欧洲和美国都意识到了身体的许多品牌标准化”, “但是在中国,情况真糟糕,因为女性的外貌只有一个标准。尽管我们现在被认为是现代的,但我认为它与1950年代没有什么不同,每个人都穿着相同的衣服,而女人必须像“这个”。我们还没有被唤醒。”

她补充说:“这部电影也是我感受自由,接受多样化的方式。”

《两座大山》已经参加了多个项目实验室和电影节,包括IDFAcademy,Berlinale Doc Station和SoundImageCulture等。

李蔚然说:“实际上,这么多支持和兴趣使我不知所措”,“人们对中国妇女和中国文化很感兴趣,因为在某种程度上信息不多。他们对中国的历史感兴趣,对束胸感兴趣。有些人对独生子女政策如何影响性别以及人们现在对美的看法更感兴趣。”

“所以我的电影可以处理很多层次和元素。一开始,我遇到了很多问题,如何在一部电影中获得所有这些东西,然后我意识到我应该只是从个人角度讲故事,我如何看待周围的世界,然后才能将一切融合在一起。

李希望能在春季返回中国进行研究,搜集资料并组建一支工作人员,以便在七月之前完成样片,然后再寻求制作全片的资金。

“拍纪录片有这么个优势,开发样片过程也是拍摄的一部分。所以希望当我们回到中国时,可以拍到些在正片里也能用的素材。”她预计将在2022年制作完,在下半年或2023年初交付。

但是为什么要有一部纪录片来解决她的乳房问题呢?为什么不写博客或诗歌选集,甚至脱口秀?

她回答说:“你知道,在中国,即使我们坐在一起,我和我的家人也没那么多话”,“我们从未拥抱过。我们从来没有说过“我爱你”之类的话。关于我如何成长以及我真正想告诉他们的所有挣扎,但我不知道如何。”

她继续说道:“因此,去年我回家拍摄了一部短片,那时我意识到相机对我来说是一种盾牌,但与此同时我也可以与他们交流”,“纪录片能情感力量比大多数其他媒介都要好”,“对于我来说,这真是很棒的体验,我可以倾吐很多东西 —— 好像相机正在帮助我使一切变得顺畅。”

“但是我也想通过纪录片采取一种幽默的方式,所以它并不是真的在哭诉女性在中国如何遭受的苦难,而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历史,这是一个更容易理解,更易消化的观点。但同时,一切都是真实的,并且对它有不同程度的依恋。”




后记

各位好,我是沈博伦,这个项目在中国的制片人。当然,目前是这么个职务,随时可能切换去别的岗位。首先感谢不少朋友转发和支持之前的帖子(点击此处),收到了不少人关注和来信。

我看到这篇采访出稿,我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太西方视角了,到目前为止,一共两个外媒的采访,我们都谈论了很多,但是被提取的当然只有非常西方视角的内容。这令我们略有沮丧,其实也挺合情合理。

大年初一深夜我俩视频开会

《两座大山》处在两个比较奇怪的境地:第一,李蔚然作为一个中国人,人生中成年后的所有时间几乎都在西方和南美生活,但她的成长经历却又极为中国,这对她和她想讲的故事都是考验;第二,这部片子我们很清楚在国内可能是有点界限问题的,截至目前就随手发了几条视频和微博,就被分分钟屏蔽或者遮图,更不用提后面的问题了。我们的主要起始也自德国开始,国外挺感兴趣这个项目但自然也是带有审视的目光的,既然要拿他们钱制作,我们是否能讲出我们想说的故事,能否跳脱出主流西方视野对东方的凝视,又是一层考验。

掐指一算,我认识李蔚然将近12年,她最喜欢做的,就是讲故事,无论是早年在Skype给我讲她怎么在南美偷渡的故事,还是在北京热力猫给一群老外站着讲没几个人笑的脱口秀,又或是最近给我讲怎么天降神兵来了一堆德国、比利时、匈牙利、美国的制片人都要给我们制作中国乳房电影。那天掐指一算,她说,“天呐,感觉没怎么变,挺好。”那这部电影,我们试试,看看这个专注讲了十多年故事的人,能不能这次再讲好一个故事。

后后记:2月底,我们的Kickstarter筹款真的天降神兵直接顶满,达成一万欧元目标。因为欧洲疫情,无法线下在业内介绍项目,很多资源都是通过Kickstarter项目找来的。如果你感兴趣,请联系我们。邮箱:shenbolun@gmail.com,微信号:你想想吧,微博:两座大山TwoMountains。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